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155 老叫花子,醒了

1155 老叫花子,醒了

更新时间:2019-04-06 2:36:32

  我不知道是谁给春少爷打的这个电话,但是春少爷的态度表明,他要和战斧干到底了。

  是啊,看到战斧在自己门中布下这么多的卧底,春少爷还能淡定地把战斧看作盟友才是怪了。

  春少爷放下电话,又将这份资料打印出来。

  “老酒鬼,按着这个名单给我杀,七天之内全杀干净!”

  这份名单上面,天阶、地阶、玄阶、黄阶都有,而且遍布各地,足足有几十人,七天时间还挺紧的。

  “是!”

  酒中仙立刻接过资料,匆匆走出门去,看来杀手门要血流成河了。

  春少爷和老首长对于奸细的处理不太一致。

  老首长是要润物细无声地干掉奸细,争取不闹出大的动静,不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情,以免影响军心、团结。

  春少爷则不怕这个,就是要杀、麻溜地杀,甚至不怕昭告天下:这就是背叛杀手门的下场!

  两种处理办法,谈不上谁优谁劣,但是春少爷明显更加暴戾、残酷一些,也符合他一贯以来的行事风格。

  酒中仙离开以后,春少爷才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走到我的身前。

  春少爷还没彻底平息愤怒,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所以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张龙,谢谢。”春少爷的表情十分严肃:“这次,你真的帮了我的大忙。”

  终于等到这句话了。

  我的心中顿时百感交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过去受到的种种委屈在这瞬间消失一空……

  “我就说嘛!”红花娘娘几乎要喜极而泣了,狠狠拍了一下春少爷的肩膀,“我说什么来着,我儿子不可能撒谎的嘛……”

  “是……”春少爷长呼了一大口气。

  我也接着说道:“现在,我能接我师父出去了吗?”

  “能了。”春少爷说:“师妹,你带他们去提老叫花子吧。”

  “你不过去?”红花娘娘疑惑地问。

  “我不去了。”春少爷说:“我还有什么脸见老叫花子……好了,你们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春少爷的心情显然非常不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我和程依依、红花娘娘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前往地牢去接老乞丐。

  路上,程依依和红花娘娘当然迫不及待地问我这半个月来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等闲下来再讲给你们听吧!”

  到了地牢,老乞丐还在沉睡,他喝了酒中仙的酒,打算在睡梦中离开这个世界。

  当然,如不了愿了。

  老乞丐在杀手门有自己的房间,我们将他送回房间,确保他还安然睡着,给他盖上被子就离开了,打算明天上午再来找他。老乞丐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应该很开心吧。

  我和程依依回到了红花娘娘的四合院。

  在这里,我才跟她们讲起了我这半个月来的经历,在老首长所统治的军营,和老首长斗智斗勇,洗脑和反洗脑,以及去青海送杨云的骨灰盒,最后乘坐直升机离开,和老首长隔着挡风玻璃互相敬礼,绝对是我这辈子最难以忘怀的回忆之一了。

  这一讲,就讲到了凌晨两三点钟。

  期间,程依依和红花娘娘哭过、笑过、愤怒过、激动过,最后我们三人相拥在一起。

  “平安回来就好……”红花娘娘说道:“儿,你受苦了,也长大了。”

  “妈,这回再求春少爷,他能放我二叔了吧?”

  “能,肯定能。”红花娘娘说道:“春少爷欠了你这么大的人情,他还有什么脸再为难你呢?不过,最好等到杀手门里的奸细都清除完毕吧,这几天春少爷的心情肯定不是太好。”

  那就是七天以后了。

  “好。”我答应了。

  这个晚上,当然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几个就赶奔杀手门的总部,给老乞丐打包了早餐,还带了他最爱吃的叫花鸡。我和程依依都是隐杀组的人,这几天却频频进入杀手门,这在杀手门的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守卫都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一来是红花娘娘领着我们去的,二来春少爷也没明令禁止。

  在进红花大楼的时候,还碰到了牤牛。

  牤牛兴奋极了,朝着程依依奔了过去:“师父!”

  我一头黑线:“我在这呢。”

  看来牤牛的视力依旧不是太好……

  牤牛奔到我的身前,一把抱住了我:“师父,你总算是来了,我都等你一个月了……听说你昨晚就来了,唉,我真后悔,竟然提前走了半个小时!没办法啊,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师爷身死,却错过了你闪亮登场的一幕,我真该死!”

  我对牤牛的印象非常好,这家伙不光是练武上的天才,对我也很忠心。

  “走,一起去看你师爷!”我乐呵呵的,搂着牤牛的肩膀就一起走。

  来到老乞丐的房间,老乞丐还在睡着,呼噜声震天。

  酒中仙的酒,确实很过硬啊,这都睡多久了?

  我们也不着急,坐在一边等着,倒是牤牛很着急,一直在床边徘徊,说师爷还不认识他,要给师爷留个好印象才行。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老乞丐终于幽幽醒转,打了一个呵欠,又伸了一个懒腰,徐徐坐了起来。

  “师爷!”牤牛第一个冲了上去。

  我们几个也站起来,笑呵呵地走过去。

  老乞丐第一个看到牤牛,先是一愣,接着叹气道:“原来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就长这个样子,古代传说里的画像倒也不是完全杜撰……”

  “师父!”我和程依依奔了上去。

  “老叫花,你醒啦!”红花娘娘站在一边,抱着双臂微笑。

  老乞丐看着我们几个,还是发愣:“怎么……怎么你们也来地府了啊,春少爷这么狠吗,连你们几个也不放过?”

  “师父,咱们不在地府!”我说:“你没有死,你还活着,我找到了南宫卓是战斧卧底的证据!”

  “是吗,那这个牛头是谁?”老乞丐指着牤牛说道。

  “这不是牛头。”我说:“这是我的徒弟牤牛,他也是杀手门的。”

  “师爷!”牤牛搓着手,冲老乞丐说:“早就闻听您的大名,今天终于能和您说话了……”

  “哦,我想起来了……”老乞丐恍然大悟,指着牤牛说道:“在我装疯卖傻的那段时间里,你经常来看我是不是?”

  “是我,是我!”牤牛激动地说:“没想到师爷您还记得我……”

  “我记得你个屁啊!”老乞丐气冲冲道:“那段时间差点没吓死我,以为牛头马面提前来探视我,准备取我的命……”

  老乞丐左看右看,终于发现自己是在杀手门的房间里。

  “我没死?!”老乞丐跳了起来:“我真的没死?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仁丐’命大呀……”

  “你命大个屁。”红花娘娘幽幽说道:“我儿子为了救你,皮都快被扒下来几层!”

  是啊,从最早的“越狱”开始,到后来恳求魏老,接着又去徽省和吉尔、关正交锋,还被老首长困了一个多星期……我真是风里来雨里去,在生死边缘不知道徘徊了多少次,才把老乞丐给救出来的。

  “是吗,谢谢你啊徒儿!”老乞丐哈哈大笑:“你这徒弟,我可真是没白收啊……”

  老乞丐高兴,我当然也高兴,自己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只是,男人间的情感不会那么外放,不会拥抱或是大哭,一个微笑,或是一个表情就足够了。

  “师父,吃饭!”

  我指着放在茶几上的一堆早餐,以及一只叫花鸡。

  “哈哈哈,知我者莫若徒也!”

  老乞丐叫了一声,发疯一样地扑向餐桌,风卷残云地吃了起来……

  阳光正好,透过窗台洒了进来,爱人、亲人、师父都在身边,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

  就在这时,春少爷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老叫花子,醒了?”

  “醒了!”

  老乞丐放下叫花鸡,立刻跳了起来,规规矩矩地站好。

  老乞丐在被关的这段时间里面,虽然天天骂春少爷,但当春少爷站在他面前时,他又变得比谁都乖。其实不光是他,我和牤牛、程依依也是一样,一个比一个规矩,只有红花娘娘还自在点。

  春少爷呼了口气,来到老乞丐的身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真是对不住,之前冤枉你了。”

  春少爷这个人虽然暴戾、残忍,但还算明事理。

  老乞丐的眼都红了:“没关系的……春少爷,弄清楚了就好。”

  “你怪我吗?”

  老乞丐摇了摇头:“不敢!”

  “那好。”春少爷继续说道:“我打算向战斧开战,现在身边缺人,你还愿意再回来吗?”

  之前和金振华一战时,春少爷就把老乞丐逐出杀手门了。

  老乞丐立刻激动地说:“愿意,我愿意一辈子为您效犬马之劳!”

  春少爷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好……你的这两个徒弟呢,他俩现在可是隐杀组的人了。”

  “那必须得跟着我!”老乞丐信心满满地说。

longtaitou/3402 longtaitou/340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