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171 方家必须死

1171 方家必须死

更新时间:2019-04-10 11:12:20

  方鸿渐和方老爷子傻了,彻底傻了。

  我猜,河西王应该就是方老爷子手里的最后一张王牌,也是唯一的靠山了。战败黑狼以后,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方老爷子要去找河西王了,于是我就捷足先登,先来晋阳城一步,找到了河西王。

  我回荣海做事,还要收拾方家,本来就该拜访下河西王,而且我想把卢晨亮调回来,也要通过河西王这一只手,所以怎么都该来一趟的。

  我是地阶上品,级别比河西王差得远,可我也是掌管一省的小南王,还是老乞丐的徒弟、红花娘娘的儿子,河西王怎么都不会看扁我的。

  果不其然,河西王待我十分热情,让我心里面暖暖的,感觉这次一定妥了。

  方家,迟早灰飞烟灭!

  都说河西王这人比较桀骜,春少爷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老乞丐、红花娘娘和我在一起时,从来没提过这个人,一方面不乐意提,一方面确实不熟。来晋阳城之前,我还挺忐忑的,现在就放了心,河西王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高冷,还能和我划拳、玩骰子呢,“哥俩好”叫得比谁都亲。

  我是从荣海来的,方鸿渐和方老爷子也是从荣海来的,所以我们前后脚不差多长时间,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我还没来得及跟河西王说我和方家之间的恩怨,只知道我老家是荣海的,早以前在县城开过服装厂。

  我还想深入谈时,方鸿渐和方老爷子来了。

  方老爷子太震惊了,以至于说话声音都哆嗦了,叫了我一声张龙;方鸿渐直接连话都说不出来,身子不停发抖。

  河西王以为我们认识,只是方老爷子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才让方老爷子规矩一点,叫我小南王,还介绍起了我,说我是杀手门的地阶上品,还是江省的一省之王,老乞丐的徒弟、红花娘娘的儿子等等。

  反正身份、头衔挺多。

  方鸿渐和方老爷子越听脸上越黑,心里也拔凉拔凉的。到最后,方老爷子的脸一片死灰,他知道完蛋了,最后一张王牌也没用了,只能听天由命。方鸿渐也没了主意,悄悄捧着方老爷子的胳膊,欲哭无泪地说:“爸,怎么办啊……”

  方老爷子则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俩的声音很低,但我跟河西王都听到了。

  河西王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道:“老方,那是你的儿子吗,我还是第一次见。”

  方老爷子立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是我的儿子,如今荣海方家的代表人,方鸿渐!”

  说到“荣海方家”这四个字时,方老爷子还有一点点的骄傲,甚至胸膛都挺高了不少,可他很快意识到,这四个字要成为过去式了,心中不免一片悲凉。

  方鸿渐则冲着河西王鞠了一躬,恭恭敬敬地说:“河西王,您好!”

  河西王点了点头:“好!你们两个过来给小南王敬一杯酒。”

  方老爷子叹了口气,只好往前走来,方鸿渐也跟着。

  来到桌前,两人分别倒了杯酒,方老爷子冲我说道:“小南王,我们父子俩给你敬一杯酒!”

  说完,二人仰脖,一饮而尽。

  理论上来说,人家都敬我了,我也要喝一杯的。但我没喝,甚至连动都没动,而是冷眼看着他们父子两个。方鸿渐和方老爷子没办法,只好求助地看向河西王。

  河西王还能看不出这微妙的气氛?

  河西王轻轻咳了一声,说道:“老方,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

  方老爷子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是为小南王来的。”

  “哦?”河西王放下筷子,“说说看。”

  方老爷子又看了我一眼,确定我没意见后,开始讲了。

  因为畏惧我的身份,方老爷子倒也不敢添油加醋,或是隐瞒事实,而是实事求是地说着,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全部道来,从两年前一直说到两年后。说到孙子方杰的死,方老爷子也不那么怒气冲冲,反而说是孙子该死,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至于如今的报应,方老爷子也说是方家活该,还很诚恳地跟我道了个歉,说是希望我高抬贵手,能放方家一马,以后就算做不了朋友,也井水不犯河水。

  方老爷子在来之前,还自信满满要杀了我,现在得知我的众多身份,还跟河西王如此亲近,早就磨平了脾气,一心想着能和就行。方鸿渐也主动向我道歉,说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希望我能放方家一马,说着又给自己灌了杯酒。

  两人都说完后,一父一子像是小学生一样乖乖站在一边,一副要打要罚尊听我便的意思。

  他们的态度确实非常诚挚。

  而且我敢打赌,只要我一朝还是小南王,他们就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一般人碰到这个场面,可能就心软了,和就和吧。

  但我不会。

  我心,坚如磐石!

  所以,当河西王问我打算怎么办的时候,我目光如刀、冷冷说道:“整个荣海,我和方家,只能存在一个!”

  方鸿渐和方老爷子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方家的根基就在荣海,如果赶他们走,如同置他们于死地啊!

  两人又看向了河西王。

  河西王都不可思议地说:“小南王,没有这么大的仇吧?死的是方杰啊,又不是你这边的人?就算方家曾经把你赶出荣海,现在不是也回来了吗,而且服装厂也重开了啊!至于你二叔,放出来就行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好了,给我个面子,和方家和解算了,不用闹成那样你死我活!”

  方老爷子也说:“是啊,小南王,说到底,你也没有什么损失,该报的仇你也报了,就放过我们吧!如果你还不解气,我给你跪下赔礼还不行吗?”

  说着,方老爷子屈膝给我跪了下来。

  “爸……”方鸿渐一脸心疼地看着父亲,可是他也没有办法,这是最后的杀手锏了。

  方老爷子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头发胡子全是白的,这样的人给我跪下,按照华夏的传统,我是要折寿的。换成其他心软、善良的人,肯定一把就将方老爷子扶起来了。

  但我不会。

  我心,坚硬似铁!

  方老爷子跪在地上,我就冷眼看着他,一动都没有动。

  河西王都看不下去了,叹着气说:“小南王,人家都给你跪下了,这样还不够吗,是不是得理不饶人了?”

  言语之间,河西王已经有点偏向方家了。

  而我认认真真地说:“河西王,不是我得理不饶人,你知道方家曾经多少次差点置我于死地吗?白狼你知道吧,当初差点弄死我;黑狼你知道吧,下午差点弄死我。他们一心想弄死我,我却放了他们,没这个道理吧?

  我和我的朋友,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活在方家的阴影之下,从早到晚活在战战兢兢、担惊受怕之中,生怕一不小心命都没了!那个时候,如果我们给方家跪下,他们肯放我一马么?所以到了现在,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说着,我便狠狠一把,掐向了方老爷子的喉咙!

  说实在的,我现在戾气是重了许多,从以前的不敢杀人,到现在的杀人如麻,其中有谁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我不想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生活吗,是那些家伙不肯啊,是他们硬生生逼我走上这条路的!

  方家必须死。

  这就是我心中唯一的信念,我们曾被方家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现在机会来了,我也不会手软。而且,我很了解这两家伙,只要他们反过劲来,一定会向我下手的,所以我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但我还没得手,河西王就怒了。

  河西王“砰”的猛一拍桌,喝道:“小南王,你就给我一个面子,跟他们和解就不行吗,还是说你以后保准就用不上我?!”

  看到河西王怒了,我的手僵在半空,对河西王说:“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河西王,我非杀了他们,请你给我一个面子,将来如果你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也一定竭力相帮。”

  有身份的人之间为什么容易成为朋友,就是因为他们彼此都有利用的价值。

  “他们不能死。”河西王一个字一个地说:“我们之间超过二十年的交情,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你杀了他们。小南王,我再说一遍,请你给我一个面子。”

  我的脑袋有点大了。

  我是很想杀了方老爷子和方鸿渐,这口气我憋多久了!

  可是河西王的态度也很坚定,硬杀方家父子的话,肯定得罪河西王了,这事要怎么办?

  我正犹豫不决,突然看到方鸿渐和方老爷子两人互相在使眼色,显然十分得意,最终还是他们占了上风,河西王还是站在他们那一边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再次伸手朝着方老爷子的喉咙抓了过去。

  “老匹夫,死吧!”我怒喝一声。

  方老爷子吓得连连往后面退。

  “够了,不要逼我出手!”河西王猛地抓住我的手腕,恶狠狠瞪着我。

longtaitou/3418 longtaitou/341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