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172 终报大仇

1172 终报大仇

更新时间:2019-04-10 12:05:30

  讲道理,因为河西王一再阻挠,我是有点犹豫,心想要不放过方家一马?

  但是,看到方鸿渐和方老爷子得意洋洋的神色,我的杀心又起,很想杀了他们。河西王是铁了心要护着方家了,大概他和方家的关系确实很好,甚至冲我瞪眼、怒喝!

  闹到这个程度,其实已经没意思了,就算我在杀手门的地位不低、背景也硬,但我不想给自己树敌,更不想得罪河西王这样的人。

  我叹了口气,慢慢把手缩了回来,打算再谈一谈,看看这事怎么解决,比如我可以不杀他们,但他们要离开荣海等等。

  但是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有些人要作死,那是一点办法都没。

  看我服软了,方老爷子反而来劲了,从地上站了起来,认真地说:“小南王,我已经赔礼、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是掌管江省的小南王又怎么样,妈和师父厉害又怎么样,别忘了这里是河西省,是晋阳城!只要你在这里,就得听河西王的!本来我还打算给河西王个面子,跟你和解算了,现在好啦,一切交给河西王定夺吧!”

  大概是看到河西王护着自己,方老爷子重新有了底气,敢跟我叫板了。

  可见这人就像弹簧,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

  方老爷子自认有了靠山,腰杆都挺直了,觉得这是在河西省,身边还有河西王,完全没有必要怕我,甚至露出不屑的神情。就连方鸿渐都得意起来,站在旁边摇头晃脑,不断附和着说:“是、是!”

  我就知道,方家这父子俩都不是好鸟,就不能给他们一丁点的阳光,现在都烧包到没边了!

  不用多说,这几句话再度触怒了我。

  “我他妈的今天不把你俩杀了,我不姓张!”

  我怒喝一声,狠狠一把抓向方老爷子。

  方老爷子赶紧就往后退,同时叫道:“河西王,救我!”

  河西王也真救,他是铁了心要护方家,哪怕跟我闹翻,也要护着方老爷子。

  也是,二十年的交情啊,岂是我一个小南王能比的。

  “这是我的地盘,你再放肆,我真不客气了!”河西王再次抓住我的手腕,冲我怒目而视,眼中杀气腾腾。

  我真不是河西王的对手,多少年前他就是天阶上品了,如今实力只高不低,哪里是我一个地阶上品可相比的?

  我挣扎了两下,没挣扎开,河西王确实对我真的不客气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随时都能对我动粗。

  看到我被制住,方老爷子顿时更加得意,又往后退了几步,哈哈大笑着道:“张龙,小南王怎么了,你狂什么狂?你别忘了,这里是河西省!我们跟河西王的关系,是你永远无法企及的。有河西王在这里,永远没有你的出头之日,你也永远不可能战胜方家!”

  方鸿渐也呼了一大口气,知道自己彻底地安全了,同样志得意满地说:“张龙,之前让你几个回合,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好嘛,给你道歉不行,给你送礼还不行!老子花几百万买的车,被你砸了个稀巴烂!你不是要杀我们吗,倒是过来杀啊,我就不信河西王在,还能让你小子给翻了天!”

  看看这父子俩的德行,完全诠释了什么叫做小人得志!

  这样的人如果不除,我们在荣海永远没有好日子过。

  “好,是你说的。”我沉沉道:“我今天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我倒看看,你怎么杀?”河西王同样语气冰冷,仍旧死死地攥着我手。

  方鸿渐和方老爷子乐歪了嘴,继续挑衅着我:“你倒是来啊,只会打嘴炮吗?”

  我一只手被河西王攥着,另一只手伸了出来,举着一块木牌,给河西王看。

  河西王的神色顿时一震,目光变得十分复杂。

  “牌到如人到。”我说:“河西王,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还是说你做了多年的封疆大吏,连这块牌子也不认识了?”

  “不敢……”

  河西王放开了我的手,同情地看了方老爷子和方鸿渐一眼,叹了口气,低下头去退到一边。

  我则冷笑着,朝着这俩王八蛋走了过去。

  方老爷子和方鸿渐刚才还在笑着、乐着,现在当然大吃一惊,立刻问道:“河西王,怎么回事?”

  河西王沉沉地道:“他拿了春少爷的牌子,如同春少爷亲临是一样的……他要杀了你们,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说着,河西王又叹了口气:“老方,对不住了,你死以后,我会厚葬你的!”

  河西王说得没错,我确实拿出了春少爷的牌子。这是我离开天城前,春少爷亲手交给我的,他也知道河西王的脾气,担心我会遭遇麻烦,特地给了我一道护身符,春少爷想得挺周全,现在果然用上了,我非常感激他。

  一开始我都不计划用这东西的,一旦用了,就代表局势很难看,起码说明我跟河西王有了分歧,才要用这东西压他一头,得罪他是必然的了。

  但是现在不得不用,方家父子俩的那副嘴脸,我要放过他们,简直天理不容!

  春少爷的牌子确实好使,河西王虽然一脸不忿,但还是退到一边去了,看来他和传闻中的一样,桀骜归桀骜、高冷归高冷,对春少爷还是挺忠心的。最起码的,杀手门那份卧底名单里面就没有他,战斧应该试图拉拢过他,但没成功。

  河西王退到一边,我终于毫无阻碍地朝着两人走去,我一边走,一边发出冷笑,身上的杀气也散发出来,犹如行走在阳间的死神!

  方鸿渐和方老爷子意识到河西王已经不能成为他们的保护伞,并且命悬一线,当然惊得掉头就跑。

  别说,这俩人跑得都挺快,别看方老爷子满头白发,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七八十岁的年纪了,跑起来跟兔子一样快,和他正值壮年的儿子不相上下!

  可惜再快也快不过我。

  我的双脚往前一踏,已经抓住他们俩的后领,接着“砰砰”两声,将两人掼倒在地。

  两人摔了个七荤八素,脑袋都是懵的,但很快爬起来,“噗通”“噗通”两声跪倒在我身前,又“砰砰砰”磕起头来,哆哆嗦嗦地说:“小南王,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以后给你做牛做马……”

  看看,这就是他们的嘴脸,得意时飞扬跋扈,落魄时低三下四。

  但我是不可能再手软了。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两只手齐齐伸出……

  “小南王!”河西王突然叫了一声。

  我微微回头。

  “小南王……”河西王沉沉地道:“你拿着春少爷的牌子,我确实无法阻拦你,但我希望你再慎重考虑一下,老方是我的至交好友,如果你杀了他……”

  河西王的话没说完,但我已经听懂了他的潜台词,意思是说如果我真杀了方老爷子,我们之间就算结上仇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方老爷子也不断冲我磕头:“小南王,看在河西王的面子上,你就放了我们父子俩吧……”

  但我还是别无选择,咬了咬牙,两只手同时伸出。

  “咔嚓”“咔嚓”两声轻响,两人同时栽倒在地,总算是死透了。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

  真的,这一口气憋在心里太久,今天总算是报了仇,顿时觉得身轻如燕,甚至想要放声歌唱。

  我回过头,看向河西王。

  河西王的脸在颤抖,目光也充满了愤怒。

  “河西王,真的很对不起。”我说:“我不是要和你作对,也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我和方家之间,确实只能留一个人,如果有得罪的地方,我先在这给你赔个礼了,将来如果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必赴汤蹈火!”

  说完,我冲河西王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河西王当然会记恨我,但我并不怕他,我不相信他敢对我下手,他明知道我的身份、地位!我要有个三长两短,不说春少爷吧,老乞丐和红花娘娘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该说的话说了,该赔的礼也赔了,河西王如果视我为敌,那我也没办法。

  我离开了河西王的家,连夜奔回荣海。

  冒着得罪河西王的风险,今夜总算报了大仇,我心无悔!

  方鸿渐和方老爷子都死掉了,方家剩下的人更加难以支撑,说白了就是树倒猕猴散,方家已经彻底完了。

  回到荣海的第二天,方家覆灭的消息已经传开,许多受过方家欺辱的老百姓都奔走相告、欢欣鼓舞。我也叫来大志,特意嘱咐他说,方家没了,从此杀手门彻底控制荣海,一切都是大志说了算。

  因为手上有春少爷的牌子,河西王再生我气也没办法,卢晨亮也顺利调了回来。

  楚正明和卢晨亮重新相聚,这对老搭档当即热泪盈眶、感慨万千。

  从此以后,荣海这个地方,白的事情交给他俩,黑的事情就交给大志了。虽然我从内心里不喜欢杀手门,但是身为杀手门的一员,该做的事照做不误。

  接下来就轻松了,准备接二叔出狱!

longtaitou/3419 longtaitou/341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