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184 不是天阶不如狗

1184 不是天阶不如狗

更新时间:2019-04-14 16:50:36

  知春少爷者,莫若南王。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起来的,南王太了解春少爷了,简直字字珠心,每一句话都切中春少爷的痛点、软肋,让春少爷发疯、发狂!

  看似强大、无敌的春少爷,其实也有脆弱和冲动的一面。

  就在几分钟前,春少爷还将我贬得一无是处,让我颜面扫地、无地自容,结果几分钟后,形势就发生了逆转,春少爷比我还要崩溃、痛苦!

  南王这是在为我报仇啊。

  看着春少爷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咆哮,整个人几乎癫狂,我是一点都同情不起他来。

  本来就是活该,明明答应不利用我对付南王,但是转眼间就出尔反尔,确实不是东西。就在不久之前,我还帮他找出杀手门中隐藏的奸细,这事放到谁的身上不得对我感恩戴德、感激涕零?

  这是多大的一笔人情,但是春少爷就是这么厚颜无耻,不仅不当回事,反而利用我,还攻击我!

  他还是个人吗,简直不是玩意儿。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是二叔他们几个听到动静后出来了。二叔他们几个一出来,就看到了这惊悚的一幕,春少爷竟然发了狂,不停仰天咆哮。他们当然也认识春少爷,这都是以前的老对手了。

  二叔惊声问道:“哥,发生什么事了,春少爷怎么也来了?”

  不光有春少爷,还有酒中仙和老乞丐,显然都是来围歼南王的,这让二叔情不自禁皱紧眉头。之前口口声声要抓南王,现在南王有难,又毫不犹豫地站在南王这边,这就是亲兄弟吧。

  血浓于水的亲情啊,哪是随随便便就能弃之不顾?

  南王低声给二叔说着始末。

  身后又响起脚步声,是河西王踉踉跄跄地出来了,就见他浑身是伤、血迹斑斑,“噗通”一声扑倒在地,冲春少爷这边叫道:“不……不行了……我尽力了,五行兄弟真的好强!”

  五行兄弟拆开来,单个的战斗力可能不是太强,但要联起手来,一个天阶上品可拦不住!

  这就是当初老乞丐听说我是“火拳”张宏飞的侄子时,第一反应是恐慌的缘故。

  他也知道五行兄弟不是好惹的,杀手门多少穷凶极恶的罪犯都被五行兄弟给抓走了。

  看到河西王伤痕累累,春少爷停止了咆哮声,脸色变得十分阴沉:“你辛苦了,你打不过五行兄弟十分正常,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用自责!”

  听到这句话后,河西王松了一口气,“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总算是能休息了。

  当然不可能死,五行兄弟也不可能杀人。

  接着,春少爷又抬起头来,冲着南王说道:“师兄,你再嘴硬也没有用,河西是我的地盘,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我看你能跑到哪里!”

  印象里,这还是春少爷第一次喊南王师兄,可能是觉得南王要死了,再叫这一声吧。

  春少爷倒也不是夸大,这里确实是他的地盘,他还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特意出动了三个天阶上品,围攻南王,可谓势在必得。

  其他的小喽啰,春少爷根本就没有叫,一来没有必要,二来已经够了。

  但,五行兄弟已经不动声色地站在了南王的身边,显然要和南王共进退了。

  这一幕真的让我感动,别看二叔嘴硬,口口声声要抓南王,结果还不是帮着南王?当然,他这可能违反规定,身为飞龙特种大队的一员,无论如何也不能帮着一个通缉犯,但是此时此刻,他显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春少爷皱眉说道:“张宏飞,老首长可是刚给你下过任务,让你抓南王的,你就这么辜负老首长么?”

  “关你屁事?”二叔说道:“我要抓谁、不抓谁,轮得到你一个通缉犯指指点点?我告诉你,我不光要抓南王,还要抓你!在抓南王之前,先把你这个最大的败类抓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老首长在现场,也挑不出毛病来。

  五行兄弟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南王站在一起,长枪拔了出来,土枪摸了出来,全都对准春少爷!

  这一幕太让我激动了,我都情不自禁地拔出饮血刀来,准备和春少爷血战到底了。

  老乞丐皱眉说道:“张龙,你干什么,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

  老乞丐是我师父,是我尊重的人,理论上来说,我该对他言听计从,但这一刻,我只能选择南王。

  我反问道:“师父,我是什么身份?”

  “你还知道叫我师父!”老乞丐气鼓鼓道:“你是我的徒弟,是红花娘娘的儿子,是杀手门的人,你怎么能站在南王那边!”

  “你们有把我当过杀手门的人吗?”我苦笑着,举起春少爷的那块牌子,“啪”的一声丢在地上,“当我是杀手门的人,就是这么利用我的?把我当什么了,一条狗,还是一把刀?师父,你刚才也听到了,春少爷根本没把我当回事,他说我不过是个地阶上品,连天阶都不是,根本没什么要我帮忙,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引出南王!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我也没什么可以利用的了,被人一脚踢开的可是我啊!”

  我一边说,一边又将自己的小木牌摸出来。

  杀手门,地阶上品。

  当着众人的面,我把这块小木牌攥成了粉。

  “从今天起,我不是杀手门的人了!”我冲春少爷、老乞丐那边咆哮着。

  春少爷都这么对我了,我还留在杀手门干什么?我退出的合情合理,就是红花娘娘都不可能再劝我回去了。

  红花娘娘也不好意思再劝我回去,她要是在现场,怕是要跟我一起指着春少爷的鼻子骂了。

  老乞丐叹了口气,说道:“张龙,你别这样,春少爷还是很器重你的,刚才对你说的不过是气话罢了!现在你的实力确实有点弱,地阶上品,距离天阶确实还有一段距离,无法担当起什么重任!你过来吧,为师会好好指点你的,帮你找极品融气丸,助你真正升为天阶,到时候就成为真的顶梁柱了,杀手门一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果然啊,老乞丐说了半天,还是证明了那条真理:不是天阶不如狗。

  从地阶到天阶非常的难,靠外力已经很难达到,就是极品融气丸,也只能起到促进的作用,更多靠的是天赋和悟性。很多天赋异禀的人,卡在地阶上品一辈子也是有可能的,所以白狼、黑狼当初年纪轻轻踏入天阶下品,已经足够惊为天人!

  我的资质是出了名的一般,最多也就中上程度,是不是“潜龙之体”仍旧待定,怪不得春少爷看不上我,怕是以为我一辈子都没法到天阶了吧?

  我苦笑着,冲老乞丐说:“师父,你别替春少爷洗地了,他就是看不上我,我也不会自找没趣了!我已经退出杀手门,你也不用再劝我了!不是我不听您的话,是我已经彻底的心死了啊……”

  春少爷刚才说了什么,老乞丐也听得清清楚楚,说实话他也挺无奈的,只能唉声叹气。

  “其实春少爷并非看不上你……”老乞丐说:“因为你是南王的儿子,他始终提防着你,没法彻底的信任你,这点你能明白吗?”

  原来如此。

  绕来绕去,还是绕到这一步了,我记得我刚加入杀手门时,春少爷就有这个顾虑,到现在了还是老生常谈。

  “既然不信任我,那就别拉我进杀手门啊!说到底,还是想利用我对付南王吧?”

  面对我的质问,老乞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彻底的无话可说了。

  倒是南王沉沉说道:“老叫花子,当初春少爷要杀你,是我儿千方百计阻拦,至少从生死边缘救过你三次!要不是他以身犯险潜入徽省,冒着生命危险拿到南宫卓是战斧卧底的证据,你还能活到今天吗?春少爷救过你的命,我儿也救过你的命,你怎么就帮着春少爷,不帮着我儿呢?”

  老乞丐红着一张老脸说道:“我怎么不帮着张龙啦,我这不是劝他过来吗……他和你在一起,才是死路一条!”

  南王反唇相讥:“你也好意思说,你身为我儿的师父,眼睁睁看着他被利用,一点办法都没!你说你还有什么资格当师父?还‘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起平坐!”

  老乞丐被说得张口结舌,嘴巴张了好几次都说不出话来。

  “行了,别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了……”春少爷冷笑着说:“南王,别白费力气了,老叫花子跟了我这么多年,论忠心他能排第一个!今天你是一定要死的,你已经入了我的套,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春少爷这话说得也是搞笑,之前因为南宫卓要杀他时,怎么不说论忠心他排第一个了?

  南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左右,又看看对面,说道:“春少爷,如果我说,我早料到你会来这一出,你信不信?”

longtaitou/3431 longtaitou/343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