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186 南王,诈死

1186 南王,诈死

更新时间:2019-04-15 11:53:02

  河西王这个家伙,自从我回老家,就不断地找我茬。

  之前我还以为他是冲着方家,现在知道,其实春少爷早有授意。之前河西王被五行兄弟一顿暴揍,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我又帮不上二叔和南王他们的忙,当然要拿河西王出气了,平时我可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也退出杀手门,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河西王受伤不轻,趴在地上动弹不了,甚至还在闭目养神。

  我走过去,他都没有发现,我狠狠一脚踢出去,河西王被我踹得翻了好几个滚。

  直到这时,河西王才睁开眼了,怒目而视地说:“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冷笑着:“当然是干你啊!”

  我一边说,一边又冲上去,朝着河西王的肚子狠狠踢着,砰砰砰、砰砰砰,十分得劲。这当然是趁人之危,一般君子都不会这么干,还好我并不是君子,所以做起来毫无压力。

  “反了、反了!”河西王还不了手,只能大喊大叫,同时又把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

  我的心里顿时一惊,河西王这是要叫人了!

  这里是河西王的地盘,能叫来人也很正常,但是在这之前,我真以为春少爷只叫了他和老乞丐、酒中仙,因为这个阵容足够干掉南王了啊。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有伏兵,那南王不是糟糕了吗?

  我立刻紧张地朝四周看去。

  我住的这个地方是老城区,不算繁华地带,门前就有一条马路,四周也有一些小巷,算是四通八达。他们已经打了半天,附近没有一个人经过,这也很好理解,肯定是春少爷提前封了路。

  河西王一声口哨过后,我以为会从两边、四周蹿出许多人来,黑压压的一片,层层叠叠、密密麻麻。

  但让我意外的是,竟然一点反应都没,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不光是我惊讶,就连河西王都惊讶,他又连着吹了两声口哨,但是依旧一点反应都没。

  难道是南王干掉了?

  不可能啊,这里是杀手门的地盘,南王得有多大的能耐,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干掉杀手门的人啊!

  春少爷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了。

  自从五行兄弟也加入战场,春少爷发现这个阵容是拿不下南王了,也有心让河西王叫更多的支援过来。但是河西王三番两次叫人,却没一点动静,不禁让春少爷起了疑心。

  “怎么回事?”春少爷一边斗着南王,一边问道。

  “不知道啊……”河西王一脸迷茫,又试着吹了几次口哨,但是仍旧一点反应都没。

  春少爷恼火地说:“你可真是个废物,怎么连这种事都搞不定?”

  河西王没有说话,没有喊出人来,确实是他的不对,他又匆忙拿出手机,看样子准备打电话。我可不能让他打电话叫人,所以我又冲上去,一脚把河西王的手机给踢飞了。

  “你……”河西王冲我怒目而视。

  “你什么你?!”我又一脚把河西王踹了个四脚朝天。

  这就叫趁他病、要他命!

  平时哪有这机会对他下手啊。

  与此同时,南王也“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春少爷,现在你相信我早就料到了吧?”

  春少爷也知道这事和南王有关系了,但他还是很疑惑,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

  “别装蒜了!”春少爷咬牙切齿地说:“你是怎么干掉我那些伏兵的?”

  南王摇了摇头:“你把我想的太无敌了,这里可是你的地盘,我还没有神通广大到那个地步!”

  春少爷皱着眉道:“究竟什么意思?”

  这时候,南王才低声说:“我实话告诉你吧,咱俩现在的处境都很危险,咱俩被飞龙特种大队给包围了!”

  “啊?!”春少爷一脸吃惊。

  “真的。”南王继续说道:“老首长现在就等你干掉我,然后再把你给抓了!”

  “胡说八道,老首长下午是来过,但他已经走了!”

  “没走,这人一贯诡诈的很,你埋伏的那些人,就是被他抓起来了。同样的一招,我在徽省就见识过,当初我和卡罗尔一战,老首长就玩过这个套路!”

  春少爷将信将疑,疑惑地看着南王:“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打斗,“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也就是我离得近些,才能听到他俩说话,好几米外的二叔他们就听不到,正忙着对付老乞丐和酒中仙呢。

  南王说道:“千真万确!我跟你说,要想破掉这个局,非得咱俩联手不可——飞龙特种大队有多强,不用我说你也明白!现在你和我,还有老酒鬼、老叫花子,咱们四个人联手才能冲得出去!别指望我兄弟,别看他现在帮我,等到老首长一出来,他就歇火了,不对付我就是好事!还有张龙,他才地阶上品,你也不能指望他吧?”

  春少爷仍旧紧皱眉头,似乎还不相信南王所说的话。

  南王这时候的表情像极了传销头子,正在努力说服春少爷做自己的下线,继续说道:“这样,你假装刺我一剑,我也假装倒地。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得是真是假了!不信你等着看,我一倒地,老首长就乐呵呵出来了,对他来说可是一箭双雕!”

  这个主意不错,对春少爷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可以……看剑!”

  春少爷突然一剑刺出,朝着南王心口而去,南王也假装中剑,其实抓着剑尖,“啊”的一声惨叫,直挺挺往后飞出,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我看得清清楚楚,南王一点事都没有,两人配合还算不错,到底是从小长起来的。

  “哈哈哈哈哈……”春少爷大笑起来:“南王啊南王,你也有今天,终于被我干掉了啊!”

  春少爷的大笑声传开四处,引得众人纷纷朝着这边看来。

  我决定配合他俩一起演戏。

  我立刻朝着南王扑了上去,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伏在南王胸口嚎啕不绝:“爸……爸……你死得好惨啊……”

  可能是我哭得太逼真了,眼泪都流在南王的脸上了,南王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轻声说道:“儿,我没死,我装的……”

  我边哭边时候:“我知道,你俩刚才说话我听到了……”

  “听到了你还哭成这样?”

  “十年前你走的时候,我就当你死了,现在总算哭出来了……”

  “……”南王无话可说了,只能继续闭上眼睛。

  春少爷仍旧在大笑着。

  不用多说,其他不知情人的当然都看呆了。

  隐杀组的南王啊,竟然就这么死了,竟然真的死了!

  河西王从地上爬起来,呆呆地看着南王这边。

  二叔他们也不打了,同样呆呆看着这边。

  “爸……爸……”我哭嚎着。

  我是真的挺伤心、挺难过,十年前南王走的时候,我就想这样大哭一场了,这些年来一直憋在心里。现在南王对我虽然不错,弥补了我很多,但说实话,有些情感缺失是补不了的,尤其是在自家门口,这种感觉更难过了。

  “哥!”

  二叔一声咆哮,发了疯似的冲上来,同样扑在南王身上。

  当然,他没像我一样哭嚎,他的情感要内敛许多,但他双手颤颤巍巍,眼泪也掉下来,也在极力隐忍。

  木头他们也走过来,站在南王四周围成一圈,各个唉声叹气。

  他们没想着确认一下南王是否真的死了,毕竟这是春少爷公布的消息,春少爷怎么可能撒谎呢,而且他是华夏第一快剑,一剑死人实在太正常了。再说我都哭成这样了,他们也不好意思上来探探鼻息、摸摸心脏啥的。

  气氛一时压抑到了极点,就连天空都呈灰暗色了。

  老乞丐和酒中仙也都呆了,作为杀手门的人,他们早就希望南王死了,可当南王真的死了以后,他们俩的表情又很复杂,看上去并没有多高兴。在他们的心里,南王也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突然死了还真是有点接受不了。

  春少爷还在大笑着,而且笑得越来越癫狂。

  我心里想,春少爷的演技也很不错,估计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吧,虽然南王没有真死,也能提前过一过瘾。

  “南王死了,南王死了!”春少爷大叫着:“华夏没人再和我争锋了,也没人再和我抢师妹了!”

  ……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我妈。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四周一片沉默,老乞丐和酒中仙并没道喜,就连河西王都长长地叹了口气。

  南王突然的陨落,老对头们竟然没有一个开心,也是桩奇闻了。

  但还是有人开心的。

  就有人同样大笑着说:“恭喜,恭喜啊!”

  伴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来的,还有无数杂七杂八的脚步声。

  众人震惊地抬头一看,就见左右的马路上,四周的巷子里,竟然走出来好多的人,个个手持刀棍、杀气腾腾。

  为首的人,正是飞龙特种大队的老首长!

longtaitou/3433 longtaitou/343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