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205 师父,真好

1205 师父,真好

更新时间:2019-04-21 10:14:16

  没错,倚在门口的人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怀中揣着个碗,腰间插着拐棍,可不就是老乞丐吗?!

  自从发生过荣海的事后,我就对老乞丐失望到了极点,不仅退出了杀手门,心里也不再认可这位师父了,甚至和别人提起他时,也说老乞丐、老叫花子。老乞丐也没有联系过我,仿佛大家心照不宣,已经解除了师徒关系。

  但是现在,看到老乞丐,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师父。

  大概是因为被酒中仙欺负急了,突然看到老乞丐,觉得有依仗了吧。

  老乞丐看着我,轻轻点了点头。

  就这一点,我的一颗心就好像融化了,从里到外都觉得暖洋洋的,那点嫌隙和不悦统统消失不见了,他还是我的师父,我也还是他的徒弟!

  “哟,老叫花子,你怎么来了?”酒中仙也发现了老乞丐,相当意外。

  老乞丐抱着双臂,笑呵呵道:“听说你搞了不少碧落花,来找你要几株!结果刚来,就看见你欺负我徒弟,这可不太好啊老酒鬼……你拿了我徒弟的银月草就算了,连株碧落花也舍不得给他,是不是太霸道了?”

  这一席话真是说到我心坎儿里了,我都想扑到老乞丐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还是师父好啊。

  “你还认他当徒弟啊?”酒中仙面色复杂地看着我。

  “看你说的,我有说踢他出师门,还是他宣称不认我这个师父了?”老乞丐还是笑呵呵的。

  “他可是隐杀组的人啊……”酒中仙意味深长地道。

  “别胡说啊。”老乞丐说:“据我所知,他可没加入隐杀组!只要他不是隐杀组的人,就还是我‘仁丐’周鸿昌的徒弟,就是春少爷也不能说什么的!”

  这倒是真的,我想加入隐杀组来着,但是南王没让。

  “就算他不是隐杀组的人,他也迟早要帮南王!”酒中仙沉沉地道:“老叫花子,你这是在助纣为虐!”

  “只要他一天不帮南王,一天就是我的徒弟!老酒鬼,你可不要乱扣帽子,说话要拿出证据来,从荣海出来后,他帮南王什么了?”

  “……”酒中仙无话可说了。

  “这样吧,两个条件。”老乞丐继续说道:“要么你用碧落花换我徒弟一株银月草,要么就把银月草还回来!我就不信了,我周鸿昌的徒弟,还能叫别人给欺负了!”

  说得太霸气了,而且有理有据。

  行走江湖,还是得有靠山,单打独斗太艰难了,随时都能被人摁死。

  酒中仙没办法,他知道银月草有多难弄,错过这个机会,想再搞到银月草可就难了。

  “行吧,我就用一株碧落花,换他一株银月草!”

  说着,酒中仙打开药箱,摸出一株碧落花来,丢给了老乞丐。

  老乞丐伸手接住,笑着说道:“那就谢啦!”

  接着冲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跟他一起离开。

  来到门外,我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立刻说道:“师父,你怎么会来的?”

  老乞丐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还认我这个师父啊……”

  我一时无言,说不出话来了。

  老乞丐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天边的云,幽幽地道:“上次的事,对不住啦!春少爷是我的上级,我不能不听他的,而且做为杀手门的一员,围剿南王也是我的职责……无意中伤害到你,真的很对不起,希望你原谅我!”

  老乞丐真的很少向我道歉。

  他那么狂,又那么傲的一个人,能向我说一句对不起,真的已经很不容易。

  老乞丐一脸的无奈、无能和无力,显然很多事情,也不是他想做的。

  “没事……”我低着头,沉沉说了一句。

  “张龙,你三番两次舍命救我,我都记在心里,能有你这样的徒弟,是我一生的骄傲,我现在这么说,将来也这么说……”老乞丐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嗯……”我轻轻地应了一声,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其实在做老乞丐徒弟的这段时间里,我经常能感觉到不公平、不对等,老乞丐很重视程依依,什么好东西都给程依依,甚至对程依依百依百顺。当然我也不是嫉妒,没事干嫉妒自己女朋友才叫疯了,但老乞丐确实不怎么看重我。

  能有他这句话,我也心满意足了,就好像一个从来不受老师重视的孩子,破天荒考取了清华和北大一样。

  “师父,依依怎么样啦,没和你一起来吗?”我问。

  “她在闭关呢。”说起程依依,老乞丐会心一笑:“她很努力,一直想要变强,迟早会突破天阶的。张龙,你也要加油啦,为师经常不在你的身边,你也不能轻易放松,知道了吗?”

  “嗯!”我又用力点了点头。

  “喏,这株碧落花给你。”老乞丐将那朵火红色的花交给了我,又说:“这段时间以来,我也在四处奔走,为你搜集制作极品融气丸的药材。当然,现在还不是很全,你先拿着,将来有了其他我再给你。”

  说着,老乞丐又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交给了我。

  我打开一看,果然是制作极品融气丸的药材,虽然不全,但也有了七七八八,再和红花娘娘那边的药凑上一下,应该没问题了!

  “师父,谢谢!”我手捧着布包,激动的无法自已。

  原来他一直都没忘记我啊,即便没有和我联系,也在四处为我找药。

  “跟师父还说什么谢谢?”老乞丐笑着说道:“你也有师父,不用贪老酒鬼那边的药!好了,为师就先走了,继续帮你找药去了!”

  说完,老乞丐便转身离开了。

  捧着布包,我仍旧很激动,老乞丐说得没错,我不仅有师父,还有娘呢,酒中仙那点药,给我我也不要!

  “什么情况,乐成这样?”身后突然响起声音,是赵虎和韩晓彤走出来了。

  “哎?”我立刻回过头去:“你师父呢?”

  “走啦!”赵虎说道:“说是药齐了,要去找个极品工艺师来帮忙炼药。唉,皇甫江都死了,上哪找去啊……你这边怎么样了?”

  皇甫江死了,杀手门现在没有极品工艺师,不知酒中仙要到哪去找。整个华夏,极品工艺师也就五个左右,除了大飞,其他的都为国家效力,不知酒中仙能不能请得来。

  我把刚才的事说了一下,还把布包亮了出来给赵虎看。

  “那你师父还是不错的。”赵虎笑呵呵说。

  酒中仙走了,药箱留了下来。赵虎告诉我说,这回酒中仙长了个心眼,将药箱封存在某个房间里了,而且做了机关,如果把药带出房间,就会全部炸毁!

  “连我这房子都保不住……”赵虎唉声叹气。

  听完之后把我给笑得啊,酒中仙为了防止赵虎把药给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莫名其妙的点子也能想得出来。

  我笑着说:“我不稀罕他的药啦,我自己有。”

  现在银月草、碧落花都齐了,再把老乞丐和红花娘娘搜集的药凑一凑,也能做出极品融气丸来。

  我还跟赵虎说呢,让酒中仙别费劲了,等我这边的药齐了,一起带到天城,让大飞做。

  赵虎摇了摇头:“恐怕不行,我师父不会相信你的。”

  正说着呢,大飞又打来电话,问我登机没有?

  一上午了,大飞不断地打电话,就指望我早点去天城。

  我把这边的情况跟他讲了一下,说我可能得迟几天才能到天城了,让他耐心等着。

  大飞也是气得不行,将酒中仙狠狠骂了一通。

  我让他不要急,等红花娘娘联系我了,马上就去天城找他。

  说起来就是那么巧,大飞这边刚刚说完,红花娘娘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娘啊,娘啊,可算把你给盼来了!

  我立刻接起电话,兴奋地叫了声妈。

  红花娘娘说道:“你乐什么?告诉你个坏消息,碧落花还没找到,之前有点线索了,奔到现场一看,已经被人捷足先登……而且那人一点都没留情,一下都拔走了,足足十多颗啊……唉,真是要气死了!”

  “妈,不用气,我已经有碧落花了!”

  我便把之前的事统统给她讲了一遍。

  红花娘娘听后也是开心不已:“嘿,没想到老叫花子还是有点情义的。行,我这就去蜀中,凑一凑看够不,你在当地等我,哪都不要去了。”

  答应下来,就把电话挂了。

  挺高兴,真挺高兴。

  这回好了,我的药马上就能齐了,赵虎也为我高兴,又买来了不少酒,打算跟我好好喝一场。

  我拒绝了,说这回可不敢喝了,要是再丢了药,我哭都没地儿哭去。

  赵虎也没强迫,而是换了茶喝,跟我聊天,探讨功夫,还说战斧等等。赵虎告诉我说,现在杀手门有两个对手,一个是隐杀组,另一个就是战斧。不过大家普遍能感觉到,春少爷把重心放在战斧身上,隐杀组这边倒是有点放松。

  我心里想,荣海的事发生过后,春少爷虽然没和南王联手,但终究是心里有点数的。

  据说,春少爷往徽省派了不少的人,想要除掉麦渊,可惜屡屡失败、损兵折将。相比其他几个a级改造人,麦渊的性格要保守得多,从不主动出击,踏实驻守徽省,想拿下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连隐杀组那边,好像都折损了不少,最近两边都有点心灰意冷。

  我俩正聊着天,不知不觉到了晚上,突然下人来报,有人来了,点名说要找我。

  肯定是红花娘娘!

  我很兴奋,立刻奔出门去,眼前的人却让我惊呆了。

  不是红花娘娘,而是……

  大飞!

longtaitou/3453 longtaitou/345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