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243 痛哭

1243 痛哭

更新时间:2019-05-05 5:39:51

  我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如果我自己能力达不到,还要去帮别人,这不是讲义气,这是祸害人!

  但我想了,虽然我打不过王一飞,但我可以喊帮手啊,我好歹也是小南王呢,随随便便都能喊来百十号人!王一飞是个天阶下品,而我距离天阶只有一步之遥,在他面前至少能撑个几十招,如果再来一个帮手,肯定没问题了。

  赵虎是出不来,春少爷让他死守眉山,但我可以叫锥子啊,虽然我和锥子很久没联系了,但他练功一向都很勤恳,从来不会落下我们太多。

  所以我想,锥子现在怎么也有地阶上品的实力了,和我联手的话肯定能够干掉王一飞!

  胡图一听,顿时大喜,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说:“小南王,谢谢你!”

  这才站了起来。

  至于小野和麦渊,他俩都知道我没突破天阶,竟然要去帮忙,当然匪夷所思。

  我说:“没事,交给我吧,你俩放心待着。”

  小野和麦渊也很相信我的能力,就没多加干涉。

  我问胡图打算什么时候出山,我的意思是他受伤了,要不先养养伤,等好了再出去。但是胡图一刻也等不及了,说他的兄弟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再不出去,要被王一飞杀绝了。

  胡图这么坚决,我也没有办法,便搀着他出了屋子,打算和他一起出山,小野和麦渊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然而一出来,我们就傻眼了。

  外面站着乌干达。

  那个又老又丑、身高超过两米、浑身都是毛发的男人,就站在树屋的外面,某截粗大的树枝上面,冲着我们几个怒目而视!

  看到乌干达,我的脑子就“嗡”一声响,因为我知道这个男人多不讲理,之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娶红花娘娘为妻。真是开玩笑了,南王和春少爷何等的精英人物,都追求红花娘娘而不得,他一个原始部落的首领,整天脸不洗、牙不刷,蓬头垢面的,年纪也一大把了,还想娶红花娘娘?

  红花娘娘当然不愿意搭理他,要不是乌干达受了枪伤命在旦夕,我们偷到银月草的那天就走掉了!

  后来就更过分,红花娘娘明明救了他一命,他不知道感激,还要和红花娘娘结婚,得亏红花娘娘生过孩子,在他眼里属于不纯洁的女人,才把我们母子两个赶出来了。

  总之,乌干达就是个蛮不讲理,毫无道德底线的一个野人,你跟他讲礼义廉耻、知恩图报,他也根本就听不懂,该杀你还杀你。

  我不知道乌干达是怎么找上来的,可能是小野和麦渊的行为引起了他的警觉,亦或是之前那两个野人通风报信?总之,绝不可能是我,我在这都一个月了,要发现早发现了。

  看到我们几个,乌干达大发雷霆、满脸愤怒,“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显然正在质问。

  小野和麦渊也“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显然正在解释。

  这都是我猜测的,人之常情么。

  胡图还不知道乌干达有多可怕,觉得有我和小野、麦渊在这就没事了,反而比较冷静,低声问我:“他们在说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懂他们的语言啊?”

  “不懂。”

  说来惭愧,别看我在这一个月了,还是听不懂他们的话,当然我也没有想着去学,我又不在这住,学那干嘛?

  我不知道他们几个在说什么,但从乌干达的脸色推断,他是越来越愤怒了,突然狠狠一把,朝着我的脖子掐来!

  我是吃惊不已,连忙摸出饮血刀来抵挡,小野和麦渊则比我更快一步,挡在我的前面拦住乌干达。但是还没几下,小野就被打下树去,“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折断好多树枝,好在关键时刻,小野抓住了某根枝叶。

  与此同时,麦渊也和乌干达斗在一起,麦渊不愧是a级改造人,和乌干达“砰砰啪啪”地打着,竟然暂时没有分出高下!

  “张龙,胡图,你俩快走!”麦渊一边斗乌干达,一边冲着我俩说道。

  “走!”

  我拎着胡图,立刻往树下窜去,胡图身受重伤,步子都难走了,所以得提着他。

  我很快就下了树,接着疯了一样往前狂奔,既然被乌干达发现了,就必须跑,有多快跑多快!

  就这,胡图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紧张地问我:“怎么了啊,怎么回事?”

  他以为有我和小野、麦渊,在这地方绝对平安,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我正极速奔跑,哪有时间和他磨叽,就是不断往前疯跑,迅速穿山过林、趟水过河。我都不知自己奔了多久,就听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我的心里顿时砰砰直跳,都不敢回头去看,还是不断向前疾奔。

  耳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这人的脚力明显远超过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砰”的一声重响,我的脊背已经挨了一脚,整个人都向前飞出,还恰好跌在某河沟里,脸朝下“啪”的一声摔在水里,差点没呛死我!

  至于胡图,也跌到一边去了,比我还要狼狈,整个人都在水里。

  我又听到疾奔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果然是乌干达正朝这边奔来,他那双至少超过四十五码的大脚丫子,鞋都不穿,黑乎乎的,在山林里如履平地,真的像飞一样。

  我的心中非常吃惊,麦渊身为a级改造人,和罗子殇是一个水平线的,竟然都不是乌干达的对手!

  看来我之前猜得没错,乌干达的本事绝不在南王和春少爷之下。

  此时思考这些已经没用,乌干达已经奔到我的身前,抬起他一只大到离谱的脚丫,狠狠一脚朝着我的脑袋跺来,这是不由分说就要我的命啊!这些野人,从来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杀鸡宰羊一样简单,也不存在什么惭愧、不忍和内疚。

  “小南王!”胡图朝着这边大吼一声,他那具残破到极点的身子,竟然还想过来帮我,但是哪里帮得了啊,他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与此同时,小野和麦渊也追上来了,隔着老远就“叽里咕噜”地喊着,显然在求乌干达不要动手。

  但即便是他们,也来不及阻拦了。

  总不可能飞过来吧。

  最终,胡图呼哧呼哧地爬到了我身前,小野和麦渊也来到了河沟的边上,全都面带惊恐地看着我和乌干达。

  乌干达的大脚丫子停在半空,没有再踩下来,因为坐在地上的我,递过去一只锦囊。

  这锦囊是红花娘娘给我的,上面还绣着一朵杜鹃花。红花娘娘当时告诉我说,如果乌干达真要杀我,就把锦囊拿出来给他。我不知道锦囊里是什么,红花娘娘不让我看,说不太好,我就没有看过,现在终于拿出来了。

  乌干达呆呆地看着这个锦囊。

  准确地说,是看着锦囊上的杜鹃花,显然知道这个代表红花娘娘。

  “¥%……&*()”也不知道乌干达叽里咕噜地说了些什么。

  小野立刻帮我翻译:“首领问你这是什么。”

  “我妈让我交给你的。”我说。

  小野帮我翻译过后,乌干达立刻一把夺了过去!

  嘿,之前还嫌弃红花娘娘是个不纯洁的女人,怎么现在又火急火燎成这样子?

  乌干达打开锦囊,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

  竟然是一颗血迹斑斑的子弹。

  我突然明白过来,这就是乌干达之前挨得那颗子弹啊,红花娘娘曾经带他去姑苏治疗,取出子弹以后并没丢掉,而是收藏起来,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好告诉乌干达:你还欠我一条命,希望手下留情!

  我心里想,这玩意儿真的管用吗,乌干达这种不经教化的野人,哪里懂得什么恩泽、情义……

  但让我意外的是,乌干达捧着这颗子弹,竟然怔怔发呆。

  看着看着,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我们几个都震惊地看着乌干达,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就哭上了?

  乌干达真是嚎啕大哭,野人不光是个头大、身体强,哭起来也是震天动地的,甚至方圆树里内的走兽都被惊走。小野和麦渊很快走过去安慰着他,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乌干达也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

  小野扭头问我:“首领让我问问,杜鹃姐姐有没有想过他?”

  我摇了摇头。

  乌干达顿时哭得更大声了,震得我耳朵都在嗡嗡响。

  又是一阵叽里咕噜过后,小野说道:“首领说了,他不嫌弃你妈不纯洁了,能不能叫你妈回来?”

  从乌干达的经历来看,就知道男人其实哪有什么处女情结,只要一个女人足够优秀,甚至足够美丽、漂亮,生过孩子都可以不计较!

  但是……怎么可能!

  红花娘娘哪怕变得又老又丑,也不可能看上乌干达啊。

  所以我又摇了摇头。

  “哇……哇……”

  乌干达哭得更疯狂了,甚至在地上滚来滚去,双拳不断砸着地面,轰隆隆、轰隆隆,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longtaitou/3491 longtaitou/349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