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244 出山

1244 出山

更新时间:2019-05-05 6:54:03

  真的,看着这幕,我都傻了,我都不敢相信,一个杀人如麻、武力超群的部落首领,竟然还能哭成这个样子!

  我好歹还知道些东西,胡图就真的是糊涂,完全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乌干达。

  小野和麦渊叽里咕噜地安抚着乌干达,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乌干达终于渐渐地不哭了,坐在地上吭哧吭哧地抹着眼泪,最后叽里咕噜地冲我说了句什么,小野立刻帮他翻译:“他说,希望你妈妈能幸福,感谢你妈妈曾经救过他一命!”

  原来如此。

  原来看上去不近人情的乌干达,也知道感恩啊。

  乌干达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什么,小野说道:“首领说,你以后可以来这练功,但是绝对不能再带外人进来了。”

  看来小野和麦渊已经说过我的目的了。

  我点点头,说好!

  但我心里却想,如果我真有成效的话,还是要让赵虎和程依依过来啊。

  接着,乌干达又站起来,朝着胡图走了过去。

  胡图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面退,但是乌干达一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胡图动弹不得,立刻叫着:“大哥,救我!”

  麦渊也赶紧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显然是在为胡图求情。

  乌干达也叽里咕噜地说着,两人似乎争吵起来,谁也说不过谁。但是乌干达一边说,一边掐紧了胡图的脖子,胡图“呃呃呃”地叫着,双脚也不断挣扎着,显然已经命在旦夕。

  “噗通”一声,麦渊突然跪了下来,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面色有些激动,甚至把手举过头顶,仿佛是在发誓。

  小野一样跪了下来,把手举过头顶。

  我见过他们这个动作,这是在向太阳神发誓,在太阳部落里,这是最严肃的行为了。

  最终,乌干达似乎被说服了,慢慢松开了胡图。

  胡图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麦渊叽里咕噜地说了什么,接着又对我说:“走吧,首领答应放你们走!”

  我赶紧说了一声谢谢,也来不及细问什么,生怕乌干达会突然变卦,拎着胡图往前奔去,很快就把乌干达、麦渊、小野甩得没影了。

  我不是第一次来凤凰山,也不是第一次出凤凰山,所以还算轻车熟路,知道怎么就能出去。

  胡图是伤很重,全程都得由我拎着,他自己走就很慢了。

  路上,我就和他聊外面的事,想知道王一飞是个什么情况,以及现在蒙内的局势怎样,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胡图告诉我说,蒙内现在四分五裂、群雄并起,但势力最大的仍是赤马会和王一飞率领的那批人。赤马会现在大概有几百个成员,王一飞那边也是,两边本来旗鼓相当,但是最近,王一飞大举侵略赤马会,杀得赤马会死的死、逃的逃,只剩百把号人了,万般无奈之下胡图才进山的。

  听说赤马会之前只有几百个人,我还挺吃惊的,因为麦渊最辉煌时曾经做到蒙王,一统整个蒙内,手下少说有几千人。

  说到这个,胡图也是惭愧不已,说赤马会自从交到他的手上以后,确实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了,蒙内好多势力都是赤马会分割出去的。没办法,麦渊不在了,他又镇不住那么多人,才会形成现在这个局面。

  但胡图也说了,他有把握征服其他的人,唯有这个王一飞太难对付。

  根据胡图的消息,王一飞并不是蒙内本地的人,他是犯了错误,被杀手门逐出来的。王一飞在杀手门的地盘没法呆,隐杀组那边也有好多仇人,才会来蒙内的,身为天阶下品的他,在蒙内真是横行无阻——这倒不是夸张,麦渊当初做蒙王时,大概也是天阶下品的水平。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只要实力达到天阶,又不碰上太要命的对手,纵横整个华夏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这个王一飞手下有几百人?”

  “是的。”

  我一边跟胡图打听着,一边在心里盘算,大概有个底了。

  当然,我也跟胡图实话实讲,说论单挑的话,我可能不是王一飞的对手,所以我需要从江省调人过来。

  胡图激动地说:“那敢情好!”

  我又说道:“我只能帮你干掉王一飞,其他的还得你自己料理。”

  赤马会现在只剩百把号人了,就算除掉王一飞这个大患,要想一统整个蒙内,还是要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我忙着冲击天阶,哪有时间一直帮他?

  胡图说道:“足够了,我也不敢劳烦你太多,其他的事我自己解决就行。小南王,谢谢你!”

  我说:“先不着急谢,能不能干掉他还不知道。”

  “无论能不能干掉他,我都得谢谢你。”

  看得出来,胡图是个挺讲义气的汉子,怪不得麦渊当初愿意和他结拜。

  因为山里没有信号,只能出去再给锥子打电话了。

  我和胡图一路聊天,他给我说了好多蒙内的事,我也给他讲了一些江省的事。到天黑时,终于出了凤凰山,赶到额尔古纳了。胡图告诉我说,赤马会暂时驻扎在额尔古纳,将这里当做一个据点,我说那挺好的,能歇歇了。

  胡图两天前就进了山,一点音讯都没,现在终于出来了。

  山脚下就有几个他的兄弟守着,看到我们出来,顿时激动不已,迎了上来。

  “大哥,你回来了……”

  “大哥,你终于把张龙请出来了……”

  显然胡图进山之前,已经阐明了自己的目的。

  “是的,我把张龙请出来了!”胡图也很开心,爽朗地大笑着:“赶紧让人准备晚宴!”

  几个兄弟赶紧忙活,有开车的,有打电话的。

  我也没有闲着,立刻给锥子打了电话,让他带些高手过来额尔古纳。

  锥子还有些懵,问我怎么回事,我便把蒙内的情况给他讲了一下。锥子表示明白,会连夜调集一些精英过去,但是江省到蒙内路途遥远,怎么着也得一两天才能过去。

  我说不行,一两天太迟了,你运作点关系,找一架私人飞机过来。

  我担心夜长梦多,希望锥子早点过来,凭我们在江省的资源和背景,调集几架私人飞机还真不是问题。

  锥子立刻答应,说现在就组织人,再交代下江省的事,到蒙内应该是后半夜了。

  我说没问题,快来吧。

  我打电话,胡图全程都在听着,略有些激动地对我说:“小南王,真心谢谢你这么仗义相助,日后如果有用到我胡图的地方,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蒙内的汉子就是豪爽。

  从凤凰山出来后,我们很快驱车到了额尔古纳,胡图的兄弟已经在当地最大的酒楼摆好晚宴,迎接我们。

  嗯,所谓最大的酒楼,放在其他地方其实也就是个中档餐馆。

  不过也挺好了。

  赤马会的成员都在,果然只剩百来个了,大厅甚至都没坐满,甚至大多有伤在身,不是缠着绷带,就是吊着胳膊,看着还有一些凄凉。想起之前他们在旅馆下面包围我时还有几百人呢,没想到那已经是他们最后的辉煌了……

  真的太可怜了。

  不过总得来说,现场气氛还是蛮热闹的,因为大家觉得我这个小南王来了,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不用再害怕那个王一飞了。

  ——我可是能和“蒙王”麦渊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啊,还掌管着整个江省,本事一定很强!

  胡图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凤凰山,受了多少伤才把我请出来的,能差得了?

  他们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一个个喜笑颜开、推杯换盏,笑声一阵接着一阵,仿佛胜利已经在握,可以提前开庆功会了。

  殊不知,我的心里也直打鼓,在锥子没有带人来之前,我都不敢去直接面对那个王一飞!

  胡图捧着一个大海碗,“咕咚咕咚”倒满了酒,冲着我说:“小南王,真的谢谢你能帮忙,我代表赤马会所有的兄弟敬你一杯!”

  蒙内人真是可以,喝酒都用这么大的碗,一碗至少有半斤啊!

  我倒是也可以,我就担心胡图,说道:“你还有伤,别喝酒了!”

  胡图说道:“没关系的,这不算什么!”

  说着,他便一仰脖子,将整个海碗的酒全都灌进去了。

  在场众人也是一样,纷纷端着海碗,同时高呼:“小南王,我们敬你!”

  接着便都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全灌下去。

  盛情难却,我也没有办法,只好一样端起海碗,跟他们喝了一样多的酒。

  总之,整场宴席下来,我至少喝了有一斤半,他们比我喝得更多,蒙内人可真是海量,到最后,大家喝得晕晕乎乎,这才回去睡了。

  赤马会在额尔古纳包下了一个宾馆,大家就在这里休息。赤马会虽然没落了,但是当初也辉煌过,所以还是挺有钱的,无论吃喝还是住宿,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兄弟。

  因为喝了不少的酒,我很快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嘈乱的喧哗声将我惊醒!

longtaitou/3492 longtaitou/349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