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255 钻石恒久远

1255 钻石恒久远

更新时间:2019-05-08 14:27:01

  黑狼的牙长得奇形怪状,有的尖、有的圆,大多都是往外翻的,使他的一张脸看上去更可怕。

  黑狼就是靠他这口牙吃饭的,因为他练的功很奇特,得吃人肉才能进步,如今这一口牙都丢了,以后可怎么办?

  南王不管这个,十几拳出去以后,黑狼的牙落了一地,还满口的血沫子,“呜呜呜”地叫着,似乎正在求饶,看上去可怜极了。

  老乞丐立刻奔了过来,紧张地说:“南王,黑狼已经知道错了,你就放过他吧……春少爷让我把他带回去……”

  最后一句才是理由。

  南王淡淡地说:“知道,要不是给春少爷面子,我早把他杀了。”

  说完,才把黑狼丢在地上。

  老乞丐立刻毕恭毕敬地说:“谢谢、谢谢!”

  黑狼几乎成了一个废人,身上血迹斑斑,嘴里空无一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乞丐将黑狼提了起来,先跟南王说了一声再见,又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张龙,春少爷让我转告你一句话,杀手门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做梦!”都不用我说,红花娘娘就先叫了起来:“你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这辈子都不要想了!”

  老乞丐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出来,提着黑狼离开了。

  而我终于可以扑向南王,兴奋地叫了一声爸,又说:“你怎么来啦,不放心我和我妈?”

  南王笑着说道:“有你妈呢,怎么会不放心,是我太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

  我特开心,正想说点什么,红花娘娘突然重重咳了一声,我赶紧收声了,红花娘娘一向不喜欢我和南王这么亲近。

  红花娘娘也走过来,沉着脸说:“你干嘛要跟黑狼说张龙是你儿子?警告过你多少遍了,不许占我们母子俩的便宜!”

  用一句歌词来形容红花娘娘的心境,就是: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儿子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南王也不辩解什么,只是说道:“我就吓唬一下黑狼,省得他以后再欺负张龙!”

  我心里想,就这一晚上,红花娘娘、老乞丐、南王轮番现身,再加上昨天晚上的春少爷,黑狼就是有八百个胆子,以后也不敢再找我茬了吧。

  锥子听我说过南王,但还是第一次见,在我的引荐下,两边也认识了下。南王知道这是我好朋友,对待锥子的态度也就很好。至于胡图,直接快懵掉了,从昨晚到今天,因为我的缘故,真是见过了不少大人物,对我的敬佩也更上一层楼。

  随着黑狼被老乞丐带走,王一飞引起的麻烦总算告一段落,胡图以后可以率领赤马会一统蒙内了。

  但赤马会也损伤不小,我就和锥子商量,让他和兄弟们留下来帮帮胡图。

  胡图甚至主动提议,将蒙内也并入龙虎商会,作为一个分会存在,从此听我调遣。我知道胡图这么做,一是为了报恩,二是想靠着我这棵大树,毕竟几天下来,他已经见识到了我的实力,几乎没有事是我搞不定的,怪不得麦渊都和我做朋友!

  认我这个老大,胡图心甘情愿。

  我也没有客气,龙虎商会已经很久没有扩张过势力了,之前一直盘踞江省,如今再添一个蒙内,也不是不可以的。

  如此一来,锥子就更有理由留下来帮忙了。

  至于我,准备跟着南王和红花娘娘走了,最近有了萨姆的消息,我又成功突破天阶,能帮隐杀组的忙了。南王也很乐意,愿意带着我回去,但有件事让我忧心忡忡,春少爷让我加入杀手门,否则就不让我联系赵虎和程依依了,这事该怎么办?

  南王大大咧咧地说:“不用担心,等到解决萨姆,我和春少爷迟早决一死战,隐杀组是必胜的!等到杀手门陨落的那天,赵虎和程依依就回来了。”

  我很相信南王,但还是忍不住问:“得多久啊?”

  南王自信满满地说:“最多几年,你放心吧!”

  想到几年内都不能和赵虎、程依依联系,我还是挺郁闷的,不过总比一辈子见不到面要好!

  于是我也重重点了点头。

  南王是坐私人飞机来的,当时就能把我和红花娘娘带走,但我想了一下,小野和麦渊那边还没交代,他俩知道我帮胡图铲除王一飞,如果我就不回去了,他俩肯定会担心的。

  虽然我已经突破天阶,但还是要和他俩说一声吧,同时也谢谢他们前一个月的照顾。

  我把这事和南王、红花娘娘一说,他俩也挺支持,还说就在这里等我。

  我知道他们都挺忙的,还是萨姆的事比较重要,就让他们先回去了,说我从凤凰山出来后,就去天城报道。

  两人这才走了。

  南王和红花娘娘仍没和解,红花娘娘留在隐杀组只是帮忙,但是看到他俩出双入对,我还挺开心的。

  当天晚上,我还住在额尔古纳,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才进山了。

  进凤凰山,我已轻车熟路,再加上我的脚力也快,所以也就半天多的时间,我便来到太阳部落。上次亮出那颗血迹斑斑的子弹后,乌干达已经说了,以后允许我来这里练功,所以我便大大方方走进部落。

  部落里,大部分人都去狩猎了,只留一小部分看家,中间照旧燃着一堆篝火,有人在这载歌载舞、吃肉喝酒。

  自从知道太阳部落,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气定神闲地走进来,以前不是躲躲藏藏,就是仓惶奔逃,这次总算能够好好欣赏一下这的环境。其实也没什么环境可言,就是一片空地,四周都是茅屋,再往四周便是密林,简朴的不能再简朴了。

  看到我进来后,众人大吃一惊,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冲上来把我给按住了。

  不过很快,小野、麦渊、莫桑就冲了出来,三人都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我才被放开了。

  我问他们:“乌干达呢?”

  麦渊告诉我说,乌干达出去了。

  也是,乌干达要是在,不会允许这种事的发生。

  麦渊让我祭拜一下太阳神,我便朝着篝火跪下,大声喊道:“那仁满都拉!”

  接着,麦渊和小野便把我领进他们的屋子,我对这里还挺熟悉,当初在这睡过一晚。麦渊知道我赶了一天路,还没吃饭,就让小野给我弄了点肉,我一边大口啃,一边给麦渊讲这几天发生的事。

  简而言之就是,王一飞被干掉了,我也突破了天阶。

  麦渊没有太多意外,说是早就知道我的能力,让他忧心忡忡的是,萨姆又有活动的迹象了。

  作为最后一名活着的a级改造人,萨姆不除,麦渊的心始终不安。

  但我劝他,说你已经归隐山林,外面的事就别考虑那么多了,我们一定能把萨姆干掉!

  虽然我这么说,但麦渊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聊了一会儿,天就黑了,夜间实在危险,也不可能走了,得在太阳部落住上一晚。

  出去狩猎的人也都逐渐回来,乌干达也回来了。乌干达得知我在,还挺开心,大家拜祭太阳神的时候,他则拉着我的手,叽里咕噜地问,没有小野和麦渊做翻译,咱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咱也不敢问,只能迷茫地点着头。

  结果乌干达开心极了,像个猴子一样在部落里跳来跳去,甚至在屋顶和树木之间穿梭,有时候还捶打胸口,“呜呜呜”地叫着。

  麦渊非常吃惊,问我和乌干达说了什么,把他乐成这样?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听不懂他说话,只能不断点头。

  麦渊过去一问,才知道乌干达刚才问我,红花娘娘想他没有,我点点头,意思是想了,所以乌干达才乐成这样。

  我还想让麦渊解释一下,别让乌干达继续误会了,结果麦渊笑呵呵说:“算啦,你妈又不可能来部落了,乌干达也不可能出去,就让他自嗨一下吧,让他留个美好的幻想,每天开开心心活着,不也挺好的吗?”

  我想了想,倒也是这个理,那就不拆穿了。

  当天晚上,乌干达又举行了一场大型的歌舞晚宴,唱歌、跳舞、吃肉、喝酒,一直嗨到凌晨才休息了。我在红花娘娘的屋子睡的,这屋子是之前乌干达亲手盖起来的,准备结婚的时候用,可惜没有成功,红花娘娘跑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早晨起来,部落之中一片恬静,有人去狩猎了,有人留守家园。

  我洗过脸后,先去拜祭了下太阳神,接着到小野家里去吃早饭。他们早餐也是烤肉,一天三顿离不了肉,我也早就习惯,和他们一起吃。吃完以后,我就准备要走,小野和麦渊出来送我,乌干达也来了,交给我一样东西,竟然是那枚鸽子蛋一般大小的钻戒!

  没想到这么久了,乌干达还留着啊。

  乌干达一边用手比划,一边叽里咕噜说着什么。

  麦渊说道:“他让你把钻戒交给你妈,还让你转达一句话。”

  “什么话?”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longtaitou/3503 longtaitou/350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