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297 布局

1297 布局

更新时间:2019-05-22 11:31:50

  第二天早晨,大家便又聚在一起商量具体策略。

  要想引蛇出洞,必须做得像样一点,总体轮廓还是按照春少爷的计划,接着再细分一些内容。这天上午,乌干达派出去十名野人捕捉猎物,两人一组,同时身上都揣着麦渊手写的信,纸和笔我们随身都带了的,大意是说乌干达愿意投降,希望萨姆别再伤害部落的人。

  这天下来,我们在惶惶不安中度过,能否成功,就看这次的了!

  一直到傍晚时,这十名野人全部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不仅满载而归,有了几天的食物,其中一组还带来了萨姆的回信!

  萨姆的回信也很简单,夸奖乌干达这是明智之举,接着约定好了时间、地点,要求乌干达准时过去,而且只能一个人去。

  如果让他发现部落耍了什么花样,就别怪他手下无情、大开杀戒!

  有小野等人充当翻译,交流当然没什么问题。念到最后一句,乌干达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哆嗦,显然又被萨姆凶狠的话给吓到了,春少爷赶紧劝他,说没关系,我们会和他一起去的。

  乌干达说:“人家都说了,不让咱们耍花样啊!”

  唉,部落的人就是淳朴。

  在外面的世界混,你不耍花样,就会被人耍。

  春少爷耐心给他讲着,说花样必须耍,耍得对方团团转,最后干掉他就行了。

  乌干达说,萨姆约的那个地方他知道,四周是一片开阔地,没有什么藏身之所,想藏人还是挺困难的。

  春少爷让乌干达不要着急,我们可以连夜去踩一下点,看看究竟是什么样。

  太阳部落的人绝对不会晚上出行,他们觉得晚上没有太阳神庇护,走在森林之中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因此可想而知,萨姆也不会大半夜出来晃荡,他也是个人啊,需要休息。

  按照麦渊提供的地图,春少爷和南王结伴而行,出了部落,前往萨姆约定的地点。

  只有他俩,我们谁也没有跟着。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两个人回来了,说是一路顺利,没有遭遇萨姆,并且提供了现场更详细的地形图。

  摊开地图,我们非常惊讶,春少爷真的太敬业了,每一棵树、每一块山坡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和乌干达之前说的一样,这地方比较开阔,现场挺难藏人。

  萨姆选择这个地方,显然也是担心中部落的埋伏。

  但是难藏,不代表不能藏。

  春少爷现场勘探过地形了,树确实少,只能藏下十人左右。萨姆大概也是觉得,就算部落耍了花样,他一人也足够对付十人。

  “十个人是干不掉他的!”乌干达惊恐地叫着。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春少爷很认真地说着:“你、我、南王、麦渊、红花娘娘,再加你们部落的一些长老,干掉萨姆应该不成问题。”

  在春少爷的计划中,直接把我和赵虎、程依依都剔除了,当然我们也没什么异议,有比我们强的,肯定要让人家先上。

  而且这个阵容,我觉得也差不多了,萨姆是强,但也不是强到逆天,也曾经被追得落荒而逃。萨姆可以一拳打爆一个野人脑袋,但能出马的人,也和普通野人不一样的。

  红花娘娘也附和着,乌干达终于答应下来,拍着大腿说道:“就这么干!”

  乌干达现场挑人,将他认为强的长老都选进来,但南王又建议,将其中两个长老换成我和程依依。这实在是太惊人了,论战斗力,我和程依依肯定比不上那些长老,不知南王换成我们的用意是什么,让我们去开开眼吗,这也不是见世面的时候啊。

  春少爷和红花娘娘也不太愿意,不想让我们去。

  但是南王说道:“我观察过了,这些长老最多也就天阶中品实力,论战斗力是比张龙和程依依强,但是他俩配合起来更加默契,实战经验也更丰富,和咱们几个也熟,沟通起来方便许多,所以我建议他俩去。”

  当初红花娘娘独闯部落,除了乌干达外,其他没人是她对手,所以这些长老确实普遍天阶中品。

  但是南王这么看得起我和程依依,倒是让我俩挺激动的。

  春少爷和红花娘娘经过考虑之后,接受了南王的建议,同意让我俩去!

  我和程依依太开心了,能够参与到这种战役之中,简直就是我们一生的荣耀。

  计划就这么敲定下来,明天出战的有南王、麦渊、乌干达、春少爷、红花娘娘,还有我和程依依,以及另外三个部落长老。整个计划,春少爷都安排的十分妥当,不愧是人人称道的诡计之王,南王当初拼命拉他入伙也是有原因的。

  在我们看来,这个计划已经十分完美,但春少爷还是不放心地询问南王:“你觉得这计划还有纰漏的地方吗?如果是你,你会识破吗?”

  春少爷的担心并不多余,毕竟他的计划唬别人行,并唬不了南王,每次都被南王识破。

  所以他才想问问南王的意见。

  南王笑了笑,说道:“如果是我,我会识破,毕竟我了解你嘛,你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但是萨姆就不一样了,他和你可没交过手,我估摸着他肯定会进你的圈套。”

  听了这样的话,春少爷是既开心,又恼火:“我也觉得萨姆肯定会上当的……不过你说你会识破,我就不服气了,等干掉萨姆后,我再和你决一死战!”

  南王哈哈笑了起来:“可以!”

  不过很快,南王又摇着头说:“隐杀组和杀手门都完了,还斗什么斗啊!”

  春少爷也跟着闷闷不乐起来。

  南王拍拍他的肩膀:“行了,祸乱了二十年,能有一个善终也不错了,还是打好这最后一场仗吧!”

  按照春少爷的想法,我们应该连夜过去埋伏,晚上睡在树上就行。这也是春少爷的一贯做法,要做就做到极致、完美。但是部落的人坚决不肯晚上出去,所以大家又约定好,黎明之时出发,无论怎样,都要比萨姆先到。

  萨姆约定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整。

  部落哪里知道十二点是什么玩意儿,不过麦渊知道,萨姆也是和麦渊说的,太阳当头照时,便是见面之刻!

  夏天到了,夜里很短、白天很长,基本四点多,天就蒙蒙亮了,所以大家尽早入睡,打算天明就走。部落之中草屋很多,随便腾出几间空屋子来不是问题,大家也就早早睡了,我和程依依在一个屋。

  我俩都挺兴奋,这种机会实在来之不易,如果能成,够我们吹一辈子了!

  我俩睡得晚、起得早,天空还是暗沉着的,我就睁开眼了,估摸着也快亮了,赶紧起床洗涮、收拾。等到程依依也起来洗涮的时候,我已经出门了,大家还没起来,部落之中一片寂静,只有那堆篝火还在燃烧。

  我还以为没人在呢,望眼一看,篝火旁边坐着个人。

  有人比我起得还早?

  我很意外,往篝火边走了几步,才看清了那人模样。

  “赵虎?!”我很吃惊:“你起得这么早?”

  赵虎抬头看了下我,神情有些复杂地说:“啊,我睡不着,在这坐会儿。”

  这天都快亮了,竟然还睡不着?

  我一屁股坐在赵虎身边,说道:“怎么,担心我们啊?”

  赵虎笑了一下:“是啊,担心你们。”

  “没事,有我爸、我妈和春少爷呢,还有乌干达、麦渊,这么多的高手,一定能干掉萨姆的。”

  “嗯,是……”

  我注意到,赵虎的神情还是不太自在,便问他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赵虎说道:“你们一定要小心啊,无论怎样都要活着回来。”

  “好。”

  接下来便是久久的沉默,赵虎不再说话,而是看着天边,怔怔发呆。

  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了,四周也有了一些响动,南王最先走了出来,在空地上打了一套拳。

  “你到底怎么了?”我轻轻问。

  “我一直以为我不在乎的……”赵虎轻轻说道:“之前知道你和程依依都破了天阶时,我还觉得无所谓,我认为自己不比你们差,迟早我也会破的。所以我该吃吃、该睡睡,一点都不在乎。”

  “本来就是这样啊,你肯定没问题的……”

  “可当南王点名你俩参战,春少爷和你妈都同意了,却从头到尾都没一个人提我时,我……我……”赵虎长长地叹了口气:“直到那时我才发现,我是真的距离你们有些远了。”

  当时我和程依依都沉浸在喜悦中,真没注意到赵虎的感情变化。

  原来看似大大咧咧的赵虎,也有这样失落的一面啊。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慰吗,弄不好就成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没事。”赵虎突然笑了一下:“我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我一定能突破天阶的!”

  我也笑了。

  这才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赵虎!

  我搂住赵虎的肩,目光灼灼、一字一句地说:“没错,你一定可以的。”

longtaitou/3545 longtaitou/354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