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300 争吵

1300 争吵

更新时间:2019-05-23 7:35:26

  总之,部落的人分成两拨,一拨负责觅食,一拨负责寻找萨姆。

  负责寻找萨姆的这拨被称之为敢死队,八个人,分成四组,分别是南王和我、红花娘娘和程依依、春少爷和赵虎、麦渊和小野。无论谁发现萨姆,就立刻放出信号弹,召集其他的人前来,其实这八个人,我觉得未必是萨姆的对手,但是别无办法,只能拼一拼了。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仿佛流年不利,战斗力不断地在缩减。

  先是杀手门和隐杀组的人被抓,接着乌干达和其他野人退出,最终只剩我们这八个人。南王和春少爷联手,应该能撑一段时间,再加红花娘娘和麦渊,以及我们四个小辈,或许真有可能会赢——都这个时候了,除了这么安慰自己,还有其他办法?

  乌干达不参与了,但也不管我们,行动还算自由。

  还是那一句话,萨姆再强,不可能监控全山,他的目的是乌干达,只要我们足够小心,一定能找到他!

  于是从今天起,我们便两人一组,定时定点到山中巡查,小心翼翼寻找萨姆的下落。一开始很紧张,总觉得随时都能看到萨姆,结果一连好多天过去,萨姆的毛都没摸着,当然也确实有些踪迹,比如废弃的火堆、杂乱的脚印,基本可以判定萨姆还在四周晃悠。

  但,萨姆好像不大愿意和我们碰面,自始至终没跟我们打过照面。

  部落的人按照麦渊吩咐,二十个人一组出去狩猎,虽然打不到多少东西,但也聊以果腹,起码不会被萨姆杀。

  后来的一段时间内,连这些痕迹都没有了,萨姆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但是我们仍没掉以轻心,每天很仔细地搜寻凤凰山。有人怀疑萨姆是不是走了,但南王认为没有,萨姆的目标是乌干达,未完成这个目的,是不会离开的。

  所以南王坚持要留下来,继续每天搜寻。

  当然,我们也不只是搜寻,偶尔走得累了,也会练练功、打打拳,有南王在身边,还能指点我下。其他人也是一样,红花娘娘会指点程依依,春少爷也会指点赵虎,虽然赵虎还没突破天阶,但也受益匪浅,掌握不少外家功夫。

  凤凰山确实是个福地,山好水好、什么都好,天地之气也比其他地方充盈,我和程依依每天继续练气。

  到了天阶,果然如黑狼所说,每一档都寸步难行,但难行不代表不行。得益于这块福地,我们还是有进步的,随着源力不断精进,也达到了天阶下品二档境界,再练一段时间估计能到三档,我和程依依都想快点进步,这样面对萨姆时,能多帮一点忙。

  我们急,赵虎更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突破天阶,眼看进来凤凰山都两个月了,还是一点希望都没,急得他火烧火燎。

  据他自己说,只差那么一丁点了,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就是突破不了。

  想起我和麦渊、程依依的经历,我对赵虎说:“没准你到外面去转一遭,或者见晓彤一面,就突破啦!”

  我和麦渊都是出山以后才突破的,至于程依依,是看了我一眼突破了的,不管能不能成,可以试一试啊。春少爷也支持赵虎去,说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如果转一趟回来能入天阶,也算是提升总体战斗力了。

  如此,赵虎终于下定决心,到外面去走一遭了。

  ——正好,我们隔绝世界已经一月有余,让赵虎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也未尝不可。

  赵虎走了后,我们就剩七人,但还是分成四组,春少爷一个人一组。

  我还和南王一起,上山下沟、穿林过树,四处寻找萨姆。

  累了,就在原地歇歇,打两套拳什么的。

  南王还把他的拳法传授给我,完整的一套有三十六式,叫金刚拳,当初“剑神”教给他的。南王说,我现在是练刀的,按理来说一门心思练刀就行,功夫这东西总是贵精不贵多的,不过学会了也没什么累赘,如果有天不小心刀被缴了,起码还有其他招式应付,不至于就耍一套军体拳。

  南王在我面前打了一遍金刚拳,我基本就学得有模有样了。

  再打给南王看,呼呼喝喝、虎虎生风,南王满意地点头,说很好,再配合源力使用的话,威力会更上一层楼的。

  我说:“配合源力,我知道的,就是将丹田中的源力聚集到拳头上来,然后狠狠地打出去。”

  我一边说,一边握紧拳头,调动体内的源力,然后“哈”的一声,打出爆炸似的声音。

  南王捏了一下我的拳头,摇摇头说:“原理你明白了,可惜源力调动的还不够,只发挥出你一半的源力而已。当然,这需要精准的源力调控,你慢慢来、不着急,还是以刀为主,闲了再练练拳。”

  南王又讲起来:“即便是刀,你已经天阶下品二档的实力了,应该学着将源力外放,附着于刀上,以达到更强的威力。现在用这一招为时过早,但是提前练练不是坏事。”

  源力外放,这我是知道的,春少爷时不时亮出的剑气,能够隔空伤人,甚至杀人,让我非常羡慕。

  我进入天阶后,就试过源力外放,但只能放出来一点点,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连一片树叶都削不下来,知道自己实力不足,就没放在心上。在南王的指点下,我又开始练习这门现阶段看上去没什么作用的技能,我手握着钢刀,一点一点将源力放出,能以肉眼看到刀身上缭绕着一些气息。

  我呼了口气,用力将刀挥出,一股劲气瞬间射出,“啪”的一声,地上的一根小草弯了下腰,不过并没断掉。

  “哈哈……”我笑起来:“连根草都削不断呢。”

  “那没关系,这是你源力还不足,现在先熟悉下怎么操作,将来随着源力足够充盈,再用这招就能得心应手。”

  “好的。”

  我继续一下一下挥舞着刀,要使源力外放,我发现还挺费精力的,一会儿就觉得很疲惫了,怪不得春少爷他们极少使用这一招呢。

  “练吧,没坏处的。”南王斜躺在一棵树下,悠然地看着我。

  “嗯。”

  我一边挥舞着刀,一边和南王随意聊天。

  “爸,你说萨姆在干什么?”

  “他能干什么,想办法抓乌干达呗。”

  “乌干达看样子不出来了,他就在这守一辈子啊?”

  “那肯定不会,如果实在没有希望,萨姆八成就走了吧。”

  “那你说他现在走了没有?”

  “谁知道呢,这不是让赵虎去外面看看情况么。我是希望萨姆没走,咱们已经没有其他路可选了,最好能在这地方就干掉他。”

  因为宁老和魏老斗气,杀手门和隐杀组的人成了炮灰,如果我们一年之内干不掉萨姆,大家都得玩完,所以我能理解南王的迫切之心。

  “要是咱们在这守上一年,萨姆还没踪迹……”我苦笑着说:“就别出去啦,出去也是个死。”

  “那肯定不行,老罗他们还被关着。”

  “你打算怎么办,强抢啊?”

  “不。”南王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会在一年内杀掉萨姆的!”

  我俩正聊着天,突然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我和南王都是大吃一惊,迅速朝着某个草丛钻了进去。这么长时间了,总算听到其他人的脚步声,难道萨姆终于来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和南王悄悄把头探出去,却发现不是萨姆,而是春少爷。

  因为赵虎出山了,只有春少爷一个人。

  春少爷挥舞着长剑,冲我们这边招手:“出来吧,是我。”

  我和南王只好走了出去。

  “怎么是你,瞎晃悠什么呢?”南王问道。

  “我怎么是瞎晃悠了。”春少爷气鼓鼓说:“我不是搜寻到这里了吗?”

  “有萨姆的踪迹吗?”

  “要有,我还能站在这?”

  两人虽然是合作的关系,但一见面就得斗嘴,跟吃了枪药似的。

  南王摆着手说:“行了,没事继续找去吧。”

  春少爷说:“找他妈半个多月了,开始还有点踪迹,现在一点都没有了,还留在这有意思吗,出去算了。”

  南王叹着气说:“再坚持一下吧。”

  “坚持多久?”

  “再等一个月吧,一个月要是还没踪迹,咱们就走……当然,我希望有踪迹,出去外面更没希望,东亚那么大的地方,上哪去找他啊!”

  南王这话说得没错,凤凰山是大,但是相比华夏,相比东亚,已经小的多了,起码范围在这放着。

  “还要一个月,我在这真是呆够了,连个澡都没法好好洗,我当初真是信了你的邪,才跟你来到这种鬼地方!”

  “哎呦,别抱怨了,咱们齐心协力,早点干掉萨姆,早点完事!”

  南王不想和春少爷吵架,转身就准备走。

  然而就在这时,春少爷突然狠狠一剑刺了出去。

  不偏不倚,正中后心,剑尖从南王的前胸穿了出去。

longtaitou/3548 longtaitou/354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