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316 南王,有救

1316 南王,有救

更新时间:2019-05-28 9:46:59

  今天一场恶战,我是怎么都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但,二叔等人虽然成功抓捕了河西王,但河西王在河西还是很有势力的,担心夜长梦多、又逢变故,所以二叔他们决定不做停留,在服装厂稍事休息,就将河西王押往飞龙特种大队的总部。

  趁着这个空档,我和二叔当然也聊了聊,我很好奇他们怎么会到荣海来了,他也好奇我怎么从凤凰山出来了。

  二叔告诉我说,之前三英想抓南王,但被他们几个阻拦,三英告到古老头那,古老头也很生气,暂停了五行兄弟的动作,让他们回老家停职反省,所以他们就回到服装厂了。

  但是就在今天,他们成功抓捕到了河西王,算是将功赎罪,能够昂着胸膛去见古老头了。

  我也将我们在凤凰山的经历讲给二叔听,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透,毕竟魏老一再警告,不许将萨姆的事说出去。但和二叔,有些话就是不说,他心里也明白点,总之就是任务失败,南王和春少爷都处在重度昏迷中,正在天城养伤。

  得知这点,二叔等人也是大吃一惊,南王和春少爷作为隐杀组和杀手门的头头,如今双双倒下,一众天阶也被宁老关了起来,哪怕是没脑子的,都知道这两个组织要动荡了。

  河西王为什么对付我,他们马上就明白了。

  二叔问我:“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我也不太清楚,准备回天城和我妈商量下。”

  二叔沉默一阵,说道:“可以,不过我也有个建议,如果你想继续完成任务的话,最好是将杀手门和隐杀组整合起来,才有足够的能力去应付战斧接下来的挑战!”

  萨姆成功取走了乌干达的一部分脏器,可以回去做实验了,那么接下来必然还有行动,二叔所担心的不无道理。

  我便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之后,二叔他们便先带着河西王离开了。

  至于我,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和二条、红云、南霸天一起,去医院看望了下冯伟文等人。冯伟文他们今天立了大功,又受了重伤,让我心疼不已。在医院的病房里,我确认他们几个都没有大碍后,先抚慰了一番,接着又给他们下了任务。

  那就是:拿下河西!

  随着河西王的倒台,杀手门算是群龙无首,势必要乱起来的,而且是从河西这里开始乱。我希望冯伟文、南霸天等人能抓住这个机会,先把河西的动乱给平息了,各个城的老大今天已经被我和二条全干掉了,接下来的工作应该不难,更何况还有二条在这镇着。

  以二条的性格,并不适合做老大,但他作为一名杀手,绝对是够格了。

  所以我将这重担交给了冯伟文,聪明、能干、隐忍、踏实,再给他配上战神二条,以及南霸天、板儿哥等人的辅助,绝对无往而不利。

  冯伟文当场给我下了军令状,说是保证完成任务,将龙虎商会发扬光大!

  如今的龙虎商会,在江省是如日中天,同时也发展到了蒙内。但说到底,发源地还是在荣海,我希望他们能在这里崛起。

  交代完这些事后,时间也不早了,在荣海过了一夜后,第二天便前往天城。

  红花娘娘并不知道我在荣海发生的事,我也没告诉她,怕她担心。见了面后,她还问我怎么来得迟了,我才将整个过程告诉了她,红花娘娘也是大吃一惊,将河西王痛骂了一顿,说要不是他被抓了,肯定狠狠地收拾他。

  但,见到红花娘娘的第一件事,还是去探望南王和春少爷。

  之前我和红花娘娘在蒙内分别,她带南王和春少爷去姑苏找秦卫国,我去太行山请剑神。结果剑神没有请到,还被河西王惹了一身骚。南王和春少爷的手术做完以后,红花娘娘又将他们转移到了天城,因为要向魏老汇报此事。

  此时此刻,南王和春少爷躺在天城某私人医院的icu病房里,全都戴着氧气面罩,身上插着不少管子,仍旧在昏迷中。

  南王的八根心脉,被春少爷斩断七根,只留一根勉强维持生命。春少爷说得没错,即便南王活着,也是个废人了。可春少爷自己又怎么样呢,被萨姆朝着脑袋一顿暴揍,幸亏命大没死,可自己也瘫痪了,脑子受到非常大的摧残,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了。

  两人斗了一辈子,现在双双躺在床上,真是叫人唏嘘不已。

  看到春少爷,我还是无端地火大,要不是他突然刺出那剑,何至于闹到现在这个结果?真是想上去狠狠捶他几拳,但是看他那样,我也不想趁人之危,只能强行把头扭到南王这边。

  比起春少爷的惨状,其实南王要好很多,因为他只被刺了一剑,其他部位则都完好无损。

  南王躺在那里,看上去十分平静,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从在凤凰山中,春少爷刺出那一剑开始,接着萨姆现身又失踪,一直到今天,我终于有空好好看一看南王了。我怎么可能不难过啊,只是因为这几天一直被其他事情占据,始终没有时间去想南王,现在站在南王身边,看着处于昏迷的他,我的一颗心几乎都要碎了。

  “爸……”我颤抖着叫了一声,扑到了南王身上,眼圈迅速红了。

  红花娘娘就站在我的身后,一般这个时候,她就要阻止我叫爸了,但是这次没有,她知道我心里一直都是把南王当爸爸的。现在南王都这样了,她也不想再计较了,而且她的眼也红了,偷偷揉着眼睛。

  红花娘娘对南王怎么可能没有感情,上次南王独闯宁家,两人还接了吻,只是红花娘娘还生南王的气,始终不原谅他罢了。

  回想数天之前,南王还在凤凰山中教我练拳,还教我一些做人的道理,我们聊得十分愉快,相处也很融洽。我和南王早就相认,可平时都挺忙,很少有机会坐在一起,只有那段时间,我们才是真正在一起的,真正弥补了我心中对于父爱的缺失——没错,即便我已经二十出头,却依旧十分向往父爱,可能是因为缺什么就想什么吧。

  南王的音容笑貌依旧在我脑中,人却已经躺在这里不能动了。

  这让我怎么能不难过,我们才相认了多久啊,我踏遍大江南北、经历无数生死才寻到他,还没相处多久,他就……

  我的心,就好像被千刀万剐!

  “啊……”

  我忍不住发了狂,狠狠一脚踹向旁边春少爷的床。icu的病床十分稳固,但也扛不住我这一脚,我直接连人带床,将春少爷踹得翻倒在地。这个家伙平时狂妄的很,偶尔露出一点温情,也只针对红花娘娘,对其他人,他就只有狠、狠、狠!

  哪怕是正合作的南王,也能毫不犹豫地刺出一剑!

  这王八蛋,我好想杀了他啊。

  春少爷倒在地上,好多管子都被蹭了下来,但我还不解恨,仍旧扑上去,朝着他的身体又踢又踹。

  但是很快,红花娘娘就拉住了我,抱着我说:“儿,算了、算了……”

  对于一起长大的南王和春少爷,其实红花娘娘将他们两个都当做是亲人。

  我一屁股坐倒在地,又扑到南王身上,痛哭起来。

  红花娘娘才叫:“护士、护士!”

  护士进来,看到春少爷跌倒在地,吓得赶紧过来将他扶起,又将管子给他插好,心电图才慢慢恢复了。

  我还扑在南王身上,痛不欲生。

  “也不是完全没有救……”红花娘娘喃喃地说:“秦院长说了,南王断掉的七根心脉,其实能接回来,但对心脏负担太重,所以一次只能接上一根,等到七根全部接好,南王就能醒过来了……”

  我一个激灵,立刻说道:“多久接一次呢?”

  “半年左右。”

  那岂不是说,过个三四年,南王就能醒过来了?

  三四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对一个本来有可能终生重度昏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和好消息了!

  别说三四年,就是十年八年,只要南王能醒,我就愿意等啊。春少爷啊春少爷,你没想到吧,饶你剑法超群,一剑刺断七根心脉,也抵不过“阎王怕”的神医之手。

  会杀人算什么本事,会救人才能真正的大牛!

  我激动的几乎浑身颤抖:“好、好,那就等几年吧!”

  “能活得过今年再说。”红花娘娘摇了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要忘了一年之约。”

  红花娘娘这一句话,让我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是啊,宁老和魏老还有一年之约,如果一年之内没能除掉萨姆,南王和春少爷都是要死的……

  到时候别说七根心脉,两根都还没有接上,人就被处死了。

  更何况,我师父他们还被关着,也要救他们啊。

  “所以,我们得商量下该怎么办了。”红花娘娘率先走出病房。

  我回头看了一眼南王,也跟着走出病房……

longtaitou/3564 longtaitou/356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