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317 龙虎双行

1317 龙虎双行

更新时间:2019-05-29 13:56:20

  走出病房,我和红花娘娘就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这是一家顶级的私人医院,只接待一些高层次的领导,无论安保还是医疗,都是最突出的,据说还是魏老特批,才把南王和春少爷安排到这的。南王和春少爷虽然任务失败,但到底是为国家付出了血汗,受到这些待遇也是应该的。

  距离凤凰山事件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带走乌干达部分脏器的萨姆彻底失踪,没有任何下落。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萨姆要把东西带到国外,送往战斧的总部。魏老也做了许多努力,重点排查一些港口、海关和机场,但始终没有萨姆的任何消息,因为华夏实在太大,有些地方还是守不住的,能偷渡到邻国去,所以萨姆究竟在哪,根本没人知道。

  但,萨姆肯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会有更多战斧的人出现,我们必须做好迎接恶战的准备。

  剑神是指望不上了,他和春少爷断绝师徒关系,也不待见南王和红花娘娘,压根就没打算出手,直接就消失了。我向红花娘娘提议,说乌干达被伤成那个样子,太阳部落的人肯定气坏了吧,怎么着也要报仇的吧,这可是一批极强的力量啊,完全可以利用。

  但红花娘娘摇了摇头,说不行的,苏醒过来的乌干达已经下令,彻底和外界隔绝,再不掺和萨姆的事,并且也不允许外人再进来了。

  我很意外,问红花娘娘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这几天红花娘娘并没有去凤凰山,一直都在天城啊。

  “因为这是依依说的。”红花娘娘说道:“依依回来了,这会儿就在家里。”

  原来如此。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如果此路都走不通,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按照秦卫国的说法,南王过个三四年就能醒来,但一年之约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在我们头顶。

  红花娘娘说道:“战斧如果卷土重来,肯定还会从地下势力入手,我们要做防范,首先要把杀手门和隐杀组的势力整合起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是最名正言顺的那一个。”

  说着,红花娘娘交给我两块牌子,一个是春少爷的,一个是南王的。

  红花娘娘和二叔说到一起了,都是希望我能整合杀手门和隐杀组的势力,以此来应对极有可能卷土重来的战斧,而且这事非得我做,红花娘娘都不合适。

  因为一来,我是南王的儿子,接南王的班,简直理所当然,又立下过无数的功,不会有人不服我的。

  二来,我是老乞丐的徒弟,站出来统率群龙无首的杀手门也算名正言顺——好吧,这一点有些牵强,杀手门的人未必会服气,更何况我刚把河西王干掉,八成把我视为眼中钉了,不肯听我号令也很正常。

  但没关系,我要不行,还有赵虎,赵虎是酒中仙的徒弟,还是一位新晋的天阶高手,在杀手门也是很有话语权的。

  总之,两方势力必须牢牢握在手中,无论是我还是赵虎,还在我们手里就行。

  我对红花娘娘表示,这件事情我会去做,但是现在两边人才凋零,对抗战斧的一般人或许还行,如果面对萨姆,还是毫无胜算。

  红花娘娘说道:“这个你别担心,只管做好这件事就行了,对付萨姆的事交给我吧。”

  我很意外,询问红花娘娘有什么办法么?

  红花娘娘有些犹豫地说:“我也不能保证一定就行,但我可以请来几个高手帮忙……”

  嚯!

  原来红花娘娘还有其他高手朋友,我就说嘛,好歹混了这么多年,不可能只认识南王和春少爷。

  我很兴奋地说:“那好,咱们兵分两路、各忙各的!”

  商定好了大的方向,我和红花娘娘就离开了医院。但在离开之前,我又去探望了下南王,这回是我一个人进去的,我也不知道南王能不能听见,反正把我和红花娘娘接下来准备做的事情,全部跟他说了一遍。

  趁着红花娘娘不在,我还扇了春少爷两个耳光。

  ——我知道这么做挺不地道,甚至显得有些小人和趁人之危,但我实在是很气愤,又泻不了自己的火,只能这么干了。春少爷以前多混蛋啊,利用过我那么多次,还把南王搞成这样,我扇他两个耳光怎么了?

  以前我打不过他,现在他只能躺在床上,由着我打了!

  但这两个耳光下去,春少爷的心电图居然变得激烈起来,给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要站起来了,还“噔噔噔”往后退了好几步。好在十几秒后,春少爷的心电图又恢复平静了,我才呼了一口气,要春少爷真站起来,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离开医院之后,我和红花娘娘回到了她的家,程依依果然在这,并已经做好了午饭。

  红花娘娘还说:“不是说了等我回来再做饭吗,你的伤还没恢复呢……”

  程依依之前被萨姆踢了一脚,这一脚给程依依造成挺严重的内伤,直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我本来计划让她在凤凰山养伤的,毕竟那里环境好么,但乌干达下了逐客令,不允许任何外人继续待了,所以程依依只能回来。

  程依依说:“没什么的,做个饭的力气还有!”

  “哎,辛苦我儿媳妇了!”红花娘娘心疼地把程依依拉到自己怀里。

  “不辛苦!”程依依赶紧说。

  我却在暗中窃笑,我知道程依依就是受伤再重,也会挣扎着爬起来自己做饭,毕竟红花娘娘做饭真是一大灾难。

  “你们坐着,我去盛饭!”红花娘娘钻进了厨房中。

  我和程依依四目相对,同时张开双臂,拥抱住了对方。

  一时间,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抱着,也不需要说什么了,我们都懂,谁都明白。

  吃饭的时候,我们都很平静,一边吃,一边说些杀手门和隐杀组的事情。哪怕现在困难到了极点,谁都觉得压力重重,但是也没表现出来,因为抱怨、诉苦都没有用,只有依靠自己披荆斩棘!

  凤凰山一事过后,短短几天时间,仿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和程依依都变得成熟了许多。

  杀手门和隐杀组,势力确实都挺大的,各自占了六七个省。

  像河西、蜀中等地,都是杀手门的地盘。

  至于隐杀组,则主要布局在南方,也往西北地区发展过,和赵英才护送一位战友的骨灰回乡时,不就去过青海湖那边么?

  两边成员都有数万人,掌握着极大的资源和力量,绝对能够抗击战斧。

  隐杀组这边就交给我,杀手门交给赵虎。

  吃过饭后,我给赵虎打了个电话,将这事跟他一说,赵虎顿时“卧槽”了一声,因为河西王落网的事,还没有在杀手门内传开。

  赵虎有些激动地说:“我加入杀手门这么长时间,早就幻想过当杀手门的老大,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我哭笑不得地说:“你别高兴太早,杀手门那群家伙可不好管,知道河西王落网,指不定就乱了,不一定听你的话啊!”

  赵虎哈哈大笑:“有春少爷的牌子在手,我看谁敢不听我话,老子现在天阶的实力,不听话就揍他!”

  我和赵虎的想法一样,我是南王的儿子,理论上来说一统隐杀组并不困难,但如果真有刺头想自立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句不好听的,这就叫做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不是故意贬低自己,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当然,我们肯定也会提升自己实力,多多提拔、培养新人,领导好这支队伍的。

  当天晚上,我便直飞蜀中,将春少爷的牌子交给赵虎。

  红花娘娘则去请她所谓的“高手”朋友了,具体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她并没和我讲。

  程依依则在家中养伤,恢复以后再跟我汇合吧。

  牌子交给赵虎之后,又跟他叙了叙旧,当天晚上在眉山过了一夜,第二天便前往浙省去了,这里是隐杀组的重镇,当初许大师的葬礼,就是在杭城举办的,当时地阶、玄阶以上的高手都过来了,数量足足有数百名,也侧面说明了隐杀组的强大。

  在隐杀组和杀手门,地阶以下都是单线联系的,地阶以上才有资格去总部接任务。我常年在隐杀组的总部待着,基本认识各地的负责人,这次过来浙省,很轻易地就见到了大家。

  对于南王和隐杀组的遭遇,他们已经有所耳闻,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都不用我亮南王的牌子,大家就表示愿意听从我的命令。

  仔细想来,我在隐杀组确实威望很高,不仅因为我是南王的儿子,还因为我确实做出了许多功绩、立下许多功劳,大家发自内心地服气我。总之,第一站浙省还是很顺利的,也让我对未来的路充满信心,南王虽倒下了,宋万年等人也被关了,但我不会让隐杀组溃散的。

  绝对不会!

longtaitou/3565 longtaitou/356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