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14 一种传承

1414 一种传承

更新时间:2019-06-30 22:45:38

  对于盗圣和盗神的身手,我还是信任的,他们去哪里都无影无踪,五行兄弟都抓不到他们,应该能够顺利完成此次任务。

  和老两口分开后,我便去找红花娘娘,有段时间没见她了,哪有儿子不想妈的?

  红花娘娘为了躲避何红裳的纠缠,仍在宁公子的俱乐部里住着,有石天惊保护着,问题应该不大。之前我离开时,红花娘娘并不知道我去干什么了,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以为我就是回龙虎商会处理了点事情。

  我也不计划告诉她,没那么必要嘛。

  我回来后,红花娘娘也挺开心,立刻带着我去吃饭,这些天来她快要憋疯了,活动范围只有这个商场,哪里都去不了。该吃的吃过了、该逛的逛过了,就是不能出门,别提多难受了。

  我这才知道,何红裳还在纠缠红花娘娘,一天都不停歇,她自己进不来,就让一些毒虫进来,永远不知道毒虫会从哪里钻出,白天夜里都睡不好,二十四小时高度紧张。

  这还是红花娘娘和石天惊分工呢,石天惊负责晚上,到了白天,红花娘娘自己负责。

  现在就是白天,石天惊已经去休息了,不然真熬不住。

  “飕”的一声,红花娘娘突然丢出一朵红花,接着有什么东西从我背后跌落。

  我低头一看,就见一只尾巴通红的蝎子被钉死在地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红花娘娘叹着气说:“一点办法都没,你不知道她藏在哪里,只能应付这些无穷无尽的毒虫。”

  我现在知道何红裳为什么是s级通缉犯里最难缠的一个了,南王宁肯和石天惊对轰一天一夜的拳头,也不愿意招惹无孔不入的何红裳啊。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

  被何红裳缠上,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我以为她过上一段时间,看红花娘娘不配合,自己也就走了。结果这都半个月了,她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真是让人无比头大、无语!

  “我和石天惊都有点神经衰弱了。”红花娘娘叹着气说:“关键是何红裳就能睡个好觉,那些毒虫可以提前设定好的,几点几分过来这边……这么折腾下去,我都要绝经了。”

  “……”红花娘娘的形容当然非常巧妙,深刻体现了她的焦虑和无奈,但当妈的和儿子说这种话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我接不上来,只能问红花娘娘:“那怎么办呢,不能一直让她这么缠着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和她通过电话,没用,她说一定要得到我。”红花娘娘一脸苦相。

  被男人纠缠也就算了,女的也不放过她,红花娘娘也是悲催。

  “除掉她!”我咬牙切齿。

  之前因为何红裳的加入,我还兴奋了一段时间,又一个s级通缉犯助力,战胜萨姆指日可待。结果何红裳却是这个鸟样,真是让人失望,天底下这么多的帅哥,实在不行喜欢祁六虎啊,现在不都流行大姐姐和小奶狗的组合吗?

  干嘛盯着红花娘娘不放!

  “除不掉的……”红花娘娘叹气摇头:“只要她不现身,只放毒虫出来的话,这世上根本没人能除掉她。”

  有这本事,去对付萨姆多好?

  可惜何红裳身为港岛的人,常年游走于两岸三地,也没受过什么教育,某方面的意识并不是那么强。

  “那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再看看吧。”红花娘娘继续叹气:“再过一段时间,她要还不肯放过我,就想其他办法。”

  只能这样子了。

  到了晚上,我又见到了石天惊。

  石天惊这些天来总值夜班,整个人都活颠倒了,眼睛里面布满血丝,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看得我都有点心疼。

  “前辈,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没关系的,这是我的职责,宁公子交代的事,我肯定会尽心尽力。”说着,石天惊又话锋一转:“你们那边怎么样了,有萨姆的下落了吗?”

  我肯定不会说实话的。

  我总不可能说,萨姆在某位老人家中藏着,其中宁家的嫌疑也很大吧?

  我只能摇摇头,说暂时还没消息,不过应该快了,向大力在我们手中呢。

  石天惊点点头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天底下就没有撬不开的嘴!”

  好嘛,这是经验之谈啊,看来石天惊没少审讯过人。

  向大力的嘴确实被我们撬开了。

  石天惊又试探着问我:“那你最近有见魏老么?”

  我点点头,说见了,怎么了?

  石天惊有些尴尬地说:“虽然魏老不信任我,但你要是有机会,还是多帮我说几句话吧……”

  我才想起这件事来。

  石天惊虽然已经七十多了,但并没有活够,还想继续活下去。而我们和宁老的一年之约,无论萨姆死不死,石天惊都要死。所以,石天惊希望能和我们一起去打萨姆,好能将功赎罪,取消s级通缉令。

  可惜魏老不信任他,因为他几十年前弑父、杀兄,还屠光了一整个村子的人,实在罪大恶极、罪无可恕,魏老不想给他一丁点的机会。

  当然,这事石天惊和我解释过了,那是因为他的母亲在村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才让他怒火中烧、大开杀戒的……

  所以你看,哪怕是s级通缉犯,也未必就个个都是坏人,童耀表面上是采花贼,实际上挽救过许多女性;“漠上飞”丁三斤盗了一辈子的国宝,最终毫发无损地还给国家;南王、春少爷纵横江湖几十载,手上不知有着多少人命,但为国家一样可以牺牲自己。

  当然,这不是给通缉犯洗地,比如向大力这样子的,怎么洗都洗不干净,这人根上就是坏的。

  其他的人,起码还有救吧。

  我很认真地对石天惊说:“等有机会,我会再跟魏老提的,我也希望能得到你这样的高手助力!”

  这是真心话,现在有童耀跟河西王,还有红花娘娘,但要对付萨姆肯定不够。“漠上飞”丁三斤没法正面作战,何红裳不仅帮不上忙,反而成了我们的拖累,如果能再加入石天惊,成功率起码能提升很多的。

  石天惊很激动地说:“那就提前谢谢你了!”

  到更晚的时候,宁公子来了。

  这群二代昼伏夜出,就喜欢在晚上活动,他们和传统意义上的二代还不一样,并不喜欢泡吧、飙车之类的,他们已经不玩那些东西,反而对拳击、射箭、保龄球更感兴趣。

  见我回来,宁公子开心坏了,又拉着我打了一阵子拳。

  坦诚地说,比之前又进步了,现在的他,单独干掉几个小流氓不成问题,但距离真正的高手还差得远。没人教他练气,主要是不敢,我们贱命一条,练岔了气、走火入魔也无所谓;宁公子就不行了,他身份尊贵,真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啊?

  虽然不敢教他练气,但我还是教了他锻体拳,这个对身体还是有帮助的,能让他的身体更加结实。

  我将锻体拳的诀窍、法门告诉了啊。

  宁公子还是有点天赋的,很快就学会了,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功夫是需要闭气的。

  宁公子问我:“你现在能闭气多久了?”

  我说:“四五分钟吧。”

  宁公子“哇”了一声:“好厉害啊,我连一分钟都不到!”

  这种对话还是蛮熟悉的,让我想起第一次跟白狼学艺的时候了,那会儿我和程依依问他能闭气多久,他就是这么说的,我和程依依当场就咋舌了。没想到这么久过去,轮到别人为我感到惊叹了啊……

  虽然白狼不让我外传,但我觉得这样的传承确实挺好,我们的功夫才能一辈辈地传下去!战斧都能靠基因注射液量产高手了,我们还固步自封、闭门造车,其实挺不好的。

  总之从这天起,我又在俱乐部里住下了,每天和宁公子在一起玩,表面上是陪着红花娘娘,其实是在暗中等盗圣、盗神的消息。何红裳真的每天都在纠缠,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总有各种各样的毒虫侵扰,石天惊和红花娘娘每天都要干掉很多,虽然并不威胁生命,但也烦不胜烦。

  好在其他人并没受到牵连,何红裳似乎也意识到这群人都不一般了,所以没骚扰过宁公子等人,大家还是能痛痛快快地玩。

  与此同时,盗圣、盗神也时不时地给我递来消息。

  和他们自己估计的一样,平均三天就能排查完一家,甭管有没有暗室、地道,都逃不过他们的两双火眼金睛。三天以后,盗圣和盗神告诉我说,荣家排除嫌疑;又三天后,徐家排除嫌疑;再三天后,陈家排除嫌疑。

  只剩一个宁家了。

  盗圣和盗神问我:“只剩宁家,还需要再查么?用过排除法后,就只剩他家了吧?”

  我咬咬牙,说:“查!”

  万一向大力提供了假情报,故意混淆我们的视线怎么办?而且这种事情非同小可,对方的身份也非同凡响,哪能这么草率地就做决定,还是要有确凿的证据才可以啊。

  盗圣、盗神老两口没说废话,再次深入到了宁家之中……

longtaitou/3662 longtaitou/366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