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17 最安全的地方

1417 最安全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9-07-01 8:47:12

  世事如书。

  世上的事,很多时候就是这么凑巧。

  就在今天下午,我还发愁应该怎么混进宁家,到了晚上,宁公子就主动邀请我去他家住了。所以,这是何红裳帮了我的忙吗,她本来也没存什么好意,误打误撞才有了现在的事。

  总之,我同意到宁家住了,宁公子开心,我也开心。

  我知道他开心什么,他却不知道我开心什么。

  我去宁家,不只是为了躲避何红裳,更为了查出宁家和战斧的关系。宁公子好心好意邀请我去他家,我却想着怎么对付宁家,仔细想想颇有点不厚道,但没办法,如果宁家真和战斧有什么勾结的话,再不厚道也得揭发出来,这可是为了整个华夏啊。

  我们双方一拍即合,宁公子马上着手安排,他挺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觉得能从我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开口闭口都是师父叫着。

  在宁公子的安排下,当天晚上我们就住进了宁家。

  我不是第一次来宁家了,上次南王闯进来的时候,我就跟着来过。那次宁老抽了风,非要对付五行兄弟,南王肯定不愿意啊,所以只身闯进宁家,在宁家大闹了一场,最后还是我们请来魏老,才平息了这件事。

  宁家所住的位置,号称整个华夏最安全的地方都不为过,里里外外都充斥着最顶级的警卫,其他老人也都在这条街上住着,距离中海别院不远,上班也很方便。

  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住什么样的房子都不为过。

  宁家的四合院,不只是四合院,不仅宽敞、幽静,里里外外有好几进的院子。上次我也没来得及深入,只在前院晃了一下,就和南王一起走了。这次跟着宁公子进来,心情还是挺激动的,整个华夏能有这待遇的不多了,一般人别说住了,就是靠近都不可能。

  院子之中当然守卫颇多,但是据我所知,这里的守卫分为明卫和暗卫,明卫就是肉眼可以看到的那些,个个威武高大、肌肉紧绷,长得也很不错,腰间普遍都佩着枪。

  华夏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持枪的,但到宁家这个级别,持枪就十分正常了。

  至于暗卫,就是躲在暗处的一些,一般身手都比较好,一般不会轻易露面,除非确有很难缠的敌人了,他们才会出手。

  上次南王过来,明卫根本搞不定他,暗卫出马才将他拿下的。

  石天惊是所有护卫的队长,当他和我们一起出现时,无论明卫还是暗卫,都会出来打声招呼,叫一声石队长。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观察那些暗卫,想看看搞定盗圣、盗神的究竟是谁——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连面都没有露,就在老两口的脖子后面打了个拳印,好几天都落不下去?

  要有这个本事,怕是比石天惊还厉害了吧。

  但我看来看去,也没觉得谁有这个本事。

  当然,护卫确实是多,里里外外、明卫暗卫,加起来至少有百来个,堪称密如蛛丝、滴水不漏,每一个能想到的、想不到的位置,都有人埋伏着。照这样看来,何红裳肯定是进不来的,她的那些毒虫都未必能有效果。

  我忍不住问石天惊:“这些护卫里面,你是最厉害的吗?”

  石天惊还没说话,宁公子就笑着道:“那是当然了,他要不是最厉害的,我爷爷干嘛让他当队长呢?”

  石天惊自己也挺着胸膛说道:“如果有人比我还要厉害,那我愿意退位让贤!”

  “有没有可能存在比你还要厉害的护卫,只是你自己都不知道?”我还是忘不了能够伤到盗圣和盗神的那个人。

  “那不可能。”石天惊摇摇头:“我为宁家服务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这有没有比我厉害的人,难道我还不知道么?”

  我没有再说话了,但心中的疑惑还是挥之不去。

  好在接下来我要在宁家住了,应该有充足的时间调查一下这里,看看萨姆到底在不在这,吓退盗圣和盗神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我和红花娘娘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我俩就住隔壁,根本不需要宁公子亲自动手,吩咐一声就妥当了。石天惊也对手下的护卫下了命令,要求严防何红裳的毒虫,看到任何虫子出没,不用犹豫,直接弄死!

  已经挺晚的了,我也没做什么调查,而且初来乍到,还是先别到处乱走,免得引起别人怀疑,所以早早就睡下了。

  这天晚上,我还是挺激动的,没想到就这么轻易地混进来了。

  到第二天早上,我们和宁公子在一起吃早餐。我才知道,昨天一晚都没毒虫出没,石天惊和红花娘娘都睡了个好觉。可能是何红裳不知道我们搬过来了,也可能是何红裳不敢在宁家造次,总之昨晚确实是平静祥和的一晚。

  自从被何红裳缠上以后,红花娘娘还是第一次睡得这么踏实,确实挺开心的,连连感谢宁公子。

  宁公子也挺得意:“早说了嘛,我家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

  吃过饭后,宁公子便领着我们在院子里面溜达,宁老出国访问去了,宁公子在家里算是独大,整体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宁家虽然比不上姑苏慕容家的园林那么漂亮,但也别具一格,凉亭、小桥、流水、竹林,样样不缺,走在其中确实心旷神怡。

  但是我对美景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萨姆是不是在这里藏着?

  打伤盗圣和盗神的神秘人又是谁呢?

  我琢磨着,或许可以从石天惊的口中套出一些信息?

  走到一处人工湖边上的时候,清风徐徐、微波荡漾,我扶着栏杆,情不自禁地说:“能在这种地方住着,真是少活二十年都甘心啊!”

  宁公子笑着说道:“没有那么夸张,你是我师父嘛,想住的话,随时来就行了。”

  我转头看向石天惊,说:“前辈,你在这里超过二十年了吧?”

  石天惊点了点头,说是。

  我继续问:“你负责这里的安全工作,应该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吧?”

  石天惊昂起了头:“那当然了!”

  我笑着道:“要是有什么机关、暗门,你应该也清楚喽?”

  石天惊有些警惕地问:“你问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啊,我就随便问问,我也住过一些大的宅院,一般都是有暗室或暗门的,有危险的时候,能及时躲进去。”

  石天惊沉沉地道:“这个和你没有关系,还是不问的好!”

  我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宁公子倒是来了兴趣,问石天惊:“咱们家还有暗室啊?”

  石天惊说:“当然是有。”

  “在哪?”

  “等需要的时候,您自然就知道了。”

  “嘿,我现在就想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这是宁老的秘密,只能由他亲口说出。”

  我还挺希望宁公子强迫石天惊带我们去暗室逛一逛的,这样或许就能看到萨姆了,挺可惜的,石天惊一搬出宁老,宁公子立刻就偃旗息鼓了。

  宁公子在这世界上最怕的人就是宁老。

  “算啦,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我在这个家里可有可无!”

  “宁公子,千万别这么说,宁老也是为了保护您。”

  本来是高高兴兴的,因为这一件事,闹了个不欢而散,从此就没人再提什么暗室了。

  总之从这天起,我们就在宁家住了下来,何红裳没有抓到之前,我们还能住些时日。我想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查查宁家有没有和战斧勾结。我每天早晨都会练武,先跑步、再打拳,其实是在宁家窜来窜去,看看哪有暗室,或许萨姆会在。

  只要趁人不注意,我就溜进某个房间查看,其实就是被人逮到也没什么,我是宁公子的师父嘛,谁敢对我不敬?

  住了大概两三天后,何红裳似乎找上来了,在宁家的院子里发现了毒虫活动的痕迹。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所有明卫、暗卫都紧张起来,没日没夜地抓虫,各种杀虫手段也都上了,算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就算是有毒虫进来,也过不了前院,刚进门就被杀死了,根本影响不到后院。

  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好处。

  但是何红裳一日不除,大家心里就始终有块心病,石天惊每天带人在四周游走,也没见到何红裳的影子。

  这天上午,我又在宁家的院子里练功,先是慢跑热身,趁人不注意,便钻进了某个房间,四处敲敲墙壁、踩踩地板,看有没有暗道或是暗室。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在干这些事,我没有盗圣和盗神的那种本事,只能采取这种笨办法了。

  我现在呆的这个屋子,正中央供着一尊佛像,算是一个小的佛堂。

  宁老未必信佛,但大多身份尊贵之人,都有烧香的习惯,算是求个心安,每年少林寺、五台山上的第一炷香,都是这些人给烧的。

  我在左右两边的墙壁上东敲敲、西敲敲,突然发现靠南边的墙壁是空心的!

  这里,绝对是个暗室。

longtaitou/3665 longtaitou/366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