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37 毒虫再袭

1437 毒虫再袭

更新时间:2019-07-08 10:49:46

  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足以彰显剑神的态度了。

  这实在是太吃惊了,我来找剑神也不是一次了,每次都絮絮叨叨一大堆,剑神虽然没搭理我,但也没有让我滚啊。而红花娘娘,只是叫了一声师父,就换来剑神一声“滚”字。

  可想而知,红花娘娘会有多么震惊,她呆呆地看着门口,似乎不敢相信刚才的声音。

  如果换成是我,可能也就忍了,毕竟我从小到大不知受过多少委屈,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早就不能活了。但红花娘娘不行啊,别看她都四十多了,一点委屈都没受过,脾气也很娇贵,主要是南王和春少爷惯的,他俩宠了红花娘娘一辈子,早把红花娘娘惯的脾气比天还大了!

  当然,这一声“滚”也确实伤人自尊。

  红花娘娘的眼睛迅速红了,眼泪几乎都要淌出来了。

  红花娘娘没再呆着,也没有说任何废话,直接调头就走,直奔院外。

  “妈!妈!”我赶紧追了上去。

  我知道她现在很难过,必须得安慰她。

  我和红花娘娘一前一后冲出后院,石天惊还对我说:“别让你妈太难过了……”

  红花娘娘奔得极快,而且没回房间,直接奔向大门外面,显然是连宁家都不想呆了。

  “妈!妈!”我继续大叫着,狂奔不止,生怕她有什么意外。

  当初我们来到宁家,一是为了躲避何红裳,二是为了调查萨姆。何红裳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来了,但谁知道她还在不在附近呢?红花娘娘就这么贸然出去,会不会出事呢?

  红花娘娘不停地往前面跑,我不停地在后面追,很快出了宁家大门。

  好在红花娘娘冲动过后,很快恢复了理智。

  红花娘娘刚跑出一条街,猛地就站住了,扶着墙边默默擦着眼泪。

  “妈……”我奔到她的身边,万般心疼地看着她。

  “我没事……”红花娘娘把脸颊上的眼泪擦干净了。

  这一幕要是被南王或是春少爷看见,不知道要心疼成什么样子。当然,身为红花娘娘的儿子,我肯定也很心疼。

  我说:“妈,你别太在意啊,是他心胸太狭窄了,都那么多年过去了,还一直耿耿于怀……”

  “你别说我师父。”

  我立刻闭嘴了。

  好嘛,“滚”字都出来了,红花娘娘还维护剑神,我也是无话可说了。

  红花娘娘轻轻叹了口气,喃喃地说:“我没怪我师父,我知道他对我们三个寄予厚望,结果我们每一个都让他失望了……他辛苦了那么多年,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换成谁也会耿耿于怀一辈子的……当然,我虽然不怪他,以后也不会再找他了……”

  红花娘娘当然也有自己的骄傲,说不找剑神,就一定不找剑神了。

  哪怕渴死、饿死在外面,也不会再去找剑神了。

  红花娘娘长长地呼了口气,像是把所有的怨忿吐出去了,接着说道:“我们回去吧,别被何红裳缠上了。”

  红花娘娘还是很清醒的,虽然何红裳很久没来骚扰,但谁知道她在不在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回宁家住着吧。

  我点点头,准备和红花娘娘一起返回去了。但我们刚转过身,就听到“沙沙沙”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一起,我和红花娘娘立刻浑身汗毛倒竖,因为我们实在太清楚这是什么声音了。

  这是何红裳的毒虫爬过时的声音!

  “沙沙沙”的声音铺天盖地,且从四面八方而来,我和红花娘娘立刻朝着四周看去,就见无数蝎子、蜈蚣、毒蛇,正从路面、墙壁、人行道、下水井中钻出,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地朝我们这边爬了过来。

  看到这幕,我和红花娘娘不仅头皮发麻,而且浑身都凉透了。

  我们不过刚出来五分钟,跑过了一条街而已啊,何红裳这就找上来了,这也太可怕了,难道她二十四小时不睡觉吗?

  还是有毒虫在附近放风,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何红裳?

  我和红花娘娘忧心忡忡地看着四周包围上来的毒虫,那叫一个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无论谁看了都要吐的。但是我俩没有任何办法,我们跑过了一条街,别说宁家的人,就连街上的警卫都叫不来了。

  只能自己面对。

  我拔出了饮血刀,红花娘娘则攥了两手的红花。

  那些毒虫在距离我们七八米远时,突然停住了脚步,龇牙咧嘴地看着我们。

  何红裳肯定不会贸然攻击,毕竟她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杀死我们,而是为了等到红花娘娘,带红花娘娘走。

  “杜鹃,你怎么哭了,谁惹你生气了?你跟我说,我去杀了他!”一道夹杂着愤怒和心疼的声音响起,甚至微微有些发抖,不知道何红裳躲在哪。

  我都忘了,刚才红花娘娘哭的那幕,不只是南王和春少爷看了会心疼,何红裳看了也会心疼啊。

  没有办法,红花娘娘就是这么一个充满魅力的人。

  “不用你管!”红花娘娘咬牙切齿地说着,看着四周说道:“姐姐,你能不能别缠我了,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遍了,我不喜欢你的!”

  “可你以前说过喜欢我的……”何红裳的声音有些难过。

  “那是朋友间的喜欢啊!”红花娘娘无奈地说:“作为朋友,我很喜欢你,没有其他杂质!”

  何红裳沉默下来,许久没有声音。

  但四周的毒虫也没退去。

  就知道说了没用,红花娘娘究竟是怎么想的,其实何红裳心里门清,只是不愿面对现实。

  红花娘娘继续说道:“姐姐,你就放过我吧,我很感谢你曾经帮我对付向大力,但我真的不能满足你的其他要求!我们就这么别过了吧,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相忘于江湖吧!”

  “不!”何红裳的声音有些激动起来:“我不要和你井水不犯河水,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靠,这何红裳越来越神经了。

  不管是男是女,这么死缠着别人都没意思。

  我有些恼火地说:“何红裳,你别太过分了,我妈可是放过你两次了!你别以为在这就能怎么样了,这里距离宁家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只要我们吼上几声,宁家的人可就来了!”

  其实我也知道,想把宁家的人喊来挺难,别看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可天城的街道实在太宽,中间又有数道墙壁,怕是很难传得过去。

  何红裳“嘿嘿嘿”地笑了起来,笑得有些阴森和恐怖。

  “张龙,这是我和你妈的事,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何红裳阴沉沉道:“我要真想对付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得到现在吗?”

  “你这纯属放屁!这是我妈,我能不多管闲事吗?”

  其实我没有红花娘娘厉害,但我还是本能地把红花娘娘护在身后,想要独自面对那些毒虫。这对男人或是儿子来说,甭管保护女人还是保护母亲,都是一种本能。

  不然上天干嘛把雄性生得个子又高、力气又大?

  “立刻给我滚开!”何红裳咬牙切齿地说:“我再说一遍,我和你妈的事,跟你无关!再不滚开的话,别怪我不留情!”

  说着,就听“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何红裳开始摇晃手臂上的铃铛了。

  四周的毒虫果然开始朝我爬来。

  何红裳并不想伤害红花娘娘,她只想带红花娘娘走,但是在这之前,她不介意伤害其他拦路的人!

  一看这幕,红花娘娘当然急了,立刻又把我拦在身后,冲着四周说道:“姐姐,你能不能别这样,这可是我儿子,你怎么能伤害他?”

  “我也不想伤害他,但他要是阻拦咱们两个的事,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哗啦啦”的声音不断响起,毒虫也在渐渐靠近。

  “姐姐,你是非得逼我动手对吗?!”

  红花娘娘也气急了,双手往外一摊,无数红花在她掌心之中盘旋起来,显然准备和何红裳的毒虫大战一番了。

  “杜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儿子,但我今天必须要带你走,我的世界有你才有光明!”

  “哗啦啦”的声音愈发急了,四周那些毒虫像是听到号令,“嘶嘶”叫着朝我们冲过来,一个个无比凶猛、杀气腾腾!

  我和红花娘娘咬牙切齿,一个握饮血刀,一个手攥红花,打算跟何红裳硬拼了。

  眼看着那些毒虫越来越近,就听“呼呼呼”的声音响起,仿佛什么东西凌空而来,接着“砰”的一声落在我和红花娘娘身前。

  是个人影。

  白发苍茫、宽袍大袖。

  我和红花娘娘都看呆了,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剑神。

  剑神站在我们身前,那些毒虫仿佛感受到了他身上凌厉的杀气,纷纷站住脚步,眼神惊恐地看着他,有的毒虫甚至开始瑟瑟发抖。

  “滚!”剑神猛地发出一声厉喝。

  那些毒虫立刻掉过身去,争先恐后地朝着路面和墙壁的缝隙,以及下水井、景观树里爬去,不一会儿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longtaitou/3685 longtaitou/368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