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39 欺我徒弟,不行

1439 欺我徒弟,不行

更新时间:2019-07-09 16:15:02

  剑神显然是听懂了我的暗示,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说道:“为师不饿,真的不饿!”

  红花娘娘只能放弃了这个打算:“好吧……师父,我能为您做点什么,捶捶腿,还是捏捏肩?”

  剑神摆着手说:“你可拉倒吧,小时候让你做点事情,嘴巴撅得比天还高,每当给我献殷勤的时候,基本就是有事想求我了!我可不上你这个套,咱们聊聊天就行了,别想让我为你做点什么。”

  这话倒是说得没错,红花娘娘从一开始让我去太行山找剑神,不就是想请剑神出山,对付萨姆么?

  没办法啊,萨姆真的是太强了,米国最尖端的科技,s级改造人,我们真的束手无策,非得剑神出马不可。至于剑神是不是萨姆的对手,这个真就不太好说,毕竟两人没交过手,但即便不是萨姆的对手,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了,我们这么多人帮忙呢,足够干掉萨姆了。

  作为师父从小养大的徒弟,红花娘娘肯定想要认回剑神,但萨姆才是最大的驱动力。

  眼看一年之约就快到了,萨姆不除的话,南王和春少爷就玩完了。

  “师父,您这说得哪里话,我都说了我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想孝敬您老人家不是很正常吗?”

  红花娘娘嘻嘻笑着,绕到剑神背后,细心地给剑神捶起了背,一边锤一边说:“师父,上次我想去太行山找您,结果您马上就失踪了,我好难过啊!”

  剑神本来想抗拒的,但可能是红花娘娘锤得还挺舒服,便心安理得地接受了,闭上眼睛享受着,说道:“我想起你来就气个半死,根本不想见你,不走还等什么?”

  “师父,您这么生我气,刚才干嘛还救我啊,让我死在何红裳手上算了呗?”

  “废话,好歹是我徒弟,还能死在别人手上?”

  “您不是不认我嘛……”

  “你到处说我是你师父,传得天底下的人都知道了,真要袖手旁观,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哈哈,我就爱说您是我师父,您永永远远、生生世世是我师父!”

  红花娘娘开心坏了,嘴都要乐歪了,给剑神捶起背来也就更卖力了。

  看着这幕,我也挺无语的,我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红花娘娘在别人面前这么狗腿。也好,这世上总算有一个人能制住她了,否则她的脾气确实是太坏了,每次看南王和春少爷被她欺负,我都心疼。

  剑神也很满意地说:“你要以前就这么乖,我就不把你赶下山了……”

  “师父,我以前小,还不懂事,以后我一定好好孝敬您。”红花娘娘一边给剑神捶背,一边小心翼翼地问:“师父,您怎么到宁家,为宁老服务了?”

  我就知道,我什么都不用说,红花娘娘自然会把所有事情都搞定了。

  况且他们师徒说话,我也没有资格插嘴。

  我就坐在一边,给他们俩端茶沏水,随时观察剑神的脸色和神情。

  剑神睁开眼睛,沉沉地道:“上次张龙去山上找我,说你们有了麻烦,被一个叫萨姆的人欺负,南王和春少爷受了重伤、卧床不起。我嘴上说不愿意管,但怎么可能真的不管,我花了几天时间去调查这个萨姆到底什么来头,结果令我吃惊不已,没想到战斧在华夏已经这么嚣张了!”

  剑神要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在太行山那几天,剑神总是早出晚归,一大早不见了,晚上又回来了,原来是去打听萨姆了啊。

  好嘛,剑神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心里关心徒弟,却还假装不闻不问。

  红花娘娘立刻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剑神继续说道:“战斧能有这么嚣张,我不相信他们在华夏没有靠山!能够支撑他们行动的人,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而已。我这个人常年呆在山中,对什么家国不感兴趣,谁统治一个国家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但是,欺负我徒弟就是不行!”

  说到这里,剑神的眼中放出两道精光,眯着眼睛说道:“范围既然缩小,我就从这几个老人下手了,一个又一个地查过去,什么魏老、徐老、荣老……查来查去,还是觉得宁老嫌疑最大,因为他总在暗中对付你们几个,所以我就想办法接触他,成为他身边的暗卫,并且潜伏到他家里,看他和战斧到底有无关系……”

  听到这里,我不知道红花娘娘是怎么样的,反正我的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天啊,我简直不敢想象,剑神调查的方向竟然和我们是一样的。

  “噗通”一声,红花娘娘直接跪倒在地。

  剑神当然十分讶异:“你这是怎么了?”

  红花娘娘抬起头来,眼眶红润、泪眼婆娑地说:“师父,不瞒您说,我和张龙潜到宁家,也是为了调查宁老和战斧的关系!”

  “你净胡说,你们来这不是为了躲何红裳么?”

  “是为了躲何红裳,也为了调查宁老!”

  红花娘娘便把我们之前的经历全部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剑神恍然大悟:“我说张龙怎么没事老是往后院跑,还以为这小子想偷东西……我寻思他地位也不低了,掌管着那么大的势力,不至于来这偷东西吧?”

  别说红花娘娘,我都快哭出来了。

  要不是我不方便插嘴,我真是想好好问问剑神,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啊?

  红花娘娘抓着剑神苍老的手,泪流满面地说:“师父,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原来您在宁家也是为了查这件事!一直以来,只有我和张龙,以及几个小辈撑着这件事情,我心里深深地知道,我们根本不是萨姆的对手,南王和春少爷在他手上都走不了几招!可是没办法啊,我要是倒下了,几个孩子怎么办呢?我一直都硬撑着,其实心里怕的要死,也装作不害怕,反而一直劝慰张龙,说没什么的,妈妈认识很多朋友,足够杀死那个萨姆!其实我……我……”

  说着,红花娘娘已经泣不成声,又伏在了剑神的腿上:“师父,您老人家肯插手这件事情,我实在是太开心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之就是谢谢、谢谢!”

  接着,红花娘娘又转过头来,冲我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来给我师父磕头?”

  我立刻扑了过去,同样跪在剑神面前,红着眼睛说道:“师爷,谢谢您了!”

  剑神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师父,我叫他一声师爷也理所应当。

  我心里是真的被触动了,因为红花娘娘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在我面前一直都是那副坚强不屈的模样,仿佛从来没把萨姆当回事过,从来都告诉我,不用害怕,她认识很多高手,足够干掉萨姆。

  我是真没想到红花娘娘心里的压力有那么大!

  说她是我妈妈,说她已经四十多了,可她其实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啊,从小到大除了离婚受过一点委屈,其他时候都是顺风顺水,比谁都要骄纵、任性,让她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我的心里真是难过极了。

  越想越是心疼,到最后甚至忍不住哭了起来,一样伏在了剑神的腿上。

  可不是嘛,萨姆实在太强大了,作为s级的改造人,代表着米国最先进的科技,无论乌干达还是春少爷,在他手上都撑不了几招……凤凰山中,满是天阶高手的太阳部落,都差点被萨姆灭族!

  那么强大的一个人,我们却天天想着怎么干掉他,无异于跟白日做梦是一样的。

  要是没有强大的精神支撑,我们早奔溃了。

  但是现在好了,现在有剑神帮着我们,我们的世界仿佛有了光明,有了希望!

  我和红花娘娘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双伏在剑神腿上哭个不停。

  剑神一手一个,摸着我们两个的头,叹着气说:“真是辛苦你们了啊!我也听说那个萨姆的强大了,你们三个都是我的爱徒,却被他欺负成这样子,我当然很愤怒!虽然,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但我保证,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让你们再受丁点的委屈!”

  剑神咬牙切齿,语气激昂!

  我和红花娘娘当然感动不已,更加抱着剑神的腿痛哭起来,只是这哭并不代表难过,而是代表开心,代表喜悦,是真正的喜极而泣!

  “师父,我和张龙都谢谢您了,真的谢谢您了!”红花娘娘哭得梨花带雨。

  我在旁边使劲点头,我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谢谢师爷!”我哽咽着,终于说出几个字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剑神轻轻地点着头,摸着我的脸颊说道:“这孩子,虽然不是南王亲生的,但各方面都不比南王差啊……”

  我本来激动的一塌糊涂、痛哭流涕,但听了这样的话,心里顿时一个激灵。

  剑神怎么知道我不是南王亲生的?

  我好像……没和他说过这件事吧?

longtaitou/3687 longtaitou/368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