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40 红颜祸水

1440 红颜祸水

更新时间:2019-07-09 17:10:06

  我不是南王的亲儿子,这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也只和程依依说过,赵虎他们都被蒙在鼓里。

  剑神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但我并不方便插嘴,毕竟是红花娘娘在和剑神对话。

  红花娘娘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个疑点,反而点点头说:“是的,我一直以张龙为骄傲,不管他的身世是怎样的,我从来不觉得他比任何人差。”

  早在很多年前我就做过亲子鉴定,我确实不是南王的儿子,红花娘娘坚称自己没有做过对不起南王的事,所以这事也就成了一桩迷案,但是红花娘娘从来都不在意,说我就当没爹,只有娘就好了。

  但我心里肯定还是想知道自己亲爹是谁啊……

  但这话题戛然而止,并没有继续深入下去,红花娘娘继续问道:“师父,您是怎么潜入到宁家的,后来又怎么样,宁家和战斧到底有没有关系?”

  也对,亲爹什么的只是私事,萨姆的事才最重要,不能本末倒置了啊。

  剑神便讲起了他自己的经历。

  就像他自己说过,经过一番打探之后,认为魏老、徐老等人都和战斧无关,便把怀疑对象放在了宁老身上。宁老最近频频出国访问,剑神怀疑他和战斧的人有勾结,便跟踪到国外去了。

  宁老主要是忙活一带一路的事,最近常在非洲大陆出现,非洲这个地方很神奇,穷是穷了一点,高人亦有不少。而且暗中也有不少势力,想要阻挠宁老的访问,大部分都能被宁老的保镖解决,唯独某次恰好碰上某国的反叛军,经过一番激战之后,宁老差点就殒命了,关键时刻是剑神出手,将他救了。

  经此一役,剑神顺利成为了宁老的身边人。

  宁老查过剑神,身世无比清白,比石天惊都干净,一辈子都在太行山上,最近才开始云游四海的。宁老当然开心极了,觉得这次捡到宝了,就将剑神带回了家,让剑神做宁家的秘密暗卫,甚至不同听石天惊的指令。

  ——剑神强到这种地步,也不用听任何人的话了!

  剑神和我们的情报并不互通,但他潜伏在宁家以后,第一时间就把宁家的每一个角落都走遍了,没有发现任何与战斧相关的东西,当然也没萨姆。

  “听你们说,萨姆是个老外,而且实力超强,那么宁家没有这样的人。”剑神很认真地和我们说。

  剑神的话,我们当然相信。

  而且从宁老之前种种的作为来看——比如他为了拿下莫西国王的订单,算是受了不少委屈,各种忍辱负重。如果他真和战斧有勾结,完全没必要为了华夏这么拼啊。

  所以我们倾向于相信宁老和战斧应该没有关系。

  我和红花娘娘面面相觑,难道我们真被向大力那家伙骗了,他说萨姆躲藏在某位老人家中,是为了扰乱我们的方向?

  但是,战斧在华夏这么嚣张,必然是有强大靠山的啊,这也是我一开始坚信萨姆肯定躲在某位老人家中的原因。

  剑神来回看看我们两个,说道:“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沉默着,红花娘娘也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我才说道:“师爷,我们之前抓了s级通缉犯‘金刚罗汉’向大力,这家伙和战斧勾结,而且地位不低。我们一直认为,他肯定知道萨姆的下落,我打算再回去好好问问他,有消息了再向您汇报吧。”

  红花娘娘也说:“是啊师父,等我们找到萨姆,一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剑神点点头说:“那就靠你们了!有萨姆这家伙的消息,你们一定要告诉我,让我去收拾他。”

  我心里想,必须告诉您啊,我们也不是萨姆的对手。

  接着,红花娘娘又和剑神聊了会儿天。

  红花娘娘主动提起南王和春少爷的现状,但是剑神并不想听,让红花娘娘别再提那两个畜生。但红花娘娘已经明白剑神的心思了,嘴上痛骂几个徒弟,其实心里巴不得让几个徒弟都来道歉。

  红花娘娘笑呵呵说:“师父,南王也就算了,春少爷怎么得罪你啦,怎么他也被你赶下山了?”

  这事我问过剑神,但他并不肯说。

  但是红花娘娘不一样了,毕竟是他最爱的三个徒弟之一,剑神叹着气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突然有天就嚷嚷着要下山,我怎么劝都不听,气得我就让他滚了!这王八蛋,我对他最好,他伤我最深!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的,他就是给我磕一百个头,我也不会心软!”

  剑神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估摸着吧,春少爷哭一哭、跪一跪,基本也齐活了。

  这老头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啊。

  红花娘娘奇怪地问:“春少爷是什么时候下山的?”

  剑神想了想,说:“大概就是你和南王下山之后的一年多吧……他就非得要下山了,甚至不惜和我断绝师徒关系!”

  红花娘娘点点头说:“基本是我生张龙那会儿了……基本能确定啦,他肯定是吃醋了,心中烦闷、郁结,才一走了之的。”

  剑神奇怪地问:“他吃什么醋?”

  红花娘娘意外地说:“师父,您不知道啊,二师兄……也喜欢我啊。”

  剑神顿时瞪大了眼:“是吗,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

  红花娘娘哭笑不得地说:“不然你以为他老告我和南王的状干嘛?我俩稍微有点小动作,他就马上去您老人家那里告发,让您出手收拾我俩,就是想阻挠我和大师兄在一起呐!”

  剑神愣了半晌,似乎想明白了许多事情,苦笑着摇头道:“我说呐,这小子明明是你们之中天赋最高的,却迟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原来是被这种东西冲昏了头!练武最忌留情,动情越多、阻碍越大,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就难了。你啊,真是红颜祸水,把你两个师兄迷得神魂颠倒,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把你带山上了。”

  其实我想不明白,练武和留情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和程依依谈恋爱,也没影响我俩的进展啊。

  我琢磨着,可能是谈恋爱浪费时间吧,容易让人分心、多想。

  就好像上学的时候一样,虽然也有谈了恋爱共同进步、双双迈入重点名校的学生,但大部分还是整天沉迷于恋爱,从此一落千丈……

  所以这事和留不留情其实没啥关系,关键还是看自己能否平衡好练武和恋爱吧,我和程依依就算谈恋爱,也能互相督促和进步啊。

  红花娘娘嘴巴撅得老高,不满地说:“我怎么红颜祸水啦,他们非得要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师父,您的观念太老套了,还在说女人有罪论,明明是男人把持不住自己,非说女人祸国殃民,褒姒、妲己背了多少年的锅啊!女人有那么大能耐吗,还能祸害掉一个国家?不如把国交给我们治理好了!”

  红花娘娘说起理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整得剑神一点办法都没,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红花娘娘又说:“再说,大师兄和二师兄也不是一事无成啊,他俩一个华夏第一铁拳,一个华夏第一快剑,还不够给您老人家长脸的吗?”

  剑神“呸”了一声,不屑地说:“什么华夏第一铁拳、华夏第一快剑,他们也配?就他们那点微末功夫,碰上真正的高手就完蛋了!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

  南王和春少爷不如剑神,毕竟是徒弟么,除了个别几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有几个徒弟能胜过师父的啊。但剑神把南王和春少爷说得一无是处,我就不服气了,好歹是s级的通缉犯,好歹是隐杀组合杀手门的老大,好歹是魏老亲自相中的高手,好歹是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恶魔,哪有剑神说得那么不堪!

  当然,我肯定不会多插半句嘴的,最多在心里腹诽两句罢了。

  红花娘娘说道:“行了师父,您就知足吧,他俩比我强多了,我才是您最不成器的徒弟。”

  同样都是剑神教出来的,红花娘娘比起南王和春少爷来确实差了一截,只是天阶上品。

  剑神说道:“这很正常,你是个女孩子嘛,没必要那么厉害的,稍微差不多点,不会被坏人欺负就可以了……”

  红花娘娘气得狠狠捏了一把剑神:“师父,您的思想真是太陈旧了,还活在大清吗?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强大啦?看到何红裳没,哪个s级通缉犯敢得罪她?等着瞧吧,我迟早要比大师兄和二师兄厉害!”

  剑神哭笑不得地说:“好好好,我等着看你比南王和春少爷厉害!祭奠我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

  “师父!”红花娘娘叫了起来:“到不了你死的!”

  “哈哈哈哈哈……”

  屋子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大家都很开心。

  那天晚上,剑神在我们屋子里待到半夜两点多,和我们聊了好多好多,才回去休息了……

longtaitou/3688 longtaitou/368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