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41 青色蜈蚣

1441 青色蜈蚣

更新时间:2019-07-09 18:15:04

  虽然直到现在仍没有萨姆的下落,但我和红花娘娘并不着急,反而觉得轻松许多,主要还是因为多了剑神这样一个助力。

  还是那句话,我不确定剑神是不是萨姆的对手,毕竟两人还没有交过手,但就算是不是,也差不了多少,再有我们一群小辈帮忙,肯定没问题的。

  现在只要把萨姆找出来就好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剑神离开之后,我和红花娘娘也准备睡了,这是我的房间,红花娘娘准备回她那去。

  临走之前,红花娘娘对我说道:“看来萨姆不在宁家,你需要和魏老、古老头汇报这件事情,再从向大力的嘴里好好挖一挖。”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我明天亲自去趟飞龙特种大队。妈,你也早点休息吧。”

  红花娘娘轻轻“嗯”了一声。

  红花娘娘转身出门。

  一只脚踏出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什么,又问红花娘娘:“妈,你和剑神说过我和南王的事情吗?”

  红花娘娘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说:“之前剑神说,我虽然不是南王的亲儿子,各方面却都不比南王差……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是你告诉他的?”

  红花娘娘诧异地说:“我没和他说过啊,不是你说的吗?我还以为你在太行山上的那几天,跟他说了这件事呢!”

  我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

  “我没和他说过。”我一字一句地说:“迄今为止,我只和程依依说过,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南王就更不可能和别人说了……所以也不可能是有人和他说的。所以,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略带“耻辱”的事,无论我还是南王,亦或是红花娘娘,都不可能主动和别人提的。

  红花娘娘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有没有可能,是我和南王离婚的时候,他也知道?”红花娘娘沉沉地道:“他老人家虽然在山上,但对我们几个还是挺关心的,偶尔去打听一下我们的下落也不是没可能。”

  这个解释说得通了。

  剑神虽然常年呆在山上,但几个徒弟的事,什么隐杀组、杀手门,他也挺清楚的,没准就像红花娘娘说的一样,剑神偶尔也会下山打听几个徒弟的现状,知道亲子鉴定和离婚的事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回头我问问他。”红花娘娘说道:“你放心吧,师父再怎么样,也不会害咱们的。”

  这个我倒是信。

  就算几个徒弟曾经对不起他,也不至于动什么歪心思的。再说,剑神有必要动歪心思么,他想除掉几个徒弟简直易如反掌,根本不用耍什么手段。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醒了,照例在院中练了会儿功夫,石天惊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来,悄悄问我:“你妈和剑神和解啦?”

  我一边练刀,一边说道:“是啊!”

  石天惊一脸艳羡:“真好,你们能有剑神这么强的靠山!”

  我说:“不都是为宁家服务么,你要有事,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不是这个事啊……”石天惊叹着气说:“你们现在有了剑神,对付萨姆更有把握了吗,还用得着我吗……”

  原来石天惊还在为这件事发愁。

  确实,以前我们人手不够,需要石天惊加入进来,等他立了功后,就能赦免他的罪过。但是现在,我们有剑神了,收拾萨姆胜券在握,哪里还需要石天惊的帮忙啊,有他没他都无所谓了……

  这事和他的性命息息相关,能不发愁?

  我笑着道:“你放心吧,我会和魏老说的,到时候一定把你加入进来。”

  宁老亲自交代过我这件事情,我可不敢忘啊。

  石天惊顿时大喜过望:“那就谢谢你了!我不打扰你练功了,我去巡视了啊。”

  宁家很大,巡视一圈要个把小时,石天惊也忙得很。

  石天惊走后,我估摸着差不多了,便给魏老打了一个电话。

  魏老很快接了起来,问我什么情况?

  我对他说:“几位老人家里都查过了,没发现萨姆的踪迹。”

  魏老说道:“怎么可能,宁老那里也没?”

  看来魏老和我一样,同样怀疑宁家,只是他的身份敏感,不能亲自来查。

  我说:“真的没有。”

  接着,我便把这几天的经历讲了一下,怎么混进宁家的,怎么和莫西国王的人发生冲突,怎么发现宁家的神秘暗卫就是剑神……一五一十地跟魏老说了,我可没胆子在魏老面前说谎,也没那个必要。

  当然有一说一!

  魏老听完,疑惑地问:“这个剑神信得过么?他说宁家没有萨姆,宁家就没萨姆了?”

  我说:“剑神是南王、春少爷和红花娘娘的师父,不仅有授业之恩,还有养育之恩,跟他们的亲爸爸是一样的。将来对付萨姆,剑神也是重要助力,如果连他都信不过,或者说如果连他都跟战斧勾结在一起了,那我们在这场战斗中就完全没有胜利的可能了!”

  真的,如果剑神也是战斧的人,那么前有萨姆,后有剑神,我们还打个屁啊,直接认输算了。

  魏老沉默下来,半晌才说:“这个任务我是交给你的,那么我也相信你的判断,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说:“我打算亲自去趟飞龙特种大队,看看向大力到底搞什么鬼,从他口中再掏出点信息来。”

  “好,那你去吧。”

  “魏老……”

  “什么?”

  “将来对付萨姆,能不能加上石天惊?通过几天的相处,我是真觉得他能信得过,当初他弑父、杀兄、屠村也是有原因的,我给您讲讲……”

  “我没时间听你的故事,我每天要忙多少事你知道吗?”魏老不耐烦地说道:“石天惊的事,等找到萨姆以后再说吧!”

  说完,魏老挂了电话。

  没办法,只能以后再说了。

  我便动身,准备到两广一带去了,打算亲自去飞龙特种大队审向大力。

  自从向大力被何红裳的百毒蝎咬了一口,又被童耀和河西王带回去后,我就再没见过向大力了,主要是觉得有飞龙特种大队的人呢,不用我亲自审,有什么情况,古老头自然会告诉我。

  但是现在,我决定亲自去一趟了,寻思着古老头有可能碍于公职,不方便对向大力下狠手?

  我就没那么多压力了,这回过去严刑拷打,各种手段都给他用上,就不信他不说!

  出发之前,我给古老头也打了个电话,将我这边的情况给他说了一下。

  古老头问出了和魏老一样的问题:“那个剑神,值得信任么?”

  我只得又把其中的关系和利害讲了一下,说剑神要是信不过,这场仗我们真没必要打了。

  这可是红花娘娘的亲师父啊!

  “希望如你所说,他是我们这一边的。”古老头说:“那你来吧。”

  我收拾了东西,又跟红花娘娘道了个别,出门直奔机场。

  我不知道何红裳还在不在附近了,但她一般不会针对我,而且昨晚被剑神吓过之后,应该没胆子出来了。果不其然,我出门后直接打车去机场,一路上也没见到一只毒虫。

  看来只要红花娘娘不在,我还是很安全的。

  到了机场,又过安检、登机,接着直奔两广。

  几个小时后,便落地了。

  从白云机场出来,我又打了个车,直奔古老头的兵营。

  这个距离也不太远,得半个多小时,而且是在郊外,路况非常的好,全是沥青的柏油路,速度那叫一个快啊。兵营这种地方,一般都是在郊外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去了,看着两边绿油油的农田,心情算是挺好的了。

  心情能不好吗,这次有了战胜萨姆的把握,只要找到萨姆,就能配合剑神干掉那个家伙,到时候南王和春少爷就安全了,罗子殇、老乞丐他们也都能放出来了……

  再过几年,南王的心脉全搭起来,就能重获新生。

  至于春少爷,无所谓了,永远都别起来才好。

  出租车司机也看出了我心情不错,主动和我搭话:“你这是探亲回来?”

  我愣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因为我要去兵营嘛,司机这是把我当做当兵的了,以为我是休了探亲假刚回来。

  我点点头说:“是的!”

  司机乐呵呵道:“我看你的精神状态,就知道你是个当兵的了。”

  真的,男人最喜欢听到的夸奖就是这句话了,谁不想自己在别人眼里是条响当当的硬汉?

  所谓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那是过去的话了,过去的人当兵确实很惨,基本十去九不回,打完仗随便拉个乱葬岗就埋了,连个全尸都找不回来。现在就不一样了,我们国家强大了,当兵的装备也好,就算真的打仗也不害怕,反而容易载誉归来,那才叫做光宗耀祖。

  我开心地说:“是啊,我是个当兵的。”

  “嘿嘿,我儿子也当……”

  他的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怎么了?!”

  我吃惊地朝他看去,就见他脑袋歪着、双眼闭着,脖子上还趴着一条硕大的青色蜈蚣……

longtaitou/3689 longtaitou/368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