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44 天大的打击

1444 天大的打击

更新时间:2019-07-10 14:32:36

  没错,这就是萨姆的声音!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但我绝对听得出来,萨姆就是化成了灰,我也听得出来!

  多少人死在萨姆的手上,多少人倒在萨姆的脚下,这个于我来说如同噩梦一般的人物,无数次我从梦中惊醒,就是因为他的存在。讲真的,我做梦都想杀了这个家伙,我对他的容貌、声音了如指掌,哪怕他只是发出一声呼吸,我也能够敏锐地识别出来。

  这个电话真的打通了,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但更让我意外的是,萨姆听上去十分虚弱,就好像受了重伤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我只要一张嘴,肯定就暴露了,萨姆马上就知道我不是向大力了。

  正在我沉默的时候,就听电话里面,萨姆又有气无力地说:“向大力,你搞什么?我不是和你说了,我正在吸收最新的改造基因液,这期间不能被任何人打扰吗?你最好有点正事,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我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妈的,你是不是打错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还有几天我就改造完了,到时候再收拾你这个王八蛋!”

  萨姆嘟囔了几句,便把电话挂了。

  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我现在可以确定,向大力说得没错,萨姆真在吸收最新的改造基因液,而且因为这种基因液还不稳定,完全吸收需要一定时间,所以他才隐匿起来,好久没什么动静了。

  现在的他无比虚弱,显然是因为还未改造完毕的原因。

  如果知道这个家伙在哪,趁现在干掉他该有多好……

  对啊,他在哪里?

  古老头安排了技术人员定位的,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怎么一点声音都没?

  我猛地一抬头,看向面前的大屏幕,当场就愣住了。

  定位地点已经出来,军方的科技系统还能不高明么?屏幕上明明白白地显示着,刚才接通电话的位置在天城,中海别院旁边的一条街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就是宁老家里。

  军方的科技系统非常厉害,但是因为宁家不同凡响,也有反屏蔽的装置,所以只能定位宁家,不能具体定位某个房间。

  但很确定就是宁家。

  系统不可能出问题的。

  萨姆真的在宁家啊!

  这个发现无疑让我震惊、震撼,我立刻回头看向古老头。

  古老头也是一脸凝重地看着大屏幕。

  显然,确定一位老人和战斧有勾结,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如果早打电话,可能早就得出这个结果了,但这世界没有假如,不打有不打的顾虑,打有打的原因,这是破釜沉舟。而且这个电话一打,谁知道萨姆会不会生出警觉,立刻逃出宁家?

  只是,我和古老头都来不及考虑之后的事了,单单“萨姆就在宁家”这件事情已经足够让我们震撼了。

  我和古老头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位置,沉默了许久、许久。

  “看来宁老没你说的那么好。”古老头说。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

  之前莫西国王来时,宁老的表现我都看到了,也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古老头,对宁老是大加赞赏、吹捧有加。

  “看来那个剑神,也没你说的那么好。”古老头继续说。

  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剑神很确定地告诉我和红花娘娘,萨姆不在宁家,宁老也和战斧没有任何关联。

  现在看来,他撒谎了。

  得到这个答案,我的一颗心真是太痛了,我和红花娘娘将所有的希望放在剑神身上了啊,他是红花娘娘的师父,还把红花娘娘养大,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是他接近宁老之后,宁老以重利诱惑他,让他迷失了方向、丧失了初心么?

  我又想起何红裳说过的话,她说她察觉到,剑神是个充满不安和黑暗的危险男人,没有表面上那么靠谱,奉劝我和红花娘娘离他远点……

  现在看来,何红裳真是说得一点错都没啊。

  真是太可怕了,前有萨姆,后有剑神,等到萨姆改造完毕,再加上几乎无敌的剑神……

  我的脑子嗡嗡直响,觉得有点天旋地转了。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希望,结果老天又狠狠泼过来一盆凉水!

  不知过了多久,古老头突然沉沉地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要放弃么?”

  之前我就开玩笑地说过,如果剑神和萨姆真是一伙的,那我们没必要打了,直接认输算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

  但我还是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会放弃的!”

  怎么可能放弃呢,南王还在病床上躺着,罗子殇、老乞丐等人还被关着……一年之约马上就到,如果不能及时解决萨姆,那么多少颗人头得落地啊!

  我就说么,宁老怎么总是无缘无故针对我们,原来他真和战斧勾结在一起了,现在不仅有了萨姆,还有剑神……

  古老头继续问:“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我还没有回答,古老头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拿出手机,显然要给魏老汇报这件事了。确实,这么大的事情,必须第一时间通知魏老。电话很快拨通,古老头将我俩刚才的发现通知给了魏老。

  电话里面,魏老同样震惊不已:“真和宁家有关!”

  语气中不仅有震惊,还有难过、悲凉和哀伤。

  “魏老,我们现在该这么办?”古老头问。

  魏老同样沉默许久,显然这件事也让他感觉到了棘手,半晌才沉沉地道:“告诉张龙,让他务必秘密除掉萨姆,至于宁老这边……交给我处理就可以了!”

  宁老也只有魏老去处理了,我们也没那个本事。

  但是,务必秘密除掉萨姆?

  魏老上下嘴皮子一碰,说得倒是轻巧,我们怎么除啊,面前还拦着一个强大无比的剑神!

  但是魏老并未提供方法,只是告诉我要做这件事,就把电话挂了。

  古老头又看向我。

  要除萨姆,必须先除剑神,可我们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我的头开始疼了。

  “我要好好谋划一下。”我对古老头说:“我得回去,和我妈商量下。”

  古老头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没有再停留,直接转身走出办公室,离开兵营,回天城去。

  现代交通实在发达,天城和两广一带虽然远,但是一天奔个来回不是问题。一路上我就在想,剑神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他一辈子呆在山上,实力高强但不轻易出世,应该是个淡泊名利的人才对,怎么就被宁老给说服了,从此开始为战斧服务了?

  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个天大的打击啊。

  回到天城已经是晚上了,但我还是马不停蹄地赶到宁家。

  宁老依然不在,各路护卫尽忠职守,石天惊看到了我,还很奇怪地问:“张龙,你今天去哪了?”

  之前我对石天惊印象挺不错,还试图说服魏老,把石天惊也加入进来。但是现在,我对石天惊充满怀疑,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知不知道萨姆就在宁家?

  不管他是怎么想的,他都是宁老的人,我不能相信他!

  于是我笑着道:“没事,这几天太无聊了,去鸟巢、水立方那边跑了跑。”

  石天惊哈哈笑着:“那地方有什么好跑的,无聊死了!”

  “游客可多啦!”

  我说着,迈进宁家,石天惊也没和我多聊,继续巡守各处去了。

  以前进来宁家,虽然怀疑萨姆是否在这,但终究是没确定,心态还算平和。现在我确定了,萨姆就在这里,宁老也和战斧勾结,而且还有一个剑神为宁老身先士卒……

  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恐慌、害怕、多疑、彷徨,占据了我所有的情绪。

  不知是我胆大,还是宁老胆大,我明知萨姆就在这里,还敢再返回来,宁老明知我是魏老差遣对付萨姆、调查战斧的,还敢让我住在他家。宁老究竟是怎么想的,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么?

  一路进来,没见其他的人,宁公子估计又去外面玩了。二代么,不玩还能干嘛,国家大事也轮不到他插手。别看我每天住在宁家,还是宁公子的师父,其实和宁公子都很少见面,他有他自己的圈子和生活,不可能每天都缠着我。

  我马不停蹄,赶到红花娘娘的房间。

  我必须把所有事情,立刻、赶紧都告诉她。

  我一推门,就看到剑神正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地喝茶、看报,红花娘娘则乖巧地立在一边,给剑神捏肩、捶背,好一幅父慈女孝的画面啊,都能上感动华夏了。

  “哎,你回来了?”两人同时抬头,一起问我:“怎么样了,有萨姆的下落没?”

  今天我去飞龙特种大队亲自审问向大力,这事他俩都知道,显然是在等我回来。

  看到剑神,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叹着气说:“没有任何收获,向大力半个屁都没崩出来,除了坚持说萨姆就在某位老人家里,其他什么都不会说了!”

longtaitou/3692 longtaitou/369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