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45 笑了,又哭了

1445 笑了,又哭了

更新时间:2019-07-11 8:39:56

  我不可能当着剑神的面说什么,我必须要稳住他,让他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剑神和红花娘娘以为我真的没收获,也是个个长吁短叹。

  剑神叹着气说:“没关系,咱们再想其他办法,总能把萨姆揪出来的!那个家伙既然能在华夏这么猖狂,必然有着很强硬的靠山,咱们继续从几位老人身上下手,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的。”

  红花娘娘也点着头,表示剑神说得没错。

  我则问道:“师爷,那您觉得哪位老人嫌疑最大?”

  剑神沉沉地说:“这不好说,反正我转了一圈下来,没有发现谁和战斧勾结。但咱们可以用排除法,首先魏老肯定没问题,否则他不会张罗着要收拾萨姆,其次宁老也没问题,我跟了他一段时间,又在宁家住了几天,这点判断还是有的。所以,咱们要把重点放在陈家、荣家和徐家!”

  红花娘娘再次点头,表示认可剑神的建议。

  我却知道萨姆就在宁家,知道剑神是在撒谎,不由心想:你可真是演得一手好戏!

  他演,我也演,我俩互相飙戏。

  我也点了点头:“说得有理,不过另外几家可不好接触啊,我想再混进去已经非常难了。”

  剑神说道:“没关系,这事交给我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师爷,那就麻烦您了!”我说:“眼看一年之约就快到了,萨姆却还没有下落,南王他们都性命难保啊……”

  “我是帮着你和你妈,其他的人我可不管!”

  剑神这句话要是搁在之前说,我还会在心里笑几声,想他刀子嘴、豆腐心,说是不关他事,其实比谁都关心几个徒弟。但是现在,我只觉得浑身寒意,他是真的刀子嘴、刀子心啊,徒弟都能坑,徒弟都能骗!

  这个看似一辈子老实的家伙,其实比谁都要阴险、毒辣。

  “也不早了,你们都休息吧。”剑神站起身来,叹着气往外走了,好像还很郁闷的样子。

  红花娘娘并不知道内情,还恭恭敬敬地将他送到门外。

  剑神走了以后,红花娘娘回头对我说道:“没事儿子,有我师父出马,肯定没问题的,迟早把萨姆揪出来!好了,你跑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刻走出门外,看看左右,确定剑神不在附近,又返回来,将门“咣当”一声给关住了。

  红花娘娘当然因为我的行为感到惊讶:“儿子,你这是干什么……”

  “妈,剑神不是好人!”我略有些激动地说:“他是战斧的人!”

  红花娘娘当然更吃惊了:“儿子,你胡说什么……”

  “真的!”

  我压低声音,将我今天的经历全部说了一遍。

  “我很确定,萨姆就在宁家,而且非常虚弱,正在进行最后的改造!剑神说了谎,他在宁家不是要做秘密暗卫,而是在为萨姆做掩护和守卫工作!”

  后半句虽然是我猜的,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否则没法解释剑神的目的。

  听完我的讲述,红花娘娘当然浑身都在发抖。

  剑神可是她最尊敬的师父啊,在她心里和父亲的地位一样,结果剑神却做出这种事,当然让她无法接受。

  “不可能……不可能……”红花娘娘摇着头,哆哆嗦嗦地说:“我师父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别看红花娘娘是我母亲,已经四十多岁,阅历也算丰富,可遇到她无法接受的事,比一般人也沉稳不了多少。

  “妈,千真万确!”我说:“萨姆就在宁家,你觉得宁老会不知道吗?剑神会不知道吗?我敢打赌,萨姆就在宁老的那个房间里,剑神的任务就是掩护他、保护他!”

  “我去问个清楚!”

  红花娘娘立刻就要转身出门。

  “妈,你不能去啊!”我立刻拉住了她,“剑神是宁老的人,已经为战斧效力了,咱们再和他说有什么用?我估摸着,他之所以接近咱们两个,一来是想扰乱咱们的视线,二来是想摸清咱们的战略,你这么冲上去找他的话,咱们不是就暴露了?到时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几乎不可想象!”

  红花娘娘没有再往外走,但她的身体还是抖个不停。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她来来回回、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始终无法接受剑神为战斧服务的事实,毕竟这可是她最尊敬、最依赖的人啊……

  “妈,这是真的……”我很认真地说:“咱们得另想办法了……”

  红花娘娘慢慢蹲了下来,将脸埋在腿上,无声地哭泣着。现在的她,像极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小女孩。我没把她当妈妈,也没把她当成一个大人,我用双臂环住了她的头,让她靠在我的肩上哭着。

  夜深人静,紧闭着门的屋子里,红花娘娘无声地哭泣着,许久、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红花娘娘渐渐地不哭了,一双眼睛慢慢散发出坚毅的神色。

  我明白,毕竟我是她的儿子,她在我的面前哪怕是装,也要装出坚韧不屈的样子来!

  “你说何红裳走了是么?”

  “是的。”

  何红裳的事情,我当然也告诉她了。

  “好。”红花娘娘站起身来,说道:“儿子,咱们去看看南王和春少爷吧。”

  我不知道红花娘娘这个时候去看他俩的用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别说是去看南王和春少爷了,红花娘娘就是要去天边,我也会陪她去。

  我陪着红花娘娘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被石天惊拦住了。

  “你俩这是去哪?!”

  “去外面走走。”

  “不怕何红裳么?”石天惊吃惊地瞪大眼。

  “没事。”我说:“何红裳已经离开天城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线报。”

  我现在谁都不敢信,尤其是宁家的人。

  “哦……”石天惊让开了路:“那你们出去吧,一定要注意安全!对了,还会回来吧?”

  我们来宁家是为了躲避何红裳的,现在何红裳离开了,石天惊以为我们会走。

  “当然会回来了。”我笑着说:“我师爷还在这。”

  “也是。”石天惊也笑了。

  我和红花娘娘出了宁家,打了辆车直奔医院。

  这所医院的背景不用多做介绍,住的都是高级领导,一般人都进不来。我和红花娘娘不是第一次来,很轻松地就进去了,接着直奔icu病房,让我俩很意外的是,竟然碰到了秦卫国。

  “秦院长,您怎么在这里?!”我吃惊地问。

  秦卫国刚从病房里出来,身上还穿着无菌服,他摘下口罩说道:“我现在负责这两个病人,当然时不时地要过来看看。”

  负责给南王搭心脉,承诺三四年内一定让南王恢复如初的就是秦卫国。

  我立刻问:“嗯,南王怎么样了?”

  “非常好。”秦卫国说:“南王身体的强悍程度远超我的想象,之前我还以为半年才能给他接一根心脉,但是昨天我就给他接好了第二根,照这样下去的话,今年给他接三根不是问题。”

  一年就接三根!

  那岂不是说,只要两年左右,南王就能醒过来了?

  我立刻感激地说:“秦院长,谢谢您!”

  秦卫国说:“谢谢我是应该的,毕竟整个华夏,能做这种手术的没几个。不过,南王自己的顽强也很重要,无论是我来看他,还是给他做手术,都能感受到他强烈的求生意志!作为医者,遇到这样的病人,我也会很欣慰,愿意多出点力救他……”

  “谢谢、谢谢!”原来南王已经搭好两根心脉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进去看看他了。

  我换了无菌服就要往里面进。

  “哎,你不问问春少爷么?”秦卫国又说。

  “我不管他,死了最好!”

  我推门进去了,红花娘娘还在外面和秦卫国说着话。

  病房里面,南王和春少爷还各自躺在病床上,两人看上去都恢复的不错,起码脸色挺好,不像一开始那么惨白了。我懒得搭理春少爷,直接走到南王的病床前,握住了他的手,有些难过,又有些激动地叫了一声:“爸!”

  南王当然是没有什么反应的。

  我刚站了一会儿,红花娘娘就进来了。

  她也穿着无菌服,进来先看了看南王,又看了看春少爷,接着站在了两人中间。

  红花娘娘一脸严肃和凝重。

  “大师兄,二师兄,我又来看你们了……”红花娘娘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告诉你们。”

  “好消息是,我见到师父了。一开始他不愿意认我,但我一哭二闹三撒娇,还给他跪下磕了好几个头,他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认回我了,还说要帮我对付萨姆呢!有师父出马,收拾萨姆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说到这里,红花娘娘笑了,笑得很甜很甜,像花开了一样。

  “坏消息是,师父可能是战斧的人,他和萨姆勾结在一起了……”

  说着,红花娘娘又流出泪来,哭得比谁都要伤心。

longtaitou/3693 longtaitou/369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