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46 先除萨姆,再除剑神

1446 先除萨姆,再除剑神

更新时间:2019-07-11 9:46:05

  这件事对红花娘娘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对我来说只是少了一个帮手,多了一个强敌,但对红花娘娘来说,直接是信仰和倚靠的坍塌。红花娘娘虽然和剑神多年不见,但她心中一直记着剑神,甚至时间越长、思念越深,儿时的事如同烙印一般深刻。

  那个如同父亲一样的人啊,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

  红花娘娘哭得很伤心、很难过。

  南王和春少爷却没什么反应,始终在昏迷中。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醒一醒啊,我一个人快扛不住了……”红花娘娘抓了南王的手,又抓了春少爷的手。

  如果他俩醒着,看到这幕怕是要欣喜若狂了,可惜人还昏着,什么都不知道。

  红花娘娘哭了半天,南王和春少爷还是什么反应都没。

  红花娘娘长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事还是得靠自己。

  “我就是来和你们俩说一声。”红花娘娘的眼神凌厉起来:“你们和我都很尊敬师父,但师父做出这样的事,我就不能再认他了,我得将他除掉!”

  理所当然,南王和春少爷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红花娘娘看向了我,目光坚定地说:“咱们走吧!”

  我知道,她已下定决心。

  我点点头:“妈,你先出去,我和我爸再说几句。”

  红花娘娘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来,转身走出门去。

  我握住南王的手,说道:“爸,我先走了,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一定还你一个太平天下!”

  说完,我又朝着春少爷走过去,左右开弓朝他脸上扇了两下,我每次过来都会干这件事,自己也知道不道德,但就是忍不住,这家伙太坏了。要不是他,我们能成现在这样子吗?

  春少爷的心电图又猛地跳动起来,但我已经习惯,根本没当回事,直接就出门了。

  红花娘娘在门外等着我。

  “接下来你看怎么办?”红花娘娘说道:“凭咱们的实力,要对付剑神怕是很难。”

  红花娘娘虽然十分悲痛,但她还是很快进入状态,去做该做的事,不会婆婆妈妈。

  我说:“咱们不能把剑神当做第一目标,萨姆现在还处于改造中,因为是最新的基因液,不是那么好吸收,所以还很虚弱。咱们要先除了萨姆,否则萨姆改造完了,咱们就要同时面对两个强敌!”

  红花娘娘点了点头:“嗯,要怎么做?”

  我说:“咱们继续装作不知道剑神的底细,找个机会你把他给引开,我直接进宁老的房间,找到萨姆把他杀了!”

  整个宁家我都找过,唯独没去过宁老的房间,萨姆既然定位在了宁家,究竟在那已经不言而喻。

  “杀了萨姆之后呢?”

  “杀了萨姆,咱们就逃出宁家,到时候魏老收拾宁老,咱们收拾剑神。剑神虽然强,但他不是什么五星级上将,国家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咱们和飞龙特种大队的人一起上,足够将他给干掉了!”

  这是我从古老头那里出来后就想好的策略。

  到头来谁都依靠不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就这么办。”红花娘娘立刻同意。

  我们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返回宁家。

  度过了一个几乎难眠的夜晚之后,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我假装若无其事地在院子里练功。过了一会儿,红花娘娘出来了,看了我一眼后,什么都没有说,直奔后院,去跟剑神请安。

  身为徒弟,早晚请安是应该的。

  过了一会儿,红花娘娘回来了,低声对我说道:“剑神一会儿来我这里,我尽量多缠他一段时间,你趁机会杀掉萨姆!”

  我点点头,说好。

  红花娘娘便返回屋中去了。

  再过一会儿,剑神果然来了,他看上去还是那么潇洒,虽然一头白发,却是一丝不苟,衣服也是干净华贵,和太行山上那个“精神病”判若两人。

  我立刻站直了身子,跟剑神打了个招呼:“师爷!”

  剑神微微笑着:“好,不用管我,你继续练!”

  我便继续练了起来,剑神也没有走,就在一边看我。

  我正在打金刚拳,剑神可是这方面的祖师爷,我便打得更认真了。

  剑神一边看,一边点头说道:“不错,精髓基本都掌握了,南王确实把你当亲儿子一样看啊。”

  又来了。

  我忍不住问:“师爷,您怎么知道南王不是我亲爸的?”

  剑神叹了口气:“他俩被我赶下山后,就在山底下的镇上住着,一举一动还能逃得了我的眼睛吗?他俩为什么离的婚,我也门儿清!”

  照这么说,剑神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我立刻转过身去问他:“师爷,那你知道我亲爸是谁么?”

  虽然我愿意把南王看做亲爸,他也把我当亲儿子一样,但我心里始终有一根刺,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我可以不认那个亲爸,但我就是想知道啊。

  剑神迟疑地说:“是不是春少爷?南王和杜鹃结婚那天,春少爷偷偷跑下了山……”

  我摇头说:“不是他,他那天确实找我妈了,但他什么都没有做,就和我妈聊了聊天,这事早就解释清了。”

  就春少爷那个胆子,红花娘娘在杀手门十年,他连手都不敢摸一下,还敢做其他更过分的事情?

  剑神说道:“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我虽然挺关心他们的,但也不是每一天都看着。”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看来这事要成为千古之谜了!

  “你也不用管那么多。”剑神说道:“养恩大过生恩,你就当南王是亲爸就可以了。”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

  接着,剑神便转身走进红花娘娘的房间里,师徒俩刚刚相认,有很多的话要说。

  我在门外练功,都能听到他们俩的谈话。

  “师父,听说您之前不在山上住了,到什么文王庙里打扫卫生了?”

  “是啊,你们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在山上住了好多年,莲花村的人都以为我是精神病,无儿无女、孤苦伶仃。再加上又一次,天上下大雨,把房子冲塌了,村委会的人就来劝我,让我搬到山下的文王庙里去住,一日三餐都有人管,只需要打扫下卫生……我琢磨着也行,就跟着他们去啦!”

  “师父,都是我们几个不孝,才让您老人家受这些苦!”

  “这不算什么,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嘛,只要有一张床,在哪不是睡呢?”

  “……”

  两人聊得还挺投机,剑神处处展现出自己的看破红尘和高风亮节,以前的我还会心生敬佩,现在已经完全不当回事,甚至不屑、反感。趁着他们聊得很火热时,我假装做了几个高抬腿的动作,接着便在宁家院中慢跑起来。

  这是我每天都会做的事情,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我在中院跑了几圈,趁人不注意后,悄悄溜进了后院。

  我在宁家这么多天,早已摸透了每一个明卫和暗卫的位置,足以轻轻松松地绕开他们。后院依旧十分安静,这里住的都是宁家的贵人,注定不可能成为热闹的所在。

  也正合我意。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院中树木花草挺多,足以掩藏我的身形,让我悄然潜行,不至于被人发现。

  很快,我就来到了宁老的房间门口。

  宁老并不在家,屋门紧闭。这曾经是我无数次想要进来的地方,但被剑神一次又一次地阻止了。现在看来,他到底还是心虚。可怜我还被他给骗了,一度以为萨姆真的不在宁家,还信誓旦旦地和魏老、古老头说,剑神绝对值得信任,肯定没有问题!

  现在想想,自己实在太蠢,一个面都没见过几次的人,凭什么就那么相信他呢,就因为他是南王、春少爷和红花娘娘的师父?

  萨姆,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剑神也保不了你了!

  昨天那通电话,让我确定萨姆十分虚弱,哪怕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都能将他除掉。

  我就更可以了。

  我一咬牙,看看左右,确定没人之后,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宁老的房间干净、整洁,也没有太奢华的家具,桌上放着一个古老的红色电话机,还有一扇书柜,里面大多都是古籍,二十四史、道德经什么的,当然也有现代的资本论、***语录什么的。

  床铺也是整整齐齐。

  这间屋子不大,一眼就能扫完,并没看见萨姆。

  但我没被表象蒙蔽,这可是宁老的房间啊,怎么可能没有暗门或是暗室,而且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立刻伸手在四周摸索起来,每一面墙壁都仔细敲打,终于,让我发现其中一面墙是空心的了,这后面必然是个藏人的暗室!

  萨姆就在里面。

  趁他病、要他命!

  我的心中一阵狂喜,又继续在附近摸索起来,想看一看机关在哪,台灯、书架、装饰,什么都不放过……

  就在我紧张兮兮、忙忙碌碌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我吃惊不已,刚想找个地方躲起,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有人推开了门,接着雷霆怒喝:“谁让你进来的?!”

longtaitou/3694 longtaitou/369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