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68 我叫魏子贤

1468 我叫魏子贤

更新时间:2019-07-18 14:01:54

  我觉得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我先是在景山公园,看到剑神大发神威,和童耀、何红裳、五行兄弟等人大战;接着,我又到了宁家的院子里,信心满满地以为能够找出萨姆,结果出来的却是佩蒂,一个七八岁的外国小男孩。

  “把他毙了!”魏老怒不可遏。

  后来,我给剑神跪下,乞求获得他的原谅。

  “魏老和宁老商量,要在西山刑场把你毙了。”有人又对我说。

  接着我就睡着了,睡得很沉很沉。

  “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我耳边说着。

  但我不愿醒来,我犯下那么大的错,牺牲了好几个兄弟,我还有什么脸面对大家……

  “醒醒。”又有人说着,轻轻拍着我的脸颊。

  我不情愿地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四周皆是墙壁的屋子里,没有窗,空气有些浑浊,只有屋角亮着盏灯,微微照亮整个屋子。我坐在一个椅子上,身边站着几个人,我认识他们,昆仑四剑,是魏老的护卫。

  在我仅存的记忆里,最后是他们把我带走的,说要把我拉到西山上去枪毙。

  那个时候我已经万念俱灰,觉得死就死吧,反正也没什么遗憾了,反而踏踏实实地睡着了,结果醒来却在这么个鬼地方。

  “我在哪里?”我疑惑地问:“不是要去西山毙了我么?”

  “你不需要知道自己在哪。”其中一个人说:“你只需要知道,你已经死了。”

  我已经死了?!

  开什么玩笑,我摸了摸自己的手,又捏了捏自己的脸,什么感觉都有,不像是死了啊。

  我疑惑地看着他们,完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你确实是死了。”角落里响起声音:“我在西山亲手把你毙了,‘火拳’张宏飞抱着你下山,赵虎他们也都跟着走了。”

  我诧异地朝声音来源处看过去,那里只有微弱的光,我仔细地辨认了会儿,才看清是魏老。

  他也坐在一张椅子上,正看着我。

  “什么啊……”我吃力地站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脑子很晕。

  这种感觉我曾有过,以前受了重伤去医院做手术,醒过来后就是这种状态,是因为麻药的劲儿还没完全褪去。

  现在我就是这种感觉,好像刚做了场大手术。

  “魏老,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我说:“我没有死,也没有被我二叔抱下山,我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站在你的面前。”

  “你死了,你不是张龙。”魏老继续说道:“你叫魏子贤,是我的亲孙子,刚刚留学归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我明明是张龙,怎么成魏子贤了,魏老这是老年痴呆了吗,连他孙子都不认识了么?

  我忍不住朝魏老走过去,指着自己的脸说:“魏老,你看清楚,我是张龙啊,不是魏子贤。”

  魏老突然一按墙壁,又一盏灯亮了起来,整个屋子都因此变得明亮了,也晃得我眼睛几乎睁不开。

  等我好不容易适应了屋子里的视线,再次睁眼朝着魏老看过去时,魏老举着一面镜子,放在我的眼前。

  我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镜中的我,我竟完全不认识了,那是一个十分帅气的青年,丹凤眼、高鼻梁、薄嘴唇,说是一个明星也不为过。其实以前的我不丑,但也称不上帅,普通人的样子吧,也不知道我的亲爹是谁,反正就是那种很一般的基因,和南王的男人气概相差甚远。

  就是因为如此,程依依才特别放心我在外面。

  我要是长镜中这个人的样子,简直做梦都要笑醒,收拾一下都能去出道了。

  但,不管镜中的男人有多么帅,那也不是我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吃惊地摸着自己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不成我还在做梦吗?

  “我说过了,你叫魏子贤,是我的亲孙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魏老还在旁边说着。

  我的脑袋瓜突然炸了。

  这不是我,我不长这个样子!

  我怒火中烧,忍不住把镜子狠狠一摔,伸手就去抓魏老的领子:“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放肆!”

  “松手!”

  昆仑四剑立刻冲了过来,分分钟就把我拉开了,并且将我狠狠按在地上。

  “到底怎么回事!”我咆哮着:“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魏老倒是淡定地多,翘着二郎腿说:“你叫吧,这个地方十分隐蔽,不会有其他人听见你声音的,什么时候等你叫的累了,我再慢慢给你解释。”

  我立刻就安静下来,喘着气说道:“好,我不叫了,您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魏老这才摆了摆手,昆仑四剑松开了我。

  我坐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魏老便说起来:“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能够确定,宁老那家伙肯定和战斧有牵连了,战斧背后的保护伞和靠山就是他!”

  我很意外地看着魏老,之前他可是坚定认为宁老和战斧没关系的,所以才决定毙了我这个栽赃国公的人,以此消除宁老心中的怒火。

  现在又是卖什么药?

  魏老冷冷说道:“我和他认识多少年了,还不了解他么?他是那种绝不可能在女人上出问题的人!天底下的男人都出轨了,他也绝不可能。再是国色天香的美女,他也绝对不会动一下心,什么异国之恋、什么女翻译员,纯粹就是扯淡!”

  说到这里,魏老又沉沉道:“所以这一切都显得非常怪异了,那个外国小男孩到底是谁,宁老为什么把他藏在暗室里面……我对此有诸多疑惑,但宁老非说那是他的私生子,我也不好去质疑什么,只能顺水推舟地认可了。几位老人之中,唯独宁老这么怪异,所以我希望你接下来能好好地调查他,看看他和那个外国小男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打断了他:“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你别着急,听我讲完。”魏老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调查宁老,但以你之前的身份,是不可能再接近宁家了。所以我想来想去,唯有让你扮成我的孙子,等你成了魏子贤后,就是天城,乃至华夏第一公子,宁公子在你面前都要让步!有了这个身份,就能很轻易地接近宁家了,就是宁老也不敢对你怎么样……所以,我便主张将你毙掉,顺理成章地让你死去,接着变身成我的孙子,去做你未完成的事情。”

  我明白魏老的用意了。

  确实,没有谁比“魏子贤”这个身份更容易接近宁家了。

  魏老的孙子啊,别说天城,整个华夏还不横着走吗?别看宁公子现在是天城二代中的领导者,“魏子贤”一出,还有他什么事?魏子贤一现身,包括宁公子在内的所有二代,都得以我马首是瞻!

  “可我到底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我很好奇地摸着自己的脸,我不是没见过高明的易容术,盗圣、盗神两口子就有这个水平,可那到底是在脸上抹了一些东西,一擦就掉。我这怎么回事,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异常,好像这就是我的脸,和我与生俱来,就长这个样子。

  “你有没有听说过南宫世家?”魏老问我。

  “南宫世家?”我一脸迷茫。

  魏老叹了口气:“那‘人皮大师’南宫卓,你总知道吧?”

  “人皮大师”南宫卓,我当然知道了!

  他是二条的师父,做的一手好人皮,能让一个人完全改头换面,易容易的仅仅是脸,南宫卓的人皮,却是从头到脚,连身高、体重都易,能和想要变化的人一模一样。

  红云和红红,从模样到身材完全一样,就是这个原因。

  我立刻就明白了:“南宫卓就是南宫世家的?”

  “对。”魏老说道:“南宫世家以做人皮闻名于世,已经差不多上千年的历史,几乎服务过每一朝的君王……”

  “哦,现在到您了是么?”

  “对,他们现在为我服务。”魏老说道:“虽然南宫世家出了南宫卓这么一个败类,但是并未影响他们在我心中的地位,而且南宫卓早就被南宫世家驱逐,和南宫世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就是要求他们日夜赶工,做了一张我孙子的人皮给你套上,从外表上是绝对看不出破绽的。”

  我也发现了,这身人皮可真合身,连我自己都找不到破绽,不仅模样变化了、身高变化了,就连气质都变化了。

  以前的我,再怎么贵为龙虎商会南门门主,也是出身草莽的江湖人,现在好了,我往这里一站,活脱脱一个公子哥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尊贵之气。

  能不贵气吗,就我这个身份,搁在古代可是正儿八经的太子啊。

  魏老继续说道:“另外,我还督促他们做了一张你的人皮,套在另外一个死刑犯的身上。七天之前,在西山刑场上,死去的就是那个犯人。”

longtaitou/3716 longtaitou/371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