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85 跋山涉水

1485 跋山涉水

更新时间:2019-07-24 9:58:30

  这一巴掌,扇得我脸火辣辣疼!
  
  我捂着自己的脸,吃惊地看着魏老,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魏老却还一脸怒色,狠狠叱道:“昨天晚上,你都干了什么!”
  
  我明白,陈冰月还是捅到魏老那里去了,那娘们可真是个白眼狼,我好心好意地对待她,结果她却倒打一耙。我很恼火,但也说不出什么,只能闷着声不吭气。
  
  魏老推了我一把,将我推到屋中,接着他也进来,把门关上以后指着我说:“张龙啊张龙,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陈冰月下手!”
  
  这一句话把我给整懵了,我疑惑地问:“什么意思?”
  
  “还什么意思?”魏老说道:“你披了魏子贤的皮,就真把自己当我孙子了吗?!你竟然敢让陈冰月陪着睡觉,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让陈冰月陪着睡觉?
  
  这都哪跟哪啊!
  
  我立刻解释道:“我没有!”
  
  接着,我便把昨天晚上的情况,详细地给魏老讲述了一遍。
  
  魏老听完之后,当然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反复问了我好几遍。
  
  我很认真地说:“千真万确,不信你可以叫陈冰月来对质,我要是有一句谎话,天打五雷轰!”
  
  这时我才知道,不是陈冰月跟他说了什么,而是魏家的人和他说了昨晚的事。魏老想当然地以为我是色胆包天,叫陈冰月来陪我睡觉,发生了点不愉快,陈冰月才到处叫唤,说我不是真正的魏子贤。
  
  怒火攻心的魏老,不问青红皂白就来扇了我一个巴掌。
  
  真的,也就是他,换成别人我可不干!
  
  当然,我也不用干什么,魏老受到的打击已经不小。魏子贤和陈冰月的私密,魏老肯定是不知道的,平时看着两人相敬如宾,话都不说几句,哪里知道私下会是那个样子……要不是我成为魏子贤,魏老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个事情。
  
  关键是魏子贤的所作所为,着实有点向“变态”的方向发展了,作为爷爷怎么能不焦虑、不痛心。
  
  而且他还没法问、没法说。
  
  怎么问,怎么说?
  
  多尴尬啊!
  
  魏老作为至尊,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无论国内的各种斗争,还是国际上的云诡波谲,多少黑暗的人心、离奇的故事都见识过,早已变得云淡风轻、波澜不惊,但涉及到自己的亲孙子,他突然就不会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请个心理医生,还是和他促膝长谈,或是完全不管?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我对魏老说道:“就因为我执意不肯,甚至让她穿上衣服离开,她才看穿我不是魏子贤,并且跑到院中大呼大叫。”
  
  魏老的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沉沉道:“陈冰月那边,我会跟她说的,让她不要再怀疑你……另外,如果她还有什么异常举动,你可一定……一定要拒绝啊,然后尽量离她远点,千万别做出什么事来……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
  
  之前魏老自信满满,认为两个孩子肯定没事,但他哪里知道私底下都这么放纵了。
  
  现在不行了,他很担心我会给魏子贤戴绿帽子。
  
  ——真想干什么的话,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我也说道:“您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魏老点了点头:“你能到走到今天这步,我对你的人品也很放心。”
  
  魏子贤的心理问题,魏老暂时没法处理,而且也没到处理的时候,所以他暂时抛开这些,对我说道:“你和宁公子怎么样了?”
  
  “相谈甚欢。”我说:“我们还约好三天后一起去打猎。”
  
  “可以,多在一起玩玩,一定要弄清楚宁老的那个私生子是怎么回事,还有萨姆这个家伙究竟在哪……”
  
  “好的。”
  
  魏老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而我不动声色地揉了下脸。
  
  魏老当然看到了,粗声粗气地说:“行了别揉了,刚才是我的错,但我不会跟你道歉的,我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给你道歉!”
  
  魏老嘟囔着,离开了。
  
  我也哭笑不得。
  
  据我所知,魏子贤是不练功的,甚至像宁公子那样的练拳都没有,顶多跑跑步、健健身。所以我想练功,还得找个没人的犄角旮旯,省得被人看出疑点和破绽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距离天阶中品已经越来越近,当然非常欣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肯定会是我们这些人里,除二条以外第一个突破天阶中品的!
  
  当然,也确实是难,到了天阶,每一步都如同登天,要不是潜龙之体发挥作用,我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魏老的背书也很有用,当天下午,陈冰月就来给我道歉了。
  
  当时我刚睡完午觉,准备起床去跑跑步,有人突然敲门,我还以为是下人来送点心,便说了声进。
  
  结果门推开了,是陈冰月。
  
  陈冰月换了一身衣服,显得端庄而又大气,当然也很美丽。
  
  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啊。
  
  陈冰月进来后,先看了我一眼,接着来到我的身前,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啊,昨天晚上是我错了,魏爷爷已经教训过我了……”
  
  看到陈冰月,我又气不打一处来,昨晚我也是为她好吧,结果她反咬我一口,跑到院子里大声说我不是魏子贤。得亏魏子贤的父母亲不在家,否则他俩随便一问,我就要露馅了。
  
  简直是害我啊!
  
  以后再也不圣母了,她想被魏子贤打,那就打吧,她想给魏子贤当女仆,那就当吧。
  
  我都不想多搭理她,冷冷地道:“行了,没什么事,你先走吧。”
  
  “子贤,我真的错了,你别赶我走嘛……”陈冰月撒起娇来,蹲在我的身前,把脸放在我的腿上,“子贤,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是真想呆在你的身边,一步都不想离开……”
  
  看她这样,我只觉得悲哀,看来昨天几次劝说都没有用,我希望她能有自己的尊严,但她自己就先折弯了腰、打断了腿。
  
  我刚想说点什么,突然感觉不太对劲,眼睛稍稍一瞥,就看到窗户外边站着个人,正是魏老悄悄往里看着。当时我那个哭笑不得啊,好歹也是至尊,怎么还干这种事情,果然涉及到自己的孙子,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啊……我知道,魏老是怕我对陈冰月做什么。
  
  我便把陈冰月推开,并且起身走到一边,冷冷地道:“我再说一遍,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
  
  陈冰月没话说了,只能叹了口气,低着头灰溜溜离开了。
  
  至于窗外的魏老,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显然很满意我的所作所为。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也没和陈冰月见面,她好几次要来找我,但都被我拒绝。我琢磨着,就这么冷淡着,等真正的魏子贤回来,他俩再和好吧。宁公子倒是给我打过几个电话,嘘寒问暖的,问我怎么样,我说挺好,就是有点无聊。
  
  宁公子笑着道:“等去打猎,你就不无聊了。”
  
  我知道,打猎也是他们这些二代的爱好之一,一般是在郊外,有专门的猎场,故意放些野生动物,野兔啊、野鸡啊,还有香樟和鹿。据说要是有高手陪伴的话,放几只熊和野猪出来也有可能。
  
  这项运动并不是近几年才兴起的,而是有着相当古老的传统,古代的王公贵族就热衷这个,一直传到现在也很流行。
  
  当然,这也不是普通人能玩起的,随便一支好点的弓弩,价格都在五位数以上,更好点的六位数都有可能。
  
  总之,这是一个能和宁公子接触的机会,所以我欣然同意了。
  
  宁公子也希望和我多接触,我俩算是不谋而合。
  
  到了那天,宁公子亲自开车来接我,一辆橘红色的牧马人,倒也不是多好的车,都有点配不上宁公子的身份。不过,宁公子还是很喜欢的,用来爬山涉水也够用了。
  
  当天要去的人有很多,差不多几十号人,都是天城顶级圈子里的二代,浩浩荡荡出动十多辆车,基本都是越野性能比较好的。
  
  我坐在车上,和宁公子有说有笑,别看天城平时堵得不行,这些车子却是一路畅通无阻,两三个小时过后,就到达了目的地——郊外的白云山。一直走到车都很难行进的时候,一座十分隐蔽的猎场便出现在我们眼前。
  
  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已经等待许久,看到我们到了,立刻迎了上来,笑呵呵道:“魏公子、宁公子……你们都过来啦!”
  
  宁公子说:“张老板,前几天不是就跟你说好了吗?”
  
  “是啊,我这也准备周全了,保证让各位玩得开心!”
  
  张老板回头,带领我们走进猎场。
  
  宁公子悄声对我说道:“这家伙以前职位也不低,后来得罪了我爷爷,就被贬到这里来啦!”
  
  我看着张老板虽然很胖,却极度殷勤的身影,只能暗暗叹了口气。

longtaitou/3733 longtaitou/373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