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486 落入悬崖

1486 落入悬崖

更新时间:2019-07-24 10:55:50

  这座猎场非常的大,直接包下一座山头,占地至少好几百亩,而且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就是花钱也进不来,因为这里就是顶级二代们玩乐的地方!
  
  别看现场只有张老板一个人来迎接我们,但是据我观察,四周还隐藏着不少护卫,甚至隐约能够看到一些手握钢枪的军人。在猎场的大门口处,有一座还算气派的大房子,里面有着不少单间,可供各位二代换装、休息、存储衣物。
  
  房子旁边还有一座马场,里面林林总总上百匹马,个个毛色发亮、威武雄壮,一会儿打猎就要骑着它们。
  
  骑马,是这些二代从小的必修功课。
  
  这些马匹当然价值不菲,大多都是从国外运回来的,张老板将它们伺候的很好。
  
  这让我感觉张老板就像现代的弼马温,曾经也是天城的知名人物,却到这里喂马来了,谁看见谁心酸。不过,这可能是我的感觉,因为宁公子他们根本就无感觉,冲着张老板呼来喝去、颐指气使的,他们应该习惯拿捏别人的命运了吧。
  
  我们先在马场周围转了一圈,当然由我和宁公子先挑马,我挑了一批浑身血红色的高头大马,宁公子挑了匹通体如雪一般的白马,张老板顿时盛赞不已,直夸我俩的眼光好,率先挑走了最好的两匹马,一曰烧云,一曰腊梅。
  
  大家正热热闹闹地挑着马,一个人突然不动声色地来到我身前,还主动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陈冰月!
  
  她什么时候来的?
  
  我脑子一下就炸了,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我对她还是挺反感的,觉得这人不识好歹。
  
  我立刻将她甩开,恼火地说:“你怎么来了?”
  
  众人纷纷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我。
  
  “我一直在……”陈冰月低着头说:“是你没发现我。”
  
  现场来了几十个人,我还真没一个一个去看。
  
  虽然话说回来,以陈冰月的身份,出现在这场合里一点都不奇怪,但我还是异常烦躁,说道:“我们准备打猎,你来干什么了?”
  
  “我陪你一起啊……”陈冰月眼巴巴地看着我。
  
  “不用。”我一摆手:“你赶紧回去吧。”
  
  陈冰月却没走,仍旧眼巴巴看着我:“子贤……”
  
  我刚想说什么,宁公子拉了我一下,低声说道:“魏公子,冰月都过来了,就别赶她走了。再说,这山高路远的,她一个女孩子,出了问题怎么办?”
  
  我说:“能出什么问题,派几个人护送她呗!”
  
  接着,我又对张老板说:“找几个人,送她回城里去。”
  
  张老板不敢怠慢,立刻去找人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几个当兵的过来了。陈冰月还不愿意走,但被我狠狠一瞪,只能离开。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懒得解释,摆摆手说:“大家继续挑马。”
  
  魏子贤平时的人设就很高冷,在外面对陈冰月一向就很冷淡,大家不敢劝,也不敢说什么,各忙各的去了。
  
  我和宁公子先挑好马了,张老板便带我俩去换护具。
  
  打猎毕竟是个危险的活儿,现场护卫再多,几百亩地也护不过来,何况我们还骑着马,所以各种装备还是要齐全的。在门口的大房子里,我和宁公子各自进了一个单间,里面有不少的护具,护膝护腿护胳膊的,应有尽有。
  
  陈冰月走了以后,我烦躁的心才慢慢平和下来。
  
  我很快就挑好了自己的型号,并且穿戴整齐,出门一看,宁公子还没出来,便过去敲他的门。
  
  刚要敲,却听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似乎宁公子在给谁打电话。
  
  “依依……”
  
  听到这两个字,我的心一下紧绷起来,耳朵也贴过去。
  
  “依依,你先别急着挂。”宁公子着急地说:“师父去世以前,曾经委托我照顾你的,我是放心不下你,才会每天给你打电话。依依,我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我想过去看你,但是你又不让……是是是,我知道你不需要,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说着说着,宁公子竟然哽咽起来:“依依,以前师父还活着的时候,有些话我一直不敢和你说……现在师父不在了,我觉得有些责任,我一定要承担起来,既然师父临终前交代了我,我就必须对你负责到底……我不是要干什么,我是真觉得我有能力照顾好你……喂?喂?”
  
  程依依显然挂了电话。
  
  宁公子沉默许久,竟然微微啜泣起来。
  
  听到他的哭声,我也有点心疼,我不知道事情怎么闹到这地步的,当初我确实让他照顾程依依的,那时候我是真怕宁老会对程依依不利。但是现在,宁公子似乎陷进这句话里出不来了,即便程依依无数次拒绝他,他也还是执迷不悟、死撞南墙。
  
  该说他是负责任,还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呢?
  
  我轻轻敲了敲门。
  
  宁公子的哭声戛然而止。
  
  “谁?”
  
  “我。”
  
  听到是我的声音,宁公子立刻来开了门,刚才还哭个不停的他,现在已经擦干眼泪,甚至挂着微笑,以最好的状态面对我。
  
  “魏公子,你换好啦?”
  
  “是啊,你呢。”
  
  我上下看看宁公子,护具才只上了一半。
  
  “马上就好,再等我一会儿哈。”
  
  宁公子返回屋中,等他再出来时,果然都穿好了,我俩便有说有笑地出去了。
  
  其他二代基本也都穿好护具,正在各自试验着马,摸摸马的脾气。
  
  我和宁公子刚刚站定,就有人牵着两匹马走过来,正是我俩之前挑好的烧云和腊梅。这两匹马非常漂亮,一匹通红,一匹雪白,谁看了都喜欢。但让我意外的,是牵马的人,竟是莫鱼!
  
  靠,莫鱼怎么到这来了?
  
  聚会能混进来,猎场也能混进来,莫鱼这也太无敌了吧。
  
  莫鱼身上系着条肮脏的大围裙,似乎是马场里干苦力的,来到我们身前,微笑着打招呼:“魏公子、宁公子,你们好啊!”
  
  宁公子并没当一回事,以为莫鱼就是哪个小厮,微微点了点头,便把他的腊梅接过去,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甚至迫不及待地骑上去试一试。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多豪华的跑车也不放在眼里,一匹漂亮的马反而能够引起他们喜欢。
  
  莫鱼知道,并不适合和我多说话,只是将马交给了我。
  
  不过,莫鱼并没忘记自己的使命,主动走上去和宁公子搭起了话:“宁公子,这匹腊梅生性顽劣……”
  
  看样子,莫鱼准备介绍一下腊梅,以腊梅拉开话题,借此结识宁公子。换一个人,肯定会感兴趣,会听莫鱼多说说的。但宁公子也确实不是东西,他要看得起你,就愿意和你多说,他要看不起你,门都没有。
  
  以前就是这样,从不把我放在眼里,打了他一顿之后才老实了。
  
  “去一边,你谁啊,用得着你介绍吗?”宁公子冷哼一声,直接翻身上马,在四周驰骋了起来。
  
  莫鱼站在原地半天没动,最终也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着他的样子,我当然很为他心酸,但又帮不上任何的忙,魏子贤多高冷,哪能主动和人搭话。
  
  “莫鱼,添饲料了!”张老板突然叫唤着。
  
  “好嘞!”莫鱼立刻奔了过去。
  
  莫鱼干活确实是把好手,无论以前在农村里,还是后来在龙虎商会,什么都能做得出色。喂马也是,他就是有那种魔力,所有的马都跟他好,见他提着饲料过来,一个个高兴地嘶叫着、蹦跶着。
  
  “魏公子,试试你的烧云啊!”宁公子大叫着,他那匹腊梅确实漂亮,在太阳下白得发光。
  
  真的,就这样的一匹马,给辆法拉利都不换!
  
  “好嘞!”我伸手牵住了烧云。
  
  我还没骑过马,更不像这些二代从小就学,但我觉得自己还算聪明,学什么东西也比较快。我暗中观察了下别人是怎么骑马的,从中找到一些窍门,又加上自己有功夫底子,气势也比较足,很快就征服了烧云,也骑在马上在周围驰骋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有点不熟练,但到后来慢慢就习惯了,骑马的感觉确实不错,比开跑车可爽多了,怪不得二代们都喜欢呢!
  
  看到大家基本都骑了马,宁公子也兴奋起来,忍不住大叫道:“魏公子,咱们走!”
  
  “来了!”
  
  我一拉缰绳,跟着宁公子一起往前奔去,身后也响起噼里啪啦的马蹄声,众人也都纷纷跟了上来。
  
  “大家散开、散开!”宁公子大叫着:“声音太杂,容易吓走猎物,天黑之前在原地集合就好!”
  
  众人“呼”的一声,各自拉了缰绳分散四周。
  
  最终,我和宁公子一人一骑,奔出去不知道多远以后,来到了一处温暖的山坡上。虽然已经入秋,但秋老虎还在发威,四处依旧绿草茵茵,远处是青色的山和绿色的水,确实漂亮极了。
  
  华夏大地,风景如画。
  
  “那里有只野兔!”宁公子轻声说着,接着卸下背上的弓,“飕”的一声朝那野兔射了过去。
  
  “啪”的一声,没有任何悬念,野兔当场被射死了,肚子上穿了一个大洞,四条腿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好箭法!”我由衷地赞叹道。
  
  别看我是宁公子功夫上的师父,但要玩其他东西,他可是行家了。
  
  “魏公子,你也试试,那边还有一只……”
  
  宁公子还没说完,他胯下的腊梅不知什么回事,像是突然受惊,疯狂地往前奔了起来。
  
  “啊!是!”宁公子大叫着,使劲想拉缰绳,但就是扯不住腊梅。
  
  “宁公子!”我也吓了一跳,赶紧骑马追了上去,但是腊梅奔得太快,烧云怎么都追不上。
  
  眼前突然出现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
  
  “啊……啊……”
  
  “宁公子!”
  
  我们两人都大叫着,但是没什么用,宁公子和腊梅,一起坠下深渊……

longtaitou/3734 longtaitou/373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