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02 魏公子,救命啊

1502 魏公子,救命啊

更新时间:2019-07-30 16:08:56

  七八岁的孩子该有多高,十一二岁的孩子该有多高,十四五岁的孩子又该有多高,大部分人其实说不上个准确的数字来,但是根据生活的常识和阅历判断,还是八九不离十的。

  大概两个月前,我和宁公子初见佩蒂,也就是个七八岁的小孩,才到宁老的大腿部位。

  但是现在,他竟然到我和宁公子胸口这么高,绝对是个正儿八经的少年了!

  要不是还能从他脸上看出几分佩蒂的雏形,我几乎都不敢相信他是那个当初站在宁老身边畏畏缩缩的小男孩了。

  就是每天吃猪饲料,也长不了这么快啊!

  我和宁公子全看傻了,饶是我有心理准备,也没想到佩蒂长这么高。更震惊的莫过于宁公子,他大叫一声妈呀,以为自己见了鬼,直接调头就跑。

  而我看了佩蒂一眼,也是转身就走,一颗心却砰砰直跳,现在我基本能断定了,佩蒂绝对是最新的改造人,否则不能解释他的身高,绝不可能有人长得会这么快!

  我和宁公子奔走在暗道里,剑神听到叫声奔了进来,询问我们怎么回事?

  宁公子哆哆嗦嗦地说:“我见鬼了,见鬼了!”

  “到底怎么回事?”

  “佩蒂变大了,快和我一样大了!”

  “胡说什么,他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从这句话就能看出,剑神虽然每天守在暗室外面,但也很少进来。

  “真的,不信你自己去看!”

  宁公子继续往外面跑,我也装作惶恐的样子,和宁公子一起跑出去了。

  剑神则奔了进去。

  我心里想,剑神看到那么大的佩蒂,会怎么样?

  事情显然已经不可收拾,宁公子奔到门外面后,立刻大呼小叫起来,宁家的人,以及石天惊率领的众多护卫,纷纷奔了过来,询问宁公子怎么回事。

  宁公子刚要说他看到的事,一个身影突然急窜过来,猛地捂住了宁公子的嘴。

  正是剑神。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剑神说道:“大家都请回吧。”

  宁公子虽然“呜呜”叫着,看样子绝对有事,但剑神在宁家的地位十分独特,于是大家纷纷返了回去。等到大家走了,剑神才放开了宁公子的嘴,宁公子立刻叫了起来:“前辈,你看见了吧,佩蒂他……”

  “嘘……”剑神放低声音说道:“你不用说,我都看到了。”

  “到底怎么回事?”宁公子面色惊恐。

  “我不知道。”剑神说道:“但我已经通知宁老了,他不让我泄露这个秘密,说回来后会给咱们一个解释,所以宁公子、魏公子,希望你们也能守口如瓶……”

  我和宁公子面面相觑。

  “我猜,佩蒂应该是得了什么病,像是‘巨人症’之类的吧……”剑神叹着气说:“刚才我和佩蒂交流了下,发现他的智商还是七八岁的样子……这种病很罕见的,想必宁老也很痛苦,你们就别再给宁老添麻烦了。”

  巨人症?!

  这种病当然有,世界上最严重的巨人症,身高甚至已经达到两米七,包括华夏也有这样的“巨人”,新闻都报道过不止一次。

  但这种巨人症,往往伴随的是四肢极度不协调,手脚臃肿或是肥大,有的甚至没法顺畅行走。

  刚才我看佩蒂,并没有这种症状,相反看上去很健康的样子……

  至于智商是不是七八岁的样子,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有和他交谈。

  显然,剑神的理由说服不了我。

  当然,剑神也不在乎说服我和宁公子了没,他很相信宁老,愿意执行宁老的一切指令。

  “从现在起,我不会再允许任何人进入暗室,两位也请回吧!”

  说完,宁老便返回了房间中。

  我和宁公子还是面面相觑。

  最终,我们一前一后回到宁公子的房间。

  “佩蒂真可怜啊。”宁公子叹着气说:“作为我爷爷的私生子,还得了这种痛苦的病!”

  显然,宁公子相信了。

  我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没必要说。

  “是啊。”我附和着他:“怪不得宁爷爷不让他出门。”

  离开宁家之后,我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汇报给了魏老。

  他不在家,只能打电话了。

  魏老当然也很吃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竟然长成了十四五岁的少年,这种事情简直闻所未闻,听上去甚至有点恐怖,像鬼故事似的。

  “我怀疑这是战斧最新的基因改造技术。”我很认真地分析着:“要说科技,全世界没有比米国更发达的了,他们制造出什么怪物来都不稀奇。

  “那你的意思是?”

  “一定要把佩蒂抓出来。”我继续说:“他和战斧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一定知道萨姆在哪!”

  不知为何,我就是这么笃定。

  “你最好还是有充分的证据。”魏老说道:“别跟上次一样,说萨姆在里面,结果扑了个空,搞得我都保不了你,只能把你毙了!”

  “最后不是没有毙吗?”

  “别耍贫嘴,你以为宁老好惹吗?上次因为你针对他,已经引起另外几家不满,以为我是趁着在位要搞他们。我要真的犯了众怒,很有可能提前下台,别说保不住你,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

  我知道魏老并没夸大其词,五大家族的关系确实有些玄妙,看似密不可分,却又各怀鬼胎。

  总之,这事确实要慎重再慎重。

  可,怎么掌握到确凿的证据呢,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拷打佩蒂,让他把知道的全说出来,趁着宁老不在国内,赶紧把这事给办了。

  对,抓佩蒂!

  我真心觉得,这是解开所有谜题的扣子了。

  但有剑神守在门口,确实很难办啊。

  我要想想,好好想想……

  “对了。”魏老突然说道:“你抽个时间去看下陈冰月吧。”

  “嗯?”

  我很疑惑,之前魏老不许我再接近陈冰月了,这也符合我的意思,怎么又让我去看她?

  魏老叹着气说:“自从你离开医院后,陈冰月每天以泪洗面,都快半个月了!陈家的人求了我好几次,希望你能去看看她,我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你还是去一趟吧,但别说过分的话,也别做过分的事,就去看一看她,安抚下她,再跟她说这几天忙,过段时间再来看她,知道了吗?”

  我挺不想这么干的,但是魏老有命,我也不能违抗,只能说了声好。

  “我真想不通了,你到底哪里好,能让冰月这么神魂颠倒……”魏老嘟囔着挂了电话。

  我看时间还早,便买了一束花,去医院了。

  自从和陈冰月一起摔下山崖,又把高良玉杀了后,确实有半个月没见她了。仔细想想,陈冰月这个姑娘还可以,心地善良、出身也好,就是背负着家族的希望,让她太累了点。

  到了医院,直奔陈冰月的病房,门口当然有人看守,一看我过来了,个个兴奋不已,立刻推门对里面喊:“陈大小姐,魏公子来了!”

  与此同时,我也走进病房,就见陈冰月已经从床上跳下来,“噔噔噔”几步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子贤,你终于来了!”陈冰月紧紧抱住了我,像是生怕我会跑了似的。

  当时我那个无语,魏老还一早告诫我说,千万别做过分的事,但这由得了我吗?

  我按住陈冰月的肩膀,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她推开,低头一看她的面庞,两只眼睛果然肿的像桃一样,看样子每天以泪洗面所言非虚。

  “你的伤怎么样了?”

  陈冰月泪眼婆娑地说:“我不好,很不好!”

  “……我看你刚才跑得挺快啊。”

  “那是看见你太激动,其实我根本站不住。”

  说着,陈冰月果然倒下去了,脸也变得煞白。之前她挨了一刀,确实没那么快好,又不像我们这种练家子。我赶紧将她扶住,并且大声叫着护士。

  护士匆匆忙忙进来,陈冰月却说:“我未婚夫来了,谁都不用管我。”

  接着又对我说:“子贤,你抱我上床吧!”

  我很无奈,只能拦腰将她抱起,走到床边将她放下,又把花交给她,说:“送你的!”

  陈冰月抱着花,一脸灿烂的笑,别提多幸福了。

  “你好久没有来看我了!”陈冰月说。

  “是啊。”我说:“我最近忙。”

  “忙什么呢,未婚妻都不知道来看一眼?”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和她说实话:“爷爷最近让我调查战斧的事。”

  陈冰月当然听说过战斧了,立刻“啊”了一声:“魏爷爷把那么危险的事交给你啊?”

  “是啊,说是要锻炼我。”我说:“所以,我最近真的很忙,看不了你。”

  陈冰月低下了头,满脸失落。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正想找个理由离开,手机恰好响了。

  好机会啊。

  “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我对陈冰月说了声,便离开病房,拿出手机一看,是莫鱼打来的。

  我预感肯定是有什么事了,立刻接起电话,里面果然传来莫鱼慌张的声音:“魏公子,救命啊!”

longtaitou/3750 longtaitou/375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