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14 他,想我了

1514 他,想我了

更新时间:2019-08-03 10:37:00

  春少爷当然不敢在我面前放肆,毕竟我是华夏第一公子魏子贤,更何况身边还站着魏老!

  春少爷乖得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即便如此,我也不打算放过他,还想再扇他两个耳光解恨,但被魏老给拦住了。

  魏老说道:“既然你已经醒了,也不要再装昏了,回去整治一下你的杀手门,精选一些高手出来,等萨姆现身了,将他除掉。”

  “是。”春少爷再次说道。

  魏老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南王,喃喃道:“当初我将除掉萨姆的任务交给你们两个,就是认为你俩联手才能做到这件事情,现在南王还在昏迷,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你别仗着自己醒了,就打击隐杀组和龙虎商会,你一个人搞不定萨姆的,杀手门一起上也不行,还是要靠大家一起帮忙。”

  “是。”春少爷规规矩矩地应着。

  “收拾一下,准备出院吧。”

  “好。”

  魏老转身出门,我狠狠瞪了一眼春少爷,也跟着离开了。

  出了医院,我仍旧愤愤不平,不断痛骂春少爷,说他不是个东西,就是根搅屎棍子,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高手,又被他打伤了这么多,这种人就该凌迟处死什么的。

  魏老回头问我:“这么长时间了,你觉得对付萨姆需要几人才够?”

  我仔细回想了下和萨姆的数次交锋,以及那次群雄大战剑神的过程,我一向都认为,萨姆和剑神能划等号,所以便脱口而出:“如果有三个s级通缉犯,再加若干天阶上品和中品,一定能够除掉萨姆。”

  “算上春少爷,现在有几个s级通缉犯?”

  我本来准备说三个的,但又想起何红裳已经被重伤了,至少需要三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只能闷闷不乐地说:“一年之约能延长点吗?”

  魏老摇了摇头:“到了我和宁老这个身份,一言九鼎、言出必行,说出的话必然作数,不可能更改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别再埋怨春少爷了,毕竟是你吞并他的杀手门在先,也别怪人家一苏醒就急着报仇。”

  我刚想辩解几句,魏老继续说道:“如果要除萨姆,春少爷是必不可少的人选,记住你不是张龙,而是魏子贤,不要再泄私愤,赶紧想想怎么除掉萨姆吧——如果你还想让南王活着的话!”

  我也懒得跟魏老解释谁吞并谁的问题了,只能说道:“如果春少爷不找事,我肯定不会为难他的。可现在的问题是,宁老跟他们说了,哪边除掉萨姆,哪边就能活着,这不是明摆着让大家内讧么。”

  魏老说道:“这件事情,宁老和我解释过,说是为了激励他们更加努力地去除萨姆……”

  “这话说着您相信吗?”

  “不相信怎么办?”魏老呼了口气:“难不成,我还直斥他不怀好意么?好了,你就跟他们说,就说是我的意思,只要联手除掉萨姆,都能活着!”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

  “嗯,刚才我也敲打过春少爷了,想必他不会再干出内讧的事。”

  “我也觉得他不会了。”

  春少爷多怂的一个人啊,别看平时拽的二五八万,做事也是张狂霸道,但一遇到权势更高的人,立刻缩得尾巴都快看不见了。

  唔,整个杀手门好像都透露着这股风气。

  “我最近要出国访问。”魏老继续说道:“你抓紧时间调查佩蒂,弄清楚宁老到底怎么回事,和战斧、萨姆又有着怎样的关系,知道了吗?”

  我很无奈地说:“我也想啊,可佩蒂被关在宁老的房间里,还有剑神守着,想见一面都难,更别提调查了。”

  “别给我提困难,我要是事事都帮你解决了,还让你假扮成我孙子干嘛?”

  说完这番话后,魏老便乘车离开了,将我一个人丢在马路边上。

  我很无奈,却也不得不承认魏老说得很有道理,他要是事事都操心,二十四小时不用睡了,还要这么多手下干嘛?我蹲在马路牙子上,琢磨着怎么把佩蒂给抓出来,就听身后响起脚步声,回头一看,是春少爷出来了。

  春少爷已经办完了出院手续,口鼻上的血迹也擦干净了,就是两边脸颊还有点肿。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对我有所埋怨,立刻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跟我打招呼,说:“魏公子,您好。”

  现在魏老不在,我就是趁机会再打他几个耳光,也没人拦着我了,春少爷保准也不敢还手。不过,魏老刚才说了,春少爷也是除掉萨姆的重要助力,有时间泄私愤,不如把这些人团结在一起。

  我便说道:“爷爷刚才和我说了,你们要是一起除掉萨姆,就能一起活着,不存在竞争关系,知道了吗?”

  春少爷点点头,说知道。

  “行了,走吧,回去以后老实点啊,再搞幺蛾子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

  春少爷还是恭恭敬敬的,和我道过别后,便乘车离开了。

  我也给莫鱼打了个电话,将刚才的事告诉他了,说我和魏老一起教训了春少爷,让他以后别再找隐杀组和龙虎商会的麻烦了。

  莫鱼立刻感恩戴德,说有我和魏老开口,春少爷肯定是不敢了。

  接着又问我说:“那蒙内、齐鲁和徽省……”

  我说:“蒙内和齐鲁,杀手门还没来得及占领,你们可以再占回来。至于徽省,就让杀手门占着吧,反正徽省也没什么利用价值,战斧根本毛都没有留下一根,就让他们在那慢慢查吧,有点事做总比危害社会强吧。”

  莫鱼笑了起来,说了声好,又奇怪地问:“魏公子,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知道?”

  我说:“爷爷让我调查战斧,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明白。”

  这些人里,相对和我“不熟”的人就是莫鱼了,毕竟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所以我敢和他接触,有什么事也联系他。换成其他人,我就没这个自信,生怕自己不小心露出马脚。

  挂了电话以后,我也长舒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春少爷确实不得不防,明明醒了还要装昏,要不是红花娘娘认出他来,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风波。现在虽然伤亡了一些人,总比大家全军覆没、全被杀手门吞并了好。

  这几天我忙着春少爷的事,终于有时间继续研究佩蒂了。

  照我分析,佩蒂肯定是最新的改造人,否则几个月长这么大也太奇怪了,宁老能把他藏在自己房间的暗室中,必然说明他有极其特殊的重要性,如果能抓出来审问一下就好了。

  可惜上次的事件发生过后,剑神已经寸步不离,哪怕我和宁公子再去打猎,他也不会再跟随了,始终坚守岗位。

  所以这几天我琢磨着,不行撺掇宁公子,在宁家开个舞会,叫大家都一起去玩。趁着热闹,叫剑神出来喝酒,再暗中派人去抓佩蒂,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

  这么想着,我便去找宁公子,说了开舞会的事情。

  我亲自开口,宁公子还能不同意吗,立刻就答应了,问我都请谁来,我说能叫多少叫多少呗,热热闹闹的多好啊,大家喝个不醉不归,拯救一下你的不开心!

  宁公子因为程依依的事情,已经闷闷不乐好几天了,也很想大醉一场,便说可以!

  于是我俩邀朋请友,天城上流圈子的人,基本都通知到了,当然还是二代居多,年龄太大的我们也不想请。眼看舞会开始在即,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把剑神请出来,但准备还是要做的,我又给莫鱼打电话,让他找两个高手来,抓佩蒂。

  莫鱼说和赵虎商量一下,随后给我消息。

  再打电话来的时候,就变成赵虎了。

  “魏公子,您好。”赵虎说道:“是这样的,抓佩蒂这件事非同小可,毕竟剑神还是很厉害的,非得高手中的高手不可。我这思来想去,决定派出两个神偷大盗,保证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

  我脱口而出:“盗圣和盗神?”

  赵虎顿时吃惊不已:“魏公子,这个您都知道?”

  哎,我当时那个后悔,自己这张嘴真是太快了。好在自己说的是盗神和盗圣,要是说“漠上飞”丁三斤,赵虎一准儿猜出我就是张龙了。

  我说:“我掌握的信息来源比你可多多了,别说你们龙虎商会,就是杀手门和隐杀组,我都知道不少秘密。”

  赵虎倍加钦佩地说:“魏公子,我可真是服了您啊……”

  “行了,别拍马屁。”

  “我这哪叫拍马屁,要是我兄弟张龙还活着,肯定比我拍得还狠……”

  靠,我都已经死了,赵虎还诋毁我,我都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赵虎说着说着,声音低沉下来,甚至有点哽咽。

  我知道,他这是想我了。

  我赶紧转移了话题:“好了,你赶紧派那俩人过来,舞会今晚就开始了。”

  “好,我让他们现在就去天城,到了就联系您!”

longtaitou/3762 longtaitou/376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