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18 坑,往死里坑

1518 坑,往死里坑

更新时间:2019-08-04 17:52:13

  没错,这就是我的策略了,让春少爷先和莫歇尔国师打,等春少爷被打得狼狈不堪时,作为师父的剑神肯定看不下去,到时候不就顺理成章地出手了吗?

  别看剑神平时孤冷高傲,他可是最疼徒弟了。

  更何况,春少爷可是剑神最宠爱的徒弟。

  这样一来,既能让春少爷吃瘪,还能让剑神出手,可谓一箭双雕、痛快至极。今天晚上春少爷来了,本来我还很不开心,没想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众人齐刷刷看向春少爷,春少爷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宁公子,为什么让我上?”

  宁公子笑呵呵道:“因为你是剑神的徒弟啊。”

  “搞错了吧……”春少爷说:“我不是剑神的徒弟。”

  两人在二十多年前就断绝师徒关系,这一点是剑神亲口说过的话,现在春少爷也承认了,看来确实是真的了。其中内情只有我知道,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各个面面相觑。

  就连宁公子都疑惑地看向了我,还以为我的情报有误。

  我则说道:“春少爷,你号称华夏第一快剑,不可能和‘剑神’一点关系都没有吧,你这一身本事和谁学的?”

  表面上看,我是通过两个“剑”字联系在一起的,实际上是结果倒推原因,强逼春少爷说出真相。

  春少爷沉默了一阵,说道:“不错,我是曾和剑神学过功夫……但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们断绝师徒关系已经二十多年……我很奇怪,魏公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笑呵呵道:“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稍微查查也就知道了嘛。春少爷,既然你和剑神学过功夫,就算不是他的徒弟了,也能和莫歇尔国师过两招嘛。你是s级通缉犯,幸得宁老赏识才有今天,这种出头露脸,还能扬我国威的事,你可不能往后面躲。”

  我的话中当然夹枪带棒,搞得好像宁老专和这种s级通缉犯搞在一起似的,但宁老先是收留石天惊做自己的护卫,又要求宁公子将春少爷列为座上宾,这可都是事实。

  我现在就是要把春少爷架到火上烤,以前他不是很能利用我吗,现在我就一报还一报。

  春少爷却不上套,有些为难地说:“石天惊都曾败在莫歇尔国师的手上,我又怎么是莫歇尔国师的对手呢?魏公子,你就别为难我了,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沉声道:“这说的是什么话,不是对手就不能上了?作为华夏民族,勇敢、拼搏的精神哪里去了?未战先喊败,你既是剑神的前徒弟,又是杀手门的老大,怎么能说这种窝囊的话,让你手下的人看到,脸往哪里搁啊!再说,我们也没让你必须赢啊,你先和莫歇尔国师打一场,如果败了,再请剑神出场!”

  我就是要当众羞辱春少爷,让他声名狼藉、成为笑柄。

  南王还在床上躺着,何红裳、罗子殇等人也都在床上躺着,全都是拜春少爷一个人所赐,我会抓住一切机会报仇。魏老不在,没人能阻挡我,看我怎么玩死他吧。

  这番话一出口,稍微有点脸皮的人,都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但我实在低估了春少爷厚颜无耻的程度。

  他又沉默了一阵子,说道:“魏公子,我知道您在想什么,您是想我败了以后,剑神看不过去,就会出场了吧。实际上不可能的,自从我和剑神断绝师徒关系,我的生死他就不闻不问了,所以这招是行不通的,还是算了。”

  春少爷倒是把我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

  也正因为如此,我更加愤怒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揣摩我的心思?让你打你就打,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我现在终于知道身为君王者,为何那么讨厌别人揣摩自己的心思了,尤其当众被人戳穿心中所想,就好像底裤被人扒掉一样,要多愤怒有多愤怒。

  换成别人,我肯定不会这么说的,但春少爷,我只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

  春少爷还是不疾不徐,慢慢说道:“那我直接认输行吗,我不是莫歇尔国师的……”

  “你真他娘的废话多,赶紧过来挨揍,我还要等剑神!”

  春少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连莫歇尔国师都看不下去了,“噔噔噔”朝着春少爷扑了上去,太极拳已经使出来,直接揍了上去。

  莫歇尔国师都打到身前面了,春少爷肯定得接招,认输都不好使,只能拔出长剑,刺向莫歇尔国师。

  长剑出鞘,寒光四射!

  到底是剑神亲授的剑术,一套“春色满园”让人惊艳,一般人哪能看清剑的轨迹,只能看到一道道白光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让人忍不住啧啧称奇、暗声赞叹。

  当然,莫歇尔国师也不是吃素的,到底是和剑神拼过的人,立刻将太极拳使了出来。就见他双脚一前一后,好似站在太极的两个点上,接着身体不断左摇右晃,双手不停摆来摆去,看他双脚从来没有离开原地,春少爷的剑却始终刺不到他的身上,不是偏了几寸,就是慢了几分。

  莫歇尔国师的太极推手使出来,不仅能把拳脚推开,也能推开春少爷的长剑,也是让人大开眼界。

  记得剑神曾经看透莫歇尔国师的这些招数,说他是跟华夏一位高人学的这些功夫,当时莫歇尔国师也承认了,说华夏功夫天下第一,结果现在又变卦了,也是个白眼狼。

  华夏那位高人,当初就不该教他的,管他们部落死活干嘛?

  一瞬间的功夫,两人就斗了几十招,春少爷的剑非常快,绝对让人眼花缭乱,却始终无法突破莫歇尔国师的防御。不一会儿,春少爷就有些气喘了,毕竟“春色满园”使出来,不仅是有提起要求,还要耗费大量源力。

  似乎抓到机会了,莫歇尔国师猛地击出一拳,正中在春少爷的胸口,就见春少爷“啊”的一声朝后飞出,还“哇”的一口吐出血来。

  要不是立场不合适,我都想叫一声好了!

  当然,也有人叫好,基本都是莫西国王那边的人,他们身为一个非洲小国,能在华夏取得一些胜利,简直快要兴奋死了,一个个大呼小叫、欢欣鼓舞。

  反观我们这边,则是一个个垂头丧气,春少爷是国家s级通缉犯,还是华夏第一快剑,都输得这么快,实在让人气馁。

  春少爷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捂着胸口站起,将剑收回,拱手说道:“莫歇尔国师果然厉害,我认输了!”

  春少爷输给莫歇尔国师是很正常的事,石天惊都不是莫歇尔的对手呢。

  莫歇尔国师趾高气昂,冲着我和宁公子说:“二位,现在可以请出剑神了吗?”

  我和宁公子看看宁老的房间,那边并没什么反应。

  院子里的动静,剑神不可能不知道,还不出来,是不是真不关心春少爷了?

  “二位,可以请出剑神了吗?!”莫歇尔国师再次大声问道,语气中隐隐有些愤怒,似乎以为我们在耍他们。

  宁公子万分无奈地看着我。

  而我定了定神,说道:“剑神不肯出来,说明他觉得自己徒弟还没使出全力。”接着我又看向春少爷,说:“你得尽全力啊,别让剑神他老人家失望。”

  春少爷无奈地道:“魏公子,我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可剑神真不会管我死活的,哪怕我今天死到这里,他也……”

  不等春少爷说完,莫歇尔国师就瞪大眼睛:“你还没有使出全力?!王八蛋,瞧不起我是吗?!”

  莫歇尔国师再次朝着春少爷扑上去,张牙舞爪、杀气腾腾。

  春少爷一点办法都没,只能再次拔出剑来应战。

  两人又纠缠了一会儿。

  “砰!”春少爷被击出去。

  莫歇尔国师再冲上去。

  “砰!”春少爷又被击出去。

  一会儿的功夫,春少爷已经被击出去三四次,每次都会吐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已经越来越虚弱了。他不是莫歇尔国师的对手,无论怎么打都不是莫歇尔国师的对手,他的长剑再快、再厉,也破不了太极拳的防御。

  即便如此,我也没喊过一声停。

  哪怕今天剑神就是不出来了,我也要往死里坑春少爷!

  这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当初我位居他下,一次又一次被他利用、羞辱;现在我改头换面、位居他上,当然要以牙还牙。

  “砰!”春少爷又一次被击出去。

  这次摔倒在地,他已经爬不起来了,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鲜血顺着他的嘴巴流下,将胸前的衣襟染红了一大片,身子也颤颤巍巍,几乎动弹不得。

  “剑神,你徒弟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是不肯出来吗?!”

  莫歇尔国师咆哮着,再次朝春少爷扑了上去。

  “让他停啊……”春少爷无助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说:“剑神不可能出来的,我是他最厌弃的徒弟,他恨不得我死,恨不得我死啊……魏公子,救救我……”

longtaitou/3766 longtaitou/376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