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21 蛛丝马迹

1521 蛛丝马迹

更新时间:2019-08-05 14:03:30

  佩蒂肯定是不能留在天城的,接下来宁家肯定会在全城范围内展开搜索,将他送往江省是最好的选择,让赵虎好好地审一审他,看他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又和萨姆有着怎样的关系!

  老两口马上说好,并且立即展开行动。

  搞定这件事后,我才松了口气,并给魏老打了一个电话,向他汇报这件事的经过。得知我把佩蒂抓到手了,魏老也很开心,连连夸我办事得力,不愧是南王的儿子,接着问我:“大概多久能查清楚这个佩蒂?”

  我说:“还不知道,不过我们会努力的,只要他在我们手中,一定没有问题。”

  “金刚罗汉”向大力多硬啊,不还是什么都交代了?

  “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就哼着小曲儿回家了,顺带通过自己的渠道打听宁家现在的情况。

  在宁家的院子里,剑神挨个审问众人,当然一无所获,大部分人连佩蒂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问出来呢。剑神坚持认为,佩蒂是在他出场时不见的,天底下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背后一定有人策划、安排了些什么,甚至莫西国王也被纳入他的怀疑范围,连夜跑到大使馆内去询问了。

  但,莫西国王根本不知道佩蒂是谁,还因为自家败了在郁闷呢,剑神却跑来问东问西,使得莫西国王大发雷霆,说要找宁老、魏老投诉剑神,这才罢休。

  再后来,剑神又把怀疑对象放在陈冰月身上,因为今晚这场比武是陈冰月建议的。

  但陈冰月也是一无所知,说是大家想要瞻仰剑神的风采,才提了这么一个建议,她都不知道佩蒂是谁。

  另一方面,石天惊也组织人手,在全城范围内展开搜索。

  大概到第二天的早晨,宁老回来了,才把一院子的人放走。

  “这事和他们没关系。”宁老说:“你得找出始作俑者,是谁最先组织的舞会,又是谁最先叫你出来的?”

  于是我又被叫了过去。

  我当然否认了,说舞会是我和宁公子一起组织的不假,也是我最先提议剑神出来的没错,可我完全是顺应民意,大家都想见见剑神,我才这么主张。

  再说,我抓走佩蒂有什么好处,又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

  在宁老的小房间里,宁老、剑神、宁公子都在。宁老目光如炬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子贤,是魏老让你抓走佩蒂的吗?他想调查佩蒂是不是?你告诉他,不用这么做的,他想来看佩蒂,随时都可以来。”

  宁老明显是在诈我,我可不会上当。

  我很认真地说:“宁爷爷,真不是我干的,我爷爷都没跟我说过佩蒂的事,不信你打电话给他,他根本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佩蒂的事?”

  “宁公子有一次无意中告诉我的。”

  宁老回过头去,狠狠瞪了宁公子一眼,宁公子立刻低下了头。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宁老狠狠骂了一句。

  宁公子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宁老长长地呼了口气,继续对我说道:“子贤,佩蒂是个很无辜的小孩子,甚至小小年纪就得了很重的病,如果真是你把他抓走的,请尽快送回来吧……”

  “宁爷爷,真不是我干的。”

  我和宁老对视了长达十多秒钟,宁老才摆摆手。

  “好吧,你回去吧。”

  我便站起身来,和宁老、剑神、宁公子都告了别。

  回到家里不久,我便接到一个电话,是陈冰月打来的。换做平时,我不会跟她多废话的,甚至都不接她电话,但她昨晚帮了我的大忙,让我对她好感大增,所以便接起来,问她什么事情?

  “子贤,你刚从宁家出来?”

  “是的。”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他们为难我干什么。”我笑着说:“只是问了我些事情。”

  “谅他们也不敢为难你……”陈冰月沉默了一阵子,才继续说:“子贤,那个什么佩蒂,是你抓走的吧?”

  我的心里一个激灵,认真地说:“你可不要胡说,这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陈冰月说:“虽然我不知道佩蒂到底是谁,但我回想昨晚的事,自始至终都是你在逼剑神登场,好不容易完成这个目的以后,你便急急忙忙离开现场……”

  “我再说一遍,这事和我没有关系,昨晚大家都想见见剑神,所以我才希望剑神登场。佩蒂莫名失踪,我也挺着急的,但你最好不要乱说。”

  陈冰月又沉默了一阵,才缓缓说:“子贤,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你的未婚妻,任何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边,所以我希望你有事也不要瞒着我……”

  从陈冰月一开始识破我的身份,到后来种种的事迹和言行,无不说明她是一个聪明的姑娘。但她这份聪明,很有可能要了我命,所以让我很不喜欢。

  我再一次说道:“我没瞒你,这事和我无关,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说完,我便把电话挂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知道宁老已经急坏了,安排人手彻查整个天城,几乎要把天城给翻过来。但他并不知道,佩蒂早被我送到江省了,在这地方查有什么用呢?

  魏老则借故不回来,省得沾自己一身骚。

  那几天里,我还挺开心的,颇有一种运筹帷幄、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感觉。从宁家,从剑神眼皮底下抓人,无异于火中取栗和老虎屁股上拔毛,但我就是做到了,这种感觉别提有多爽了。

  我很确定,佩蒂一定和战斧有关系,尤其是被宁老这么看重,身份必然不同凡响,接下来就看赵虎的了,等他从佩蒂口中挖出点什么来。

  我每天都和赵虎保持联系,听他说佩蒂的事。

  我虽然不敢和赵虎见面,但打打电话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收获为零。

  “这个佩蒂,智商真的只有六七岁啊,甚至六七岁都不到,可能只有三四岁。问他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哇哇地哭,然后叫爸爸,说要回家。”

  “我想揍他,但是下不了手,别看他那么大的个子,哭起来惊天动地的,就会叫爸爸、爸爸。”

  “捆起来问好几天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啊。”

  赵虎甚至还给我录了视频。

  视频中的佩蒂确实很大个子,至少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快和成年人一样高了。但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就像一个心智极其不成熟的儿童,除了哇哇大哭就是叫爸爸,眼泪鼻涕抹了一脸,跟个残疾人一样,别说赵虎,谁都下不了手啊。

  但可能是隔着视频,我的心要格外狠些,虽然观察许久没有发现破绽,但还是对赵虎咬牙切齿地说:“别被他的表象迷惑了,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长到这么大的个子,他一定是最新技术的改造人,一定要查,往死里查!如果你下不了手,就去找何红裳要百毒蝎,那玩意儿能让他痛不欲生,什么都交代了!”

  “好……”赵虎刚答应下来,就疑惑地问:“魏公子,你连何红裳都百毒蝎都知道啊?”

  “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我说:“赶紧去吧。”

  挂了电话,我才松了口气,差点就暴露了。

  只要赵虎按照我的安排行事,一定没问题的,一定能从佩蒂口中挖出什么!

  ……

  转眼间,佩蒂已经失踪三天了,宁家上下都很着急,尤其是宁老,几乎停了一切工作,一心一意寻找佩蒂,连续几天不眠不休,宁老已经十分疲惫,但他还是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仔细查看那天晚上的监控,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宁公子、石天惊、剑神都站在他的身后。

  石天惊叹着气说:“宁老,您别费劲了,监控已经被我看过上百遍,真的什么痕迹都没有。”

  “不可能的。”宁老说道:“佩蒂不会无缘无故失踪,既然确定是有人把他掳走的,监控就不可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总不能真是什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大盗吧?”

  宁老一帧一帧播放着监控画面。

  石天惊倒是想起什么来了,说道:“s级通缉犯里,有个‘漠上飞’丁三斤,号称华夏第一大盗,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监控都很难捕捉到他们的痕迹,就算有也只是一团黑影,会不会是他们?”

  一团黑影?

  宁老受到启发,重新观察起这些监控画面来,果然看到一些不易察觉的黑影。

  “就是这个吧……”宁老指着黑影喃喃说道。

  “难道还真是‘漠上飞’丁三斤干的?”石天惊目瞪口呆:“那就很难找回来了,他是s级通缉犯里最神秘的家伙,至今没人见过他们真实的面孔!”

  虽然有了一点方向,但是宁老更加忧心忡忡,他也知道“漠上飞”丁三斤的大名,确实非常神秘,这些年来连个照片都没露过。

  而剑神盯着这些黑影,显然想起一些往事,沉沉地道:“我或许能找到他们……”

longtaitou/3769 longtaitou/376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