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38 自有妙计

1538 自有妙计

更新时间:2019-08-11 10:00:20

  这个魏子贤显然是嚣张惯了的,就连杀人都要亲自动手,也没考虑是不是我的对手。或许在他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得由他摆布,根本没人敢还手吧。

  当然,宁老可没有那么蠢,他很明显地招呼石天惊等人,随时准备给真正的魏子贤搭一把手。

  果不其然,当我一把抓住魏子贤的手腕时,石天惊等人便迅速朝我冲了过来,而我则冲他们大声喝道:“你们那么肯定他就是真正的魏子贤吗?!”

  众人均是一愣,纷纷站住。

  而我继续咬牙切齿地说:“就因为他穿得比我干净,就是真正的魏子贤了?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人是伪装的,而我才是真正的魏子贤!你们在没搞清楚前,就把我给杀了,让我爷爷知道,看谁能逃得了!”

  现在这种情况,我只能把水搅混了,能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再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命!

  石天惊等人显然被我说服了,忍不住回头看向宁老。

  魏子贤则气冲冲道:“你敢说我是假的?你这个赝品、冒牌货,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姓魏!”

  魏子贤还要用刀刺我,却被我紧紧攥着手腕。

  我沉沉道:“我还觉得你是个冒牌货呢……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但我不会放过你的!宁爷爷,快通知我爷爷过来,让他分辨谁才是真正的魏子贤!”

  我之所以冒充魏子贤,是魏老一手策划和安排的,现在东窗事发,被真正的魏子贤撞个正着,魏老必须过来收拾烂摊子,看看这事该怎么办。

  只要魏老来了,无论他怎么办,起码我是不用死的。

  宁老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便立刻拿出手机。

  魏子贤则冷笑道:“还用叫我爷爷来吗?陈冰月就足够分辨我们俩了!陈冰月,你来告诉大家,究竟谁是真的!”

  众人的目光又集中在陈冰月身上。

  我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这几天我三番两次地伤害陈冰月,估计她要趁这个机会狠狠报复我了。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魏子贤,有些迷茫地说:“我分不出来,还是叫魏爷爷来吧!”

  我不知道陈冰月是真的分不出来,还是不想惹祸上身?

  魏子贤果然气得不轻,大步走向陈冰月,伸手就掐住了陈冰月的喉咙,恶狠狠道:“你说什么?你分不出?”

  魏子贤手段娴熟,看得出来他经常这么干,陈冰月也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或者说她根本不敢还手,两只眼睛充满恐惧,甚至“呃呃呃”地叫着。

  真正的魏子贤,就是这个德行!

  我当然看不下去,立刻上去一把将魏子贤推开,狠狠骂道:“你疯了吗?!”

  “你敢推我?!”魏子贤又跳过来,和我厮打在了一起。

  但说实话,魏子贤怎么是我的对手,就算他平时注重锻炼身体,和宁公子一样学过点拳脚,但和我这个经常刀尖上舔血的人一比,简直天差地别。

  我分分钟就按住他了,魏子贤大叫着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上来帮我!”

  宁老摆了摆手,冷声说道:“拉开他们!”

  众人一哄而上,总算将我们两个分开了,各自拉到一边。

  魏子贤还气冲冲地说道:“宁爷爷,您这是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杀了!”

  宁老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魏子贤,沉沉地道:“魏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没办法分清你们,还是叫魏老来处理吧。”

  “好,你叫我爷爷来!”魏子贤单手叉着腰说:“我本来在国外留学,听说国内还有个我,所以回来一看究竟,没想到是真的!我不知道这小子玩什么把戏,但我爷爷来了,一切就能真相大白!别人认不出我,爷爷不可能认不出我!”

  “对,你说的没错。”宁老说着,打起了电话。

  魏子贤则指着我说:“冒牌货,你等着哈,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我则冷冷说道:“是谁的末日还不知道!”

  感觉我们俩就像真假孙悟空似的,从地下闹到天上,地府阎王见了,观音菩萨见了,谁也分辨不出,非去西天找如来佛*。

  如今,魏老就是如来佛*,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到来!

  好在,我比六耳猕猴多个优势,那家伙是自作主张、咎由自取,我是奉魏老的命假冒魏子贤的!

  所以只要魏老来了,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总会保住我一条命。

  宁老很快打完了电话,对我们说:“实不相瞒,我已经找魏老一天了,他始终在开会,抽不开身。不过刚传来好消息,他的会开完了,一会儿就能过来,两位稍安勿躁,究竟谁真谁假,就等魏老做判断吧,假的那个肯定当场处死。”

  “对,就这么办!”魏子贤当场叫好,还用挑衅的眼神看我。

  而我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是装得淡定,是真的很淡定。

  大家也都站在原地没动,等着魏老到来。倒是一副众生相,魏子贤信心满满,石天惊疑惑重重,宁公子一头雾水,宁老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态度。

  让我意外的是陈冰月,她时不时朝我投来忧心忡忡的眼神,显然知道我是假的,在为我感到担心。

  看来,虽然我屡次伤害她,但她还是站在我这边的,倒让我心里起了一丝暖意。

  不知道程依依是什么样的?

  从两个魏子贤对峙开始,程依依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也忙着狡辩,没顾上她。直到这时,我才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根本不关心我的死活。

  虽说程依依是因为没认出我来,不知道我是张龙,可看到她这副样子,还是让我心里有些悲凉……

  中海别院距离这里不远,魏老开完会后,哪怕就是步行,很快也过来了。

  果然不出一会儿,便有脚步声响起,魏老和几个随行人员,正急匆匆地往这边赶来。

  宁老头一个迎了上去。

  “魏老!”

  “宁老!”

  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看上去两人的关系非常要好。

  宁家的其他人也纷纷向魏老打着招呼。

  “魏老!”“魏爷爷……”

  我和魏子贤也不甘落后,争先恐后地奔了上去,并且纷纷叫着:“爷爷,爷爷!”

  跟葫芦娃似的。

  宁老立刻指着我们说道:“来人,拦住他们!”

  石天惊等人立刻冲了过来,分别将我和魏子贤拦住了。

  宁老沉沉地说:“二位,不好意思,顾及到魏老的人身安全,在没分清楚谁是真正的魏子贤前,不能让你们随意地接近魏老!”

  魏老则吃惊地看着我们两个,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这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魏老的演技还挺好的,没有谁比他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宁老叹着气说:“魏老,我都给你打一天电话了!本来呢,是你这个孙子不太懂事,程依依已经同意嫁给我孙子了,他还百般纠缠,甚至大闹我们宁家。不得已下,我只好将他关了起来,请你回来处置……”

  “对啊,我知道这件事,我不是和你说了吗,等我开完会过来再收拾他……怎么多了一个魏子贤?”

  “可不就是吗?”宁老叹着气说:“因为明天是小宁的大婚之日,我也不想办得太张扬了,想着就请一些好朋友就行了,就派人去你家送请帖了……结果去了就吓一跳,你家竟然还有个魏子贤!既然你家有一个,我家那个又是怎么回事?我立马就觉得不对了,两个魏子贤里必然有一个是假的,我也不敢擅作主张,所以就叫你过来了嘛!”

  魏子贤立刻说道:“爷爷,前些天我才给你打电话,说我的学业马上就完成了,你还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只是比约定时间提前早回来了几天,就发现竟然有人在冒充我,还打宁公子未婚妻的主意!我简直要气死了,我是那种人吗,简直不可理喻,您快把他给处死吧!”

  魏老既然已经到了,我就不说话了,接下来看他安排就好,所以我只是看着他。

  魏老还是一副很惊奇的样子,看看我,又看看魏子贤,喃喃地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

  宁老摇了摇头:“可不只是相像,我刚才观察了下,两个人从身高到体重,甚至发型都分毫不差。现阶段的易容术可做不到这一点,八成是南宫家的人皮技术了吧……”

  “南宫家的人皮技术反倒好办多了。”

  “哦?此话怎讲?”

  魏老幽幽地道:“南宫家的人皮技术天下无双,能够完美复刻一个活人,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缺陷。”

  “什么缺陷?”

  “套了皮的赝品,脖子后面有块小疙瘩,那是南宫家刻意留的后门,方便查询真伪。那块小疙瘩是个机关,只要轻轻一按,人皮便会脱落,露出本来面目!”

  说着,魏老摸出一把枪来,阴沉沉道:“看看谁是假的,当场把他毙了!敢骗到我魏家头上,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longtaitou/3786 longtaitou/378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