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41 别人家的媳妇

1541 别人家的媳妇

更新时间:2019-08-12 16:05:13

  我以为我能忍住的。

  这是假的,我知道这是假的,程依依没想嫁给宁公子,这一切不过是在逢场作戏,为了抓捕萨姆所做的准备工作。可我看到程依依和宁公子互相说出爱的誓言,还彼此交换了他们的定情信物,我真的是忍不住了,这明明是我期待已久的事啊,怎么就让宁公子抢先了呢?!

  其实天底下哪有什么真正成熟稳重的人,不过是还没挑战到他的底线罢了,让他心爱的女孩跟别人结婚试试,分分钟暴走了好吗?

  我站起来、双拳握紧,狠狠瞪着宁公子,恨不得立刻冲上台去将他撕成碎片。

  其实宁公子没有做错什么,他甚至不知道我怎么会看上程依依,更不知道我对他的恨意从何而来。

  场中本来是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大家都沉浸在这份美好的感情之中,本来打死都不同意程依依进自己家门的宁老,看到孙子终于娶到了媳妇,也开心的眼睛都发红了。

  但是我一站起,迅速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最近我和宁公子因为程依依闹得不快,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看到我咬牙切齿地站起来,四周立刻一片噤声,都很紧张地看着我。

  宁公子和程依依也注意到了,表情复杂地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显然很担心我会闹出什么事来。

  魏老迅速回过头来,狠狠瞪着我说:“你干什么,给我坐下!”

  宁老则冲四周使了一下眼神,石天惊、六天兵等人迅速朝我快步走来。

  “子贤,不要……”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拉住了我。

  我回头一看,是陈冰月。

  陈冰月本来在前面坐着的,这时候已经来到我的身前,正眼巴巴地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乞求,眼睛里几乎要流出泪来了。

  我的心中突然一震。

  这些天来我跟宁公子争夺程依依,几乎闹得满城风雨、甚嚣尘上,最遭人耻笑的无疑就是陈冰月了,明明她才是我的未婚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和别人争风吃醋!

  她不难过吗,她不伤心吗,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本来就已经是所有人的笑柄了,如果我还在宁公子的婚礼上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我都不敢想象她接下来会遭到怎样的讥笑和嘲讽。

  做陈家的掌舵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啊。

  我的一举一动,不仅影响着抓捕萨姆的计划成功与否,还影响着一位无辜女孩的处境和遭遇。

  陈冰月对我一点也不差,前几天还没日没夜地照顾我,我又怎能这样伤害她呢?毫无疑问,陈冰月的这一句话,彻底将我的火焰给熄灭了,我抬头看了一下台上的宁公子和程依依,缓缓坐了下来。

  魏老似乎看到了陈冰月的作用,立刻招呼我旁边的人给陈冰月让了位子,让陈冰月坐在我的身边,看守着我。

  看到秩序恢复正常,宁家的护卫也退去了。

  台上的仪式也继续进行。

  “现在,有请两位新人把戴好钻戒的手给来宾们展示一下,让我们共同分享你们的幸福和喜悦!永恒的见证、无声的誓言……”这个司仪还在声情并茂地说着台词,宁公子也紧紧握着程依依的手,共同将手中的钻戒展示给大家看。

  而在台下,陈冰月也紧紧握着我的手,像是生怕我会再次冲动。

  为了安抚我的情绪,陈冰月还低声说道:“子贤,我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情况,但我十分确定,那就是之前接触过我的魏子贤,我还以为他是真的……没想到他是假的!他刚死的时候,我还十分震惊,魂儿都快吓没了。但我反应过来以后,开心了整整一夜,那个恶魔终于死了,你才是真正的魏子贤,我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现在已经十分确定,昨晚死去的那个年轻人,已经充当“魏子贤”有一段时间了,所以陈冰月才会对他印象深刻。而且那个假货做得太久,都以为自己是真的了,才会那么嚣张,以至于被牺牲。

  我不知道魏老安排这个赝品的用意,干嘛要给魏子贤弄这么多分身呢?

  可惜,魏老是不可能告诉我真相的,他肚子里似乎藏着许多、许多秘密,“利用江湖人士铲除萨姆”只是其中一个,我也只能接触到这一个。

  “子贤,我知道雄性是什么样的,四处播种就是你们的本能,这是基因和血液里自带的,转移到人身上就是花心……我们结婚以后,你可以在外面找女人没关系,我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能记得回家就行……还有,不要再打程依依的主意了,她已经嫁给宁公子,是宁家的媳妇了,你再这样,会搞得魏家和宁家都不愉快……”

  陈冰月这一番话,放在古代真是让人尊敬,颇有大家风范、大房风度,不仅能容忍男人三妻四妾,还能及时纠正男人的错误思想……简直要成为贤妻的典范了!

  但这些到了现代,不仅腐朽而且卑微,怎么就雄性本能、男人基因了,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能和那些低等动物分开,就是因为人有思想、感情,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是就挺好嘛?

  当然,陈冰月有这种思想也不奇怪,根据我的经历来看,越是上流社会,这种事情越多……

  比起腌臜和下流来,他们可比老百姓会玩多了。

  陈冰月也是见得太多了,习以为常了,才会这么说的。

  我打心眼里不同意她的说法,但我没心情和她辩论,而且也没什么好辨,我又不是真的魏子贤,以后和她过日子的也不是我。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眼睛继续盯着台上。

  陈冰月挽着我的胳膊,靠在我肩膀上,喃喃地说:“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结婚……”

  我不知道魏老说的抓捕计划什么时候实施,是要等婚礼彻底结束,两人进入洞房吗?前面我还能忍,告诉自己这是假的就好,总不能让他俩来真的吧?

  无论怎样,今天是必须要抓萨姆的,之前魏老说得明明白白,就是今天!

  所以我始终很紧张地看着台上,以及观察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谁会出现,萨姆又在哪里?

  至少从目前来看,什么问题都没有,一切风平浪静,在司仪的指挥下,一切流程正常进行。

  很快到了“献茶”的环节。

  长辈坐在台上,新人奉上茶水。

  即便是上流社会,也少不了这一套啊。

  宁公子的父母,还有宁老都上了台,但最主要的还是宁老,坐在台子的正中央,父母都得靠边。这个无可厚非,宁家就是宁老说了算的,哪怕这种大婚,也是宁老主持大局。

  程依依她爸没来,就算来了也没资格上台。

  “曾几何时,父亲那宽大的肩膀不如从前;曾几何时,母亲细嫩的手也有了岁月的痕迹……由于我们工作的繁忙,很少能注意到父母脸上有哪些细微的变化,两鬓是否多了几许白发……”

  作为全国知名的主持人,这位司仪的控场能力当然很强,三言两语下来,台下很多人都红了眼睛。

  就连魏老都转过头来,握着我和陈冰月的手说:“回头就给你俩举办婚礼,早点给我生个重孙!”

  陈冰月使劲点头,我则满头黑线。

  魏老这也太入戏了,整得我好像真是他的孙子。

  “现在,请两位新人深深地为父母三鞠躬。一鞠躬,感谢你们把我带到这个世上;二鞠躬,感谢你们把我抚养成人;三鞠躬,祝你们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宁公子和程依依一起给父母还有宁老鞠躬。

  三人都是笑呵呵的,分别拿出红包来交给二位新人。说实在的,他们很不满意程依依这个媳妇,除了长得漂亮一点,家世根本拿不出手,但是宁公子喜欢,谁也没办法。

  再说,娶都娶了,程依依到底长得好看,嘴巴也甜,还是越看越喜欢的。

  “爸、妈、爷爷!”程依依接过红包,挨个和他们拥抱。

  “哎……”几人也都抱紧了程依依。

  “太感人了,真是太感人了……”魏老竟然忍不住流出了泪,甚至不敢再看,把头转了过来。

  我心里却不是滋味。

  程依依就这么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

  我的双手开始颤抖,又有点忍不住了,陈冰月显然感觉到了,紧紧挽着我的胳膊,坚决不让我做什么。

  就在这时,魏老却冲我挤了挤眼。

  嗯?怎么回事?

  我正纳闷,就听魏老低声说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许有任何动作!”

  什么意思?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听到台上一片混乱,四周也是一阵尖叫。我立刻朝着台上看去,就见程依依手中握着柄刀,正架在宁老的脖子上,宁公子和父母都是一脸惊慌,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包括石天惊、六天兵等人,宁家的众多护卫纷纷冲了上来。

  “都不要动!”程依依大声叫道:“否则宁老就没命了!”

longtaitou/3789 longtaitou/378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