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50 什么仇、什么怨

1550 什么仇、什么怨

更新时间:2019-08-15 14:39:33

  后来,春少爷决定开创一番事业,便组建了杀手门,开始了自己辉煌的十年。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因为我和南王实在长得不像,红花娘娘又很招摇、喜欢打扮,邻里之间没少闲言碎语。南王终于忍不住了,带着我去做了亲子鉴定,最后结果确实不出所料……

  南王和红花娘娘一番争吵过后,毅然离家出走、选择南下,红花娘娘也心灰意冷、不知所踪。

  只有我一人独守空屋,要不是二叔定期寄来生活费,我早就饿死了。

  这一切,剑神其实全都看在眼里,因为那些年里,他还是忍不住会关注几个徒弟的发展。看到南王的失魂落魄,红花娘娘的伤心欲绝,剑神的内心中也充满愧疚,尤其觉得对不起红花娘娘,但也不敢将这真相公之于众。

  这也就是红花娘娘后来要上太行山找他,他却提前躲了的原因,因为他根本没脸见自己的这个徒弟,只能在暗中查找萨姆的下落。

  至于春少爷,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但他也没有和红花娘娘说,想着这事索性永远成为一个秘密算了,省得再对红花娘娘造成二次伤害。

  但春少爷怎么都没想到,做出这种事的剑神还敢下山,还要杀了红花娘娘!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春少爷逼迫剑神说出真相。剑神本就心虚,又狠不下心杀人灭口,与其让春少爷当众埋汰自己,不如自己老老实实交代了吧。

  “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剑神低下了头,沉沉说道:“杜鹃,当年是我做得不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还好虽然张龙死了,你的亲生儿子还活得好好的,前不久我还去看过他,在集市里跟他现在的爸妈炸油条,他现在的爸妈都是很老实的小商贩,至今都不知道儿子曾经被调包过……”

  听完这样的话,红花娘娘如同遭到雷击,呆呆地看着剑神,一动不动。

  春少爷也叹着气说:“要不是张龙死了,我都不计划告诉你真相的。杜鹃,我不知道这事对你来说是不是个安慰,你儿子其实还活得好好的,他的生活安稳、平淡,没有任何杀戮……”

  “不……不……”红花娘娘眼中含泪,颤颤巍巍地说:“我儿子只有一个,就是张龙!”

  说完,泪水便从她的眼中掉了下来。

  剑神和春少爷都不说话,各自唉声叹气。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红花娘娘盯着剑神,泪眼婆娑地说:“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把我们一家人害成这样!”

  “我……”面对红花娘娘的质问,剑神根本说不出什么来。

  但,无论他们几个怎样,其中最震撼的莫过于我了。

  我距离他们不算近,但也不算远,所以剑神刚才说的,我也听得清清楚楚。听完整个故事之后的我,当然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以前我只知道自己不是南王的儿子,和南王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结果到了现在,我和红花娘娘也没血缘关系,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儿子!

  红花娘娘如遭雷击的话,我就如同五雷轰顶了。

  闹了半天,我跟南王、红花娘娘根本就没关系,我只是被他们意外养大!而我的人生,也因为剑神当初一个混蛋的决定,彻底地改变了……

  我傻了,完全傻了,怀里抱着程依依,还呆呆地看着剑神和红花娘娘。

  程依依晃了我一下,说道:“你先别管那些,趁现在去抓佩蒂,要不真的没机会了!”

  刚才的事确实对我震撼挺大,但还不足以击倒我,该难过的,小时候都难过完了,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就痛不欲生什么的。

  程依依说得没错,还是去抓佩蒂要紧,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吗?

  我回头一看,就见石天惊还在和邓阳、赵虎等人斗着,石天惊到底是s级的通缉犯,双方仍旧十分胶着。而佩蒂躺在地上,正在哇哇大哭,暂时没人顾得上他。

  其他人也都打得热火朝天,并没有受剑神的丝毫影响。

  现在确实是抓捕佩蒂的好机会!

  可程依依怎么办呢,我就怕我一丢下她,随便出来个人把她杀了,毕竟她是最开始绑架宁老的人,也是这起事件的罪魁祸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她的命……

  我正为难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冲我奔了过来。

  竟然是陈冰月!

  陈冰月之前已经随着魏老等人退到院外去了,又跑到这刀枪四起、混战不堪的地方干什么?

  我正愣神,陈冰月已经奔到我的身前,对我说道:“子贤,我来照顾依依,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

  我很震惊地看着她。

  陈冰月一把将程依依从我怀中拉出,继续说道:“子贤,我看你半天了,你把她救出来,却没及时逃到安全地带,反而不断左顾右盼、四处张望,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我知道你一定还有事做。我是你的未婚妻,本来就该无条件支持你,你快去吧,我照顾程依依!”

  陈冰月并不知道我是张龙,以为我就是魏子贤,也一直把我当未婚夫。我却移情别恋,专盯着程依依,对陈冰月来说这就是情敌了,应该巴不得程依依死才对,但她却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

  该说她是高风亮节,还是委曲求全?

  不管怎样,陈冰月的行为感动了我,我也立刻将程依依交给了她。

  “好,那就拜托你了,你先带她出去!”

  ——我一点都不担心陈冰月会耍什么坏心眼,这么多天交往下来,虽然我不喜欢她,但也知道她是个善良的姑娘。

  接着,我便立刻朝着佩蒂扑了上去。

  石天惊正忙着对付邓阳、赵虎等人,哪有空顾及我,而且我是魏子贤啊,我一路走过去,也没人敢拦我,让我捡了个大便宜。

  佩蒂还躺在地上哇哇大哭,看着二十出头的年纪了,表现的却像个智障。虽然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他是萨姆,但我无条件相信赵虎、程依依等人,所以上去一把就将佩蒂抓了起来。

  接着调头就跑!

  我不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儿子又怎么样,我是不除萨姆了,还是不救南王了?

  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红花娘娘能说出“我只有张龙一个儿子”这种话,我也当然还把她当妈妈。

  我抓着佩蒂就走,也没想好带他去哪,先逃出这个地方再说。但这一幕被宁老看到了,宁老急得上蹿下跳:“快,把佩蒂抢回来!”

  但宁家的护卫已经没有几个,仅剩的四天兵还在保护宁老,抵挡着隐杀组一拨又一拨的攻击,四个天阶中品还是相当强的,暂时没人能够靠近宁老,但宁老明显更关心佩蒂。

  “去一个人!”宁老立刻下了命令。

  四天兵之一立刻朝我冲了过来,那个寸头青年使一截短棍,三拐两绕便来到我的身前。

  “魏公子,请你放下佩蒂!”寸头青年沉沉说道。

  “我是把他带到安全地带!”我说:“佩蒂在这多危险啊!”

  “不用,请你把他放下!”

  “我就不放,你还敢打我怎么着?”

  我仗着自己是魏子贤,抓着佩蒂就往外走,但这寸头青年明显是受了宁老的指令,竟然真敢打我,挥棍就往我这边砸了过来。

  “交出佩蒂,立刻!”

  “好啊,你连我都敢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真是谁都顾不上谁了。我琢磨着,宁老也不是个傻子,大概猜出这背后也有魏老的事了,虽然魏老自始至终都把自己择的干净,第一时间就逃出去,但他真的太值得怀疑了。

  这里可是天城,还是宁家大宅,全华夏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还能被人入侵成这样,背后没有黑手谁会信啊?

  这也就是宁家一个护卫,都敢和我这个华夏第一公子较劲的缘故。

  这是真的闹翻了啊。

  这次如果不能干掉萨姆、扳倒宁老,不光是我们所有人都活不了,魏老的日子恐怕都不会太好过了。

  寸头青年来势汹汹,我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只能把佩蒂往地上一丢,接着拔出饮血刀来,和他斗在一起。虽说魏子贤拿刀和人打架有点奇怪,但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反正我会功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很多人都看到过,非洲那个小国的莫尼尔师父都不是我的对手。

  我的饮血刀模样平凡,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刀没有区别,所以也不怕自己身份曝光。

  佩蒂智商低下,只会趴在地上哭,也不担心他会跑掉,所以我就专心对付寸头青年了。

  只是同为天阶中品,我还真的一时难以取胜,甚至感觉自己隐隐被压制了,这家伙少说也是个第二档,实力虽然不差多少,可要真的打起来,细节处见胜负,再这么下去我肯定是要败的。

  佩蒂就在身边,我却不能把他带走,这无疑是最蛋疼的事,我拼了老命地和寸头青年战斗,却始终未能胜得过他,反而一点一点被他逼退,这种感觉也确实很不爽。

  不过就在这时,一支匕首突然横空而出,跟我的饮血刀合二为一,共同挡住了现在的颓势。

  我一回头,竟然是程依依……

longtaitou/3798 longtaitou/379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