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63 血染的剑神

1563 血染的剑神

更新时间:2019-08-19 10:25:28

  剑神其实也伤了些,毕竟之前在宁家宅院里一场大战,先是被小乖咬了一口,又和太阳部落的人缠斗,后来又在景山底下大战隐杀组,上山以后遭遇飞龙特种大队和龙虎商会……

  这么一番车轮战下来,剑神一样有些吃力,身形有些疲惫,走路一瘸一拐,但他还是最大的赢家,喘着粗气一步步朝佩蒂走去。

  被绑在树上的春少爷眉开眼笑:“不错不错,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当年做过的龌龊事吧。”

  剑神并不搭理春少爷,仍旧往上走着。

  春少爷继续说道:“得亏张龙死了,否则他知道自己不是南王亲生的,也不是红花娘娘亲生的,得有多难过啊!”

  我躺在地上,心想我才没有这么脆弱,南王和红花娘娘不是我亲爸亲妈又怎么样,他们就和我的亲爸亲妈一样!老话说得多好:生恩没有养恩大。

  剑神显然不想搭理这茬,仍旧没有理会春少爷。

  其他人倒是大吃一惊,他们还是头一回知道这事,以前的我嘴巴很严,除了程依依外,谁都没有说过,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内情。

  二叔都吃惊地抬起头来,冲着红花娘娘问道:“嫂子,怎么回事?”

  红花娘娘这时候也不纠结称呼的问题了,吃力地说:“没什么大问题,师父以前调包了我和南王的孩子……但这都无所谓,张龙就是我亲儿子!”

  二叔听后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所有事,狠狠往地上捶了一下,骂道:“剑神,你真不是东西,你知道你把他们一家害得有多惨吗?南王和红花娘娘也就算了,难受归难受,好歹也是成年人,可张龙招谁惹谁了,当时他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啊!”

  说着说着,二叔的眼都红了,引得大家纷纷看过去,就连我都不知道他为何这么激动。

  二叔继续冲着剑神的背影骂道:“当初你把南王掳上山,知道我当时才多大吗,八岁!对,我是在孤儿院,可我就这一个哥哥!当天晚上我就离家出走,四处去找我哥,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吗?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一个失去亲人的孩子有多痛苦!”

  说着说着,二叔更加激动起来:“张龙早早就没了爸妈,但这孩子特别坚强,从来不叫苦、不叫累,那时候我津贴也不多,全寄给他都不够生活的,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啊,受了多少罪你知道吗?!现在,张龙直接死了,如果他当初没有被碉堡的话,何至于有今天这样的下场,你就是个恶魔、混蛋!”

  二叔冲剑神的背影咆哮着,剑神仍旧置之不理,一步不停地往前走着。

  确实,如果我没有被调包,那我就是在菜市场里炸油条的,真正的张龙则会跟着南王、红花娘娘幸福地生活下去,根本不会有今天所发生的任何事情。

  身受重伤的二叔,竟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双拳再次隐隐发出红光,甚至有氤氲的蒸汽升腾而出。

  “老子……老子要弄死你!”二叔面目狰狞,目露凶光!

  “火拳,不要啊!”

  “火拳,别!”

  木头、金枪等人纷纷劝他,大家都知道他不是剑神的对手,剑神没下杀手已经够意思了,如果再冲上去怕是命都保不住了。

  就连我都急得不行,恨不得立刻冲到二叔身边,告诉他说我还没死,让他不要激动。

  而且小时候的经历,我也没有埋怨过谁,再苦、再累不也熬过来了?

  我觉得我很幸福啊,有南王疼、有红花娘娘宠,还有二叔无微不至的关怀,亲生不亲生的也就无所谓了吧。

  “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二叔又咆哮了一句,摇摇晃晃地朝着剑神扑了上去,似乎要把剑神撕成碎片,可他站都站不稳了,还怎么打?

  我都快急死了,春少爷那王八蛋还起哄和架秧子,嬉笑着说:“剑神,张龙他二叔找上来了,不是你死就是他亡,你可怎么办啊!你不杀了他,他就要杀了你呢!”

  现场这么多人,除了红花娘娘,春少爷谁都不心疼,巴不得剑神将我们都杀了。

  尤其是五行兄弟,当年没少祸害杀手门。

  面对冲过来的二叔,剑神没有再无动于衷,而是默默拔出了剑,转过身来,准备迎战二叔。

  “师父,不要……”红花娘娘有气无力地说着。

  我也要急死了,刚想大喊一声二叔,突然有人拦在了二叔身前。

  “你歇歇吧,交给我们。”

  是个又高又帅的男青年,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

  乌干达!

  我似乎意料到了什么,猛地回头去看,就见麦渊、小野、莫桑等几十个野人,正阴沉沉、冷冰冰地盯着剑神,有的手里拿着棍,有的手里拿着刀,还有人手里拿着弓箭。

  太阳部落的人来了!

  原来剑神是要迎战他们,不是迎战二叔。

  二叔当然一脸迷茫,他可不认识什么乌干达。

  乌干达说:“没事,交给我们吧,我们也是龙虎商会的朋友。”

  接着,乌干达又冲红花娘娘和我们这边说道:“不好意思,因为路况不熟,来得晚了一些……”

  确实,乌干达他们一群野人,哪里知道天城的路啊,就算麦渊曾是外面的人,从来没有到过天城,最终能找过来就不错了,不敢奢求他们能够及时赶到。

  听到这样的话,二叔松了口气,指着剑神说道:“我想让那个家伙死。”

  “还是别了。”乌干达说:“他是杜鹃的师父,打他一顿出出气就可以。”

  二叔想了想,点点头说:“可以。”

  这才退到一边去了。

  一众野人慢慢朝着剑神走去。

  剑神撩起长剑,已经做出迎战的准备来。

  之前在宁家大院,他们就已经交过手,剑神因此还负了点伤,知道这些野人的实力,并不敢掉以轻心。

  春少爷都有点紧张地说:“剑神,你一个人对付他们很难,快来放了我们!”

  但剑神并没有这么做,仍旧一人一剑面对野人大军。

  春少爷着急地说:“萨姆见了他们都要跑的,你就别逞强了,别为了那点面子,把佩蒂都给丢了!”

  确实,当初萨姆骚扰太阳部落,也只敢偷偷摸摸挑落单的下手,一旦太阳部落的人集体出来,萨姆必跑无疑。打不打得过另说,起码萨姆知道害怕,知道对付这些人很困难。

  但剑神还是无动于衷,面容冷漠地看着这些野人。

  “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春少爷急得直跳脚。

  当然,他被绑着,跳不起来。

  乌干达慢慢走近了剑神,众多野人也把剑神团团包围住了。

  “咱们之前还没分出胜负。”乌干达说。

  “是的。”剑神答道。

  “现在应该没有人打扰了。”

  “是的。”

  “那就来战个痛快吧。”

  “好的。”

  双方之间没有任何废话,当即开战!

  剑神撩起长剑直冲野人,一时间剑光四射,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几十个野人也一哄而上,基本是以剑神、麦渊,以及几个长老为主,其他人则在一边打辅助,更外围还有射箭的人,招招直逼剑神。

  其实这并不是太阳部落的所有力量,大概出来了一半人吧,毕竟部落也得有人守着,否则回去之后被野兽端了咋办?

  但就是这几十个人,也足够剑神受得了。

  更何况,剑神本就有伤,一只脚还行动不便。

  这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叮叮当当”“咣咣锵锵”的声音不断响起,看得出来剑神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他不止是用剑,偶尔还掺和着金刚拳和暗器,“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总有人飞出去,“飕飕飕”的声音传来,也总有人倒下。

  当然,剑神身上的伤也在不断增多,慢慢变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这世界上没有无敌的人,如果有,那一定是对手还不够多。

  单单是车轮战,就足够耗掉一个强者所有的精力。

  渐渐的,野人都倒了下去,剑神身上也遍布血痕,几乎成了一个血铸的人。

  “砰”的一声,最后一个野人倒了下去。

  只有剑神还站着了。

  现场一片寂静,偶有微风吹来,撩起剑神染了血的白发。

  大家都被剑神给吓傻了,世上竟真有这么强的人啊!

  剑神手持染血的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看得出来他也很不好受。

  最终,剑神的双腿一弯,“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师父!”红花娘娘忍不住大喊了声。

  剑神终于还是倒下了。

  但,相比其他人的无力动弹,剑神还是非常强的,他慢慢地朝着佩蒂爬去,鲜血在他身后擦出一道痕迹。慢慢的,他爬到了佩蒂身前,吃力地举起剑来在佩蒂身上一挑,粗大的麻绳便切开了。

  “没事了……”剑神喘着粗气说道:“我……我这就带你回家……”

  佩蒂慢慢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一片倒地的人,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叹着气说:“你怎么不把他们全杀了呢?”

longtaitou/3811 longtaitou/381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