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566 谁是手下败将

1566 谁是手下败将

更新时间:2019-08-20 16:39:24

  萨姆没有叫错,就是南王!

  南王来了!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吃惊、傻眼了,谁都知道南王被春少爷削断了七根心脉,至少两年多才能全部接好、苏醒,怎么现在就醒了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还以为看到了梦幻中的场景,以至于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好像画面定格了一样。

  “师父,您怎么样?”南王轻轻问着,同时给剑神上药、包扎。

  剑神的嘴巴微动,似乎想说什么,始终没说出来,唯独流出两行浑浊的泪。

  “没事师父,您歇歇吧,我会干掉他的。”南王明白剑神的心思,主动说道。

  剑神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流出泪。

  与此同时,又有几道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竟是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奔上山来,领头的人赫然就是秦卫国。秦卫国奔过来,焦急地说:“南王,你不能在这,你才接了三根心脉,还不到苏醒的时候,必须回去休息!”

  南王挑着眉说:“我让你把其他心脉全接起来,你不肯也就算了,我去哪也要管?”

  秦卫国急得跳脚:“怎么可能全接起来,你的心脏根本承受不住,全接起来会爆掉的!”

  “那就别接,以后再接!”

  “那你也得回去休息,现在只有三根心脉支撑,你的心脏负担太大,随时都会暴毙而亡!”

  “你真能扯,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的身体确实强悍,要远超、远胜一般人,可这只是暂时的,没有人能靠三根心脉撑下去的,你快跟我回去!”

  “你少废话,你看看现在这样,我还能回去吗?”

  秦卫国不说话了,转头看向四周,近百个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人,确实让他不寒而栗,哪怕是他见多识广,也没同时见过这么多的伤者。

  而从他两人的对话中,我也明白大概明白了些,显然是秦卫国在给南王做手术,刚接好第三根心脉,南王就苏醒了,这和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人和人之间的身体素质当然不尽相同,可悬殊到这种地步也太离谱了。

  “哥!”二叔最先叫了一声,看到南王出现,他的热泪都快涌出来了。

  “嗯!”南王重重点头:“你怎么样?”

  二叔受伤不轻,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我没事。”

  “没事就行,你撑着点,等我干掉那个家伙,咱哥俩再好好叙旧。”

  二叔点了点头。

  众人也都纷纷和南王打起招呼来,赵虎他们尤为兴奋,不停叫着南王,还有不要脸的,竟然喊他爸爸,再一看,那个不要脸的正是赵虎。

  “爸爸,您可来了,我们等您好久了啊!”赵虎几乎喜极而泣。

  其他人也很开心,七嘴八舌地给南王说着现在的情况,在他们看来南王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只要有他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也一样激动,我可是南王的儿子啊,虽然不是亲的,可也胜似亲的。我都没有想到,南王能这么快的醒来,总之再见到他实在太开心了,可惜我还披着魏子贤的皮,不能和他说话。

  程依依知道我的心思,替我叫了好几声爸,南王冲着程依依点头,目光不小心捎到了旁边的我。

  我赶紧低下了头。

  南王一眼就看出来我和程依依的关系不一般了,因为我俩还拉着手。

  “这是……”南王疑惑地问。

  “这是魏公子,魏老的亲孙子。”程依依很认真地说:“现在我们在一起了。”

  四周一片寂静。

  南王沉沉地道:“我听罗子殇说过这件事了。”接着他又叹了口气:“张龙已经去世,你和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不过我有句话要警告魏公子,如果你敢欺骗依依,我是不会饶过你的,哪怕你是魏老的亲孙子,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样的话,红花娘娘说过差不多的,他们都对程依依是真爱啊,舍不得看程依依受半点委屈。

  我则轻轻“嗯”了一声。

  南王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从医院出来,就和罗子殇联系了,接着就知道了所有的事。既然他都知道,其他人也不用再说什么。

  南王的眼神中满是难过和悲伤,显然昏迷了大半年后,一切都物是人非,尤其是我的死,让他很是伤感。

  我心里想,爸爸啊爸爸,您快干掉萨姆,我就能和您相认了。

  只是,萨姆虽然没有进化完全,却也恢复了大半实力,只接好三根心脉的南王,能斗过他吗?

  南王似乎并不在意这点,甚至看都没看萨姆一眼,而是看向红花娘娘。

  红花娘娘也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

  滋啦啦的火花,不只是我感受到了,相信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

  说红花娘娘不喜欢南王,我是绝对不会信的。

  我在心里忍不住想,你俩既然这么恩爱,早点和好算了,干嘛还彼此折磨呢,尤其是红花娘娘,真是作的可以,十多年前的事,到底要记恨到什么时候?

  “你还好吗?”南王问道,但并没走过去。

  红花娘娘虽然伤痕累累,但南王知道她并无大碍,而且现在也不是探望的时候。

  “没事。”红花娘娘摇了摇头:“你呢,你怎么样?”

  “我也还好,就是有点心疼……”南王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那里还缠着纱布。

  红花娘娘立刻说道:“那你赶紧回医院去啊!”

  “和医院没关系。”南王摇了摇头:“我看见你的伤才心疼的。”

  众人差点绝倒,南王这是当众说土味情话吗?

  我也非常无语,都多大年纪了还玩这个,让我们小年轻都不好意思了。

  红花娘娘都脸红红地说:“去你的……你先把萨姆干掉吧。”

  南王微笑着道:“我干掉了萨姆,咱们就复婚吗?”

  “到时候再看你表现!”

  “好!”

  南王喜不自禁,眼睛都在发光,浑身上下仿佛充满力量。

  接着,他便回过头去,冲着萨姆勾了勾手指:“来,让我看看你注射了最新的基因改造液后,到底有多大的进步,不会只是变帅了吧?这样可不行啊,你帅也帅不过我,再注射十回也就那样。”

  南王满口骚话,不了解他的人肯定都很诧异,没想到隐杀组的老大竟然是这样的。

  其实我很清楚,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一向乐观、开朗、积极、向上,单单说话就能把人气死。

  萨姆阴沉沉道:“现在的我,只恢复了大半实力,但不代表你一个区区的s级通缉犯,就能在我面前放肆和嚣张了!”说着,萨姆握紧双拳,强大的气息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萨姆果然还是那个萨姆,眼高于顶、气势万千!

  只恢复了大半实力的他,或许不是剑神的对手,但还不至于怕其他人。

  看着萨姆,南王微微皱起眉头。

  乌干达都紧张地说:“南王,你小心啊,他还是很强的!”

  论和萨姆作战,乌干达算是有丰富的经验,败过好几次了,看到萨姆腿就哆嗦,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起码他敢过来。

  南王回头看了乌干达一眼,稍想了想,说道:“你就是乌干达吧?之前罗子殇和我说你变帅了,我还不信,说你一个那么丑的老头,再帅能帅到哪去?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哎我跟你说,你以后离杜鹃远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乌干达咬牙切齿地说:“那是不可能的,大家既然都长得帅,那就各凭本事追杜鹃吧!”

  “少来,你有什么资格,我和杜鹃生过孩子!”

  “呸,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不是你亲生的!”

  “靠,你怎么知道的?”

  “所有人都知道了!”

  南王显然有点头晕,但他很快摆了摆手:“无所谓了,知道就知道了,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不还是叫我爸爸?杜鹃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根本没有区别。还有我长得帅,这就是我最大的资本。”

  “呵呵,其他的我不敢说,但要说到帅嘛,现在的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你俩够了!”红花娘娘终于忍不住了,狠声骂道:“你俩到底还要不要脸,堂堂七尺男儿比什么帅?谁能把萨姆给杀了,我就承认谁帅!”

  乌干达一听,顿时愁眉苦脸地说:“杜鹃,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已经受重伤了,还怎么除掉萨姆,你这就是给南王送分啊,你也太偏心了!”

  南王则是喜不自禁:“谢谢老婆给我这个表现的机会,我一定除掉萨姆!”

  “谁是你老婆,不要乱叫!”

  南王不再理会,而是阴沉沉地看向萨姆,并且一个一个地开始给自己套指虎。

  萨姆则根本没把南王放在眼里,仍旧冷笑着道:“南王,我实在想不通,你一个我曾经的手下败将,到底有什么胆子单枪匹马地挑战我?”

  南王很认真地说道:“首先,我不是你的手下败将,咱俩根本没交过手,上次在凤凰山,我要不是被春少爷偷袭,谁败在谁手上还说不定呐……”

  南王戴好指虎,眼神闪过一丝杀气,冷冷地道:“再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单枪匹马?”

longtaitou/3814 longtaitou/381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