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620 没事了,我来了

1620 没事了,我来了

更新时间:2019-09-07 8:10:51

  作为一个华夏人,其实我不太喜欢东洋,虽然平时也看东洋的电影和漫画,但就是发自内心的不太喜欢。

  相信很多人和我的感觉一样。

  尤其来到东洋以后,所见之人没有一个好人,从翔太到石上田再到山王会,似乎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卑鄙下作。但是现在,这个叫上原飞鸟的,确实让我对东洋人的看法有所改变,他能这么坦诚地承认自己和剑神的差距,还说自己会再继续修炼剑道,可谓光明磊落、一身正气!

  另外一个让我印象不错的就是大岛英树了,感觉他也是真的喜欢华夏;至于藤本一郎嘛,就没什么好说的,完全出于利益而已,其实内心也对华人有很大的意见,从他对洪社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了。

  就连剑神都微微有些被感染了,点点头道:“其实你已经非常不错了,你才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就有了现在的成就,等你到我这么大时,能胜过我是必然的!”

  上原飞鸟摇了摇头:“前辈过奖了,实话说这几年来,我渐渐认识到了东洋和华夏的差距,我们是可以通过些奇技淫巧实现弯道超车,在某些方面似乎已经超过华夏。但比文化和底蕴的话,我们还是远远不如,短时间内的胜利,还是比不过历史的长河……所以我认为,即便我在未来能达到您的实力,华夏也会诞生更多的超级高手!”

  剑神叹了口气:“我不否认你对华夏的判断,华夏这片土地上确实诞生过许多神奇的高人,但你也确实有点过于美化了,华夏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当年我费尽心思,从各地寻来三个天资不错的孩子,悉心培养、竭力教导,希望他们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他们都还在原地踏步,这就是懒惰、愚昧和不自知!他们要是有你的一半勤奋,都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这三个孩子,其中当然就包括春少爷。

  剑神把自己说得这么不堪,春少爷当然很不满意,正欲开口反驳,但也不知从何驳起,他确实输在了比自己小二十岁的上原飞鸟手上。

  再仔细想想,春少爷自从二十多年前下山,实力就再也没进步过,因为他忙着四处杀敌、组建杀手门,哪有时间再去磨炼剑道?

  就包括南王和红花娘娘也是一样的,起初沉醉于幸福的夫妻生活,后来又各自忙着事业,一样没有时间再进步了。

  学如行舟,不进则退。

  二十多年,足够改变许多人、许多事了,也足够让一位东洋剑客逐渐成长起来,力压曾经的华夏第一快剑,今天要不是剑神的出现,“剑道第一”的位置真被上原飞鸟给夺走了。

  “总之,我会继续努力。”

  上原飞鸟冲着剑神鞠了一躬,接着来到藤本一郎身前。

  “真是不好意思,我败了。”上原飞鸟说道:“我要回去继续苦修。”

  藤本一郎点点头说:“好,你回去吧。”

  藤本一郎并无过多苛责,就算上原飞鸟败了,也依然是东洋第一快剑,“剑圣”之名当之无愧!

  上原飞鸟渐渐离开,身影消失在门外的丛林中。不过我想,他应该没有走远,毕竟他是藤本一郎的保镖,哪能随随便便擅离职守,八成就在附近守着,就是“苦修”也在附近。

  现场一片寂静。

  藤本一郎还站在大门口,门里一点是剑神、春少爷和洪社诸人,再往里则是大片山王会的人。至于我,换上了魏子贤的皮,也藏在大门口处的位置,准备找个好时机走过去,和藤本一郎谈一谈,让他放走洪社的人。

  与此同时,剑神开口说道:“我们现在能走了吗?”

  剑神这一句话确实很有威压,毕竟刚刚击败了“东洋剑圣”上原飞鸟,他要想冲出去,根本没人能够拦住。藤本一郎的眉毛微微蹙起,余光也在偷偷扫着身后,似乎在看援兵来了没有。

  我不知道藤本一郎会叫谁来,刚才他说这事不经过警视厅了,莫非还是道上的人,比如亲和组、松叶门?

  我正这么想着,就听大门外面又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来人倒是不多,也就百余个左右,但也踏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显然来的绝不是一般人!

  等到人群渐渐走近,终于让我看清楚了,可不就是亲和组的老大雨村,和松叶门的老大杉江吗?!

  我在东洋也呆了一段时间,当然认识这两个人,看来藤本一郎真是打算“江湖事江湖断”了,又把这两个人也叫来了。

  雨村和杉江冲在最前面,身后齐刷刷跟着上百个人,不用多说,肯定是亲和组和松叶门的精英。

  一个山王会还不够,亲和组和松叶门也来了,藤本一郎铁了心要围剿洪社了啊。别说我了,就是洪社众人,看到这幕也是忧心忡忡,知道今晚怕是不好走了。

  雨村和杉江很快就率众来到藤本一郎身前。

  “藤本君!”

  “藤本君……”

  两人恭恭敬敬地鞠躬、问好,虽然他们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了,还是要在年纪轻轻的藤本一郎面前非常尊敬。

  藤本一郎点点头道:“你们总算来了。”

  接着,他又指着对面说道:“那些家伙,杀了石上田先生!”

  雨村和杉江均是面色一惊。

  “我知道你们平时和石上田先生不太合得来……”藤本一郎继续说道:“但我希望今天你们能够暂时抛弃成见,先帮石上田先生报仇!”

  两个老头立刻点头哈腰地说:“藤本君,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为石上田先生报仇。”

  对于他们来说,石上田的死亡和洪社的陨灭都是利好,说明他们终于有机会翻身和出头了,“东洋地下第一人”的称号也能换一换了。

  接着,雨村和杉江便直视洪社那边,一个抽出一柄红色的唐刀,一个拔出一柄宽大的斩马刀,他们身后的人也都纷纷拔出家伙,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剑神和春少爷各自面色凝重,再次拔出剑来,洪社众人也是一样,虽然他们伤的伤、残的残,但也不会低头。可能是我平时的存在感太低了,至今也没人发现“张龙”已经消失了。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山王会、亲和组、松叶门三大组织围攻洪社,剑神和春少爷再强能挡住多少人啊,还不把他们累个半死?

  就算闯出去了,指不定藤本一郎还有什么后招,这里毕竟是东洋啊,一草一木都是藤本家的,难道还能生出双翅飞出去吗?

  我也不管时机合不合适,匆匆忙忙就奔过去,并且大声喊道:“住手、住手!”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突然有人大喊停手,当然很是引人注目,众人纷纷朝我看了过来。有的人认识我,有的人不认识我,藤本一郎最先惊讶地喊出来:“魏公子?!”

  剑神和春少爷则很惊喜地喊道:“魏公子!”

  山王会那边,尤其是第七组的,也都纷纷冲我喊着:“魏公子!”虽然我一整天没出现,但他们还是拿我当副组长,尤其翔太死了以后,第七组就是我当家的。

  雨村和杉江虽然不认识我,但听这么多人叫我,料到我可能是位大人物,也都纷纷没有动了。

  而我谁都没有搭理,我是来当和事佬的,不是来跟他们叙旧的。

  我迅速奔到藤本一郎身前,刚准备叫一声藤本君,就听“哇”的一道哭声响起,那哭声真是要多凄厉有多凄厉,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现场众人的心都一下被揪紧了。

  我惊讶地朝哭声看过去,竟然是洪社黄旗的副旗主,颜宴。

  之前颜宴还在昏迷之中,现在已经醒了。

  此时此刻,她跪在黎佑身前,泪流满面地冲我喊着:“魏公子……”

  之前其他人叫我,我根本头都不回,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但是现在,颜宴哭成那样,我是真没办法无动于衷了,毕竟我也知道,自从邱明死了以后,颜宴就把黎佑当做唯一的亲人和倚靠了,如今黎佑也死了……

  在颜宴心里,“魏公子”的地位还蛮重的,看到我后就像看到救命稻草,所以才会哭得那么伤心、叫得那么凄厉。

  我跟藤本一郎说:“你等一下。”接着便急匆匆奔到颜宴身边。

  “魏公子!”颜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抓着我的手说:“嫂子她,她……”

  我低头看向黎佑,黎佑已经阵亡有段时间,身体已经发硬,脸色也有些青。颜宴想告诉我黎佑死了,但她始终说不出口,只是不停地哭着,我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没事了……我来了……”

  我一边安慰着颜宴,一边抬头看向其他人,几个旗主立刻蹲下身来,一起安慰颜宴。

  我也趁着这个机会脱身,重新回到藤本一郎身前。

  看我回来,藤本一郎才说:“魏公子,你怎么来了?”

  空气中还弥漫着鲜血的味道,我看看四周众人,叹着气说:“闹成这样,我也过来看看!”

longtaitou/3868 longtaitou/386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