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637 反了,简直反了

1637 反了,简直反了

更新时间:2019-09-13 14:40:57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个又香又软的身子已经扑进我的怀里,陈冰月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还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失声痛哭起来。

  我当然惊得魂飞魄散,这一幕要是被魏子贤看见了,我还有命在吗?

  我赶紧把陈冰月推开了,还用双手按着她的肩膀,提防她再扑上来,紧张地说:“陈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陈冰月仍旧双眼含泪,哽咽地说:“张龙,你不做魏子贤了吗?”

  我点点头:“是的,我的任务已经完成。”

  之前我就向陈冰月坦诚过自己的身份了,结果她说她早就知道我是张龙,还拜托我有朝一日杀了王巍,以后就不纠缠我了,这玩得又是哪一出?

  陈冰月又说:“上面那个魏子贤是真的吗?”

  我又点了点头:“是真的魏公子!”

  陈冰月沉默了,两行清泪流淌下来,接着慢慢蹲在地上,无声地痛哭了起来。

  我奇怪地问:“真正的魏公子回来了,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我一点都不高兴……”陈冰月摇着头说:“我现在都弄不清楚,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感觉随便来一个魏子贤,都可以欺负我、侮辱我,把我当狗一样呼来喝去,我真的是受够这样的日子了!”

  这话倒是不假,之前那个被魏老毙掉的冒牌货,对陈冰月的态度也很不客气。魏子贤刚才也说了,冒充他的人至少有十几个,真像陈冰月说的一样,随便来一个都能欺负她、侮辱她,把她当狗一样呼来喝去。

  但没办法,冒充魏子贤的人,都在尽力模仿魏子贤,所以源头还是在真正的魏子贤这里,他不这样对陈冰月,冒牌货们那里敢啊!

  但我还是忍不住对陈冰月说:“我可没有欺负过你!”

  陈冰月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说:“我知道啊,所以我喜欢你,我多希望你能永远冒充魏子贤啊!”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沉着声道:“陈大小姐,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是魏公子的未婚妻,如果让魏公子听到了后果……”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舷梯上方便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我已经听到了!”

  我震惊地抬起头来,果然看到魏子贤站在机舱门口。

  我和陈冰月的脸都白了。

  “魏公子……”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魏子贤并没看我,而是冲陈冰月冷声说道:“陈冰月,你可以啊,身为我的未婚妻,竟然还喜欢上别的男人,看来你是想退婚了啊!”

  自从陈老死了以后,陈家的势力逐渐衰退,差点要被其他几家吞并,靠着和魏家联姻才保住如今的地位。如果退婚,后果肯定不堪设想,整个陈家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陈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都在天城待不住了。

  陈冰月当然非常的慌。

  “子贤,我不是那个意思……”陈冰月急急忙忙朝着舷梯上方奔去。

  但她刚走到魏子贤身前,魏子贤就抡圆了胳膊,狠狠扇了她一个耳光。

  陈冰月的身子晃了几下,差点从舷梯上栽下来,抓着扶手才站住了。

  接着,魏子贤又抓着她的衣领,恶狠狠道:“陈冰月,你最好考虑一下陈家的处境,陈家是靠着我才在天城站稳了脚跟的,你竟然敢背着我勾搭野男人,我看你是不想在天城待下去了!”

  陈冰月当然不敢反抗,泪眼汪汪地看着魏子贤。

  魏子贤却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还要伸手打陈冰月的耳光。

  而我终于看不下去,立刻匆匆走上舷梯,说道:“魏公子,陈大小姐好歹是你的未婚妻,而且她还是陈家的掌舵人,你也不要对她太凶狠了,下面还有那么多工作人员看着……”

  因为这里发生的动静,确实有一些工作人员围上来了。

  我话还没说完,魏子贤就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指责我?你只是我家的一条狗!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蛋!”

  我简直没有想到,华夏第一公子的素质会是这么低,魏老平时是怎么教育的,因为太忙连孙子都顾不上管么?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将他的手指拨开说道:“魏公子,咱们讲点道理好么,魏老都不会说我是一条狗,你又……”

  “立刻给我滚蛋,听到没有?!”魏子贤瞪大了眼,咬牙切齿地说:“不然我要对你不客气了!”

  陈冰月也紧张地说:“张龙,你不要管我了,这是我和子贤之间的事……”

  我回头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陈冰月,发自内心地叹了一口气,心想是啊,这是他们的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得罪了魏子贤,我又有什么好处吗?

  我有什么资格和本事,去插手魏家和陈家的事啊。

  看着一脸凶狠的魏子贤,我一咬牙,转身下了舷梯。

  只是,我心中的恶气依旧没出,便冲那些围过来的工作人员吼道:“看什么看,都滚!”

  那些工作人员便四散而空。

  我也继续往外走去,去什么荣宝斋买包子。

  走着走着,我又停下脚步。

  我回头看了一眼舷梯,魏子贤已经把陈冰月拖进机舱里了,隐隐还能听到陈冰月的哭泣声和哀求声。我也形容不上来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倒也不是心疼,而是发自内心的愤怒。

  是真的怒,怒火中烧!

  魏子贤怎么能是这样的人,他可是魏老的孙子啊!

  继而,我又想起陈冰月来。平心而论,陈冰月对我是真不错,帮过我好几次忙,在宁家的那场大战,她还照顾过受伤的程依依。

  现在,她不知道正遭受着什么样的虐待,难道我就能够扬长而去,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吗?

  我一咬牙,又转身返了回去,重新上了舷梯。在这过程之中,我又听到陈冰月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我的脚步加快,迅速进了机舱,眼前的一幕顿时让我惊呆了,魏子贤竟然抓着陈冰月的头发,正狠狠地往座椅上撞,陈冰月的额头已经被撞出了血!

  看到这幕,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种禽兽一般的行为,就是最普通、最底层的男人都不会做,身为华夏第一公子的魏子贤,竟然残暴至此!

  之前在床上的时候,陈冰月的种种表现,就让我怀疑真正的魏子贤可能有什么心理疾病,现在我更加确定了,魏子贤就是有病,心理极度变态。

  还是那一句话,变态的人,根本不分什么阶层、身份。

  我是怒火中烧,立刻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魏子贤的手,接着把陈冰月拖到了我的身后。

  “你别太过分了!”我冲魏子贤怒吼。

  “张龙,你敢和我作对?!”魏子贤瞪着眼:“我可是魏老的孙子,我分分钟就能让你全家丧命!”

  “魏老有你这样的孙子,真是他的奇耻大辱!”

  “你说什么?!”

  魏子贤长这么大,估计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痛骂。

  “张龙,你想死了,我看你是想死了!”

  魏子贤一脸怒火,狠狠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

  其实我挨过不少巴掌,魏老打过我,二叔也打过我,以我的本事,肯定能躲开的,但是他们打我,我不能躲。理论上来说,身为华夏第一公子的魏子贤,打我一下我也不能躲避,但是现在,我不仅躲了,甚至狠狠推了他一下。

  魏子贤平时应该是有健身,他的身形、肌肉都很不错,但也就和之前的宁公子一样,脱离不了普通人的范畴。

  所以我这一推,直接把魏子贤推了个四脚朝天,甚至往后翻了两个跟头,要不是机舱太小,他能再翻几个。

  “反了,简直是反了!”魏子贤气急败坏地说:“张龙,我和你没完!”

  显然,这梁子是结下了。

  魏老让我和魏子贤一起去东洋,本意是让我俩合作的,但是现在飞机都还没走,就已经闹到这样不可开交的地步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知道东洋暂时不能去了,我们这个状态去了肯定不行,肯定弊大于利。而且,我得先把陈冰月送走,她在这里不知道要挨多少欺负。

  我便转过身去,拉了一下陈冰月的手,本意是想把她给拽起来,让她和我一起走。

  但她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不光是因为受了伤,还因为极度的害怕,整个身子都在打着哆嗦。没有办法,我只好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下舷梯,心想现在这个情况,只能去找魏老了。

  陈冰月趴在我的肩头,还在“呜呜呜”地哭着,但我没办法安慰她,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护住她,没准连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魏老会帮他的孙子,还是帮我?

  或许等不到魏老来了。

  因为我刚走出这座小型机场的大门,一大片黑影就包围上来,是兵,一个又一个的兵,手里还都拿着枪,至少有几个百个的样子。

  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啊……

longtaitou/3885 longtaitou/388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