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641 美人在怀、幽香阵阵

1641 美人在怀、幽香阵阵

更新时间:2019-09-14 11:50:44

  对于未来,魏子贤自信满满,觉得没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

  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的,魏子贤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很少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他。

  魏子贤询问春少爷:“一定需要洪社?”

  春少爷点点头说:“需要。”

  想除掉乔戈尔,山王会就是一座翻不过去的大山,没有洪社就相当于失去了登山的拐杖。

  魏子贤说:“那你再讲一讲洪社的情况。”

  春少爷沉思了下,说道:“自从万国豪牺牲,万国豪钦定的接班人也死了后,整个洪社就乱套了,五旗现在各为其主,谁都想当老大,彼此都不服气,争得那叫一个如火如荼。其中黄旗和白旗最弱,黄旗旗主黎佑也牺牲了,只剩副旗主颜宴独掌大局,白旗就更惨了,连个旗主都没,几乎要散没了。”

  魏子贤点点头说:“我要一统洪社,从哪下手合适?”

  春少爷又想了想,到底经验丰富,很快就说:“魏公子身份非凡、德高望重,登高一呼必有万人响应,但是这些家伙常年居于国外,散漫惯了,可能不怎么买账。我建议您从黄旗下手,之前我看您和颜宴的关系不是还可以嘛……”

  之前在石上田庄园的那场混战,春少爷曾清楚地看到颜宴哭着扑进魏子贤的怀中,足以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匪浅。

  魏子贤点点头说:“好,那就先从黄旗下手,接着一统整个洪社!行了,这都不是事,你也早点休息吧。”

  春少爷说了声是,便退出房去。

  魏子贤也确实累了,长途跋涉外加报复张龙,耗费了他不少精力,早早地就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

  魏子贤打着哈欠出了房门,看到春少爷正在前院练剑,耍得那叫一个龙飞凤舞、眼花缭乱,比练杂技的还厉害,忍不住叫了声好。

  春少爷立刻停下,打了个招呼。

  魏子贤说:“别停,继续练啊!”

  春少爷便继续练了起来,这套“春色满园”他已经练了几十年,熟悉的如同呼吸一般自然,魏子贤也不停地叫着好。

  春少爷说:“魏公子,您也一起练啊!”

  魏子贤说:“好,我也一起来练。”

  魏子贤便撩起袖子,在前院中打起拳来。但凡到了一定程度的二代,“功夫”也是一门必修课程,和钢琴、骑马、高尔夫一样盛行,就算不是为了上阵杀敌,也能在一定情况下自保嘛,所以他们或多或少都会一点。

  而且他们这种身份,大多都有名师传授,身手还算不弱,就像之前的宁公子,对付几个普通人总是没问题的。

  但也仅限于此了,谁也不敢再往深的教,也怕会出危险,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所以他们也脱离不了普通人的范畴。

  魏子贤练了几下拳,春少爷的眼睛都瞪大了,因为他记得魏子贤不是这个水平的!之前的魏子贤虽然不如自己,但也绝对算个高手,至少也有天阶中品的实力,怎么现在退步了这么多,就连黄阶都没有了?

  魏子贤边打还边得意洋洋地说:“春少爷,我的功夫怎样?”

  他和宁公子犯了一样的毛病,从小身边都是一片吹捧,甚至名师都能“输”在他的手上,也从来没人告诉过他真相,让他以为自己真的功夫很好,其实不过是入门级的。

  春少爷的眼睛都快秃噜出来了,但还是虚伪地说:“魏公子,高手啊!”

  “哈哈哈哈……”

  魏子贤愈发开心,打得也更炫目多姿。

  春少爷心中当然诸多疑惑,开始怀疑这魏子贤的真伪,可是眼前这个魏子贤,从眉毛到鼻子到眼,都和魏子贤一般无异,还是魏老派过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春少爷想起了南宫家的人皮,毕竟他有过一个叫“南宫卓”的手下,对“人皮”这东西还算知晓一二。

  这个魏子贤,会不会是披了人皮?

  “魏公子,你的功夫很好,就是这一拳出得不太利索……”

  春少爷这么想着,便大着胆子去验证了下,他假装去指点魏子贤的拳脚,顺便在魏子贤的脖子后面摸了一下。

  春少爷是杀手门的老大,又是出名的s级通缉犯,魏子贤也乐意让他指点,安全没注意到春少爷的举动。

  春少爷摸完,心中疑窦更浓,因为魏子贤的脖颈后面并没什么开关,说明这个是真身啊。

  可是真身,怎么会是这样子的?

  春少爷可没想到,之前那个才是假的!也是犯了“先入为主”的毛病。

  只是这疑惑并没有在春少爷心里停留多久,管他到底是哪个魏子贤,全力配合他就行了。

  魏老的命令嘛。

  两人练到快晌午的时候,藤本一郎打来了电话,说是约好了乔戈尔和山王会现任的会长。

  魏子贤说非常好,谢谢了藤本君,那咱们晚上见。

  挂了电话,魏子贤冲春少爷摇摇手机说道:“看到没有,多简单啊,这就把乔戈尔约出来了!”

  春少爷立刻竖起大拇指说:“还得是您啊魏公子!”

  心里却想:约出来有什么用,关键是得干掉他啊!

  就听魏子贤继续说道:“我已经把乔戈尔约出来了,下一步该你干掉他了吧?”

  春少爷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苦着脸说:“恐怕不容易啊……”

  魏子贤立刻不高兴了:“昨天你不是还说干掉他没问题吗,怎么又不容易了?”

  “魏公子,我还说了,乔戈尔现在也是惊弓之鸟,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大群人陪同啊!还是我建议的,咱们最好笼络洪社,这样才有足够的力量抗衡对方!”

  魏子贤点点头道:“我想起来了,你确实是这么说过,还说要从黄旗下手,什么副旗主颜宴是吧?”

  “是的。”春少爷继续道:“晚上就要吃饭,现在怕是来不及了,所以今晚就先熟悉一下,等咱们这边都妥当了,再去对付他们不迟。”

  “谁说来不及了?来得及!”魏子贤说:“好不容易把对方约出来了,怎么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晚上才吃饭呐,现在还早,咱们这就去一统洪社!”

  “魏公子……欲速则不达啊,还是慢慢来比较好!”

  “少废话,跟我走!”魏子贤说:“别磨磨唧唧地像个娘们!”

  春少爷没办法了,只好带着魏子贤出门,心里却是更加生疑,越发觉得这个魏子贤不对劲了,没有之前那个魏子贤沉得住气,显得有些毛躁和不知天高地厚。

  春少爷先带魏子贤去了洪社的黄旗总部,还是那一句话,在他看来,黄旗是最好下手的,因为副旗主颜宴和魏子贤的关系好。

  黄旗的总部位居千代田区,也是个华人聚集的地方。

  和白旗的写字楼不同,黄旗的总部是个大型的中式庭院,能在京府找到这么一座庭院可不容易。春少爷和魏子贤到的时候,就见庭院门口站着许多持刀拿棍的华人,身上统一穿着黄色的褂子,显然就是黄旗的人了。

  春少爷和魏子贤一起走了过去。

  “魏公子!”

  “春少爷!”

  黄旗有人认识魏子贤,立刻开口叫了出来,声音中还夹着惊喜;至于春少爷,就更熟悉了,那天晚上就是春少爷带着洪社的人闯出来的。

  对这一幕,魏子贤倒是见怪不怪,尊重他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只微微点了点头。

  “快去通知旗主!”又有人喊道。

  自从黎佑牺牲以后,颜宴就自动升为旗主了,也确实没有其他的人选了。

  有人飞奔进去通知颜宴。

  春少爷和魏子贤还站在门口,和黄旗的成员攀谈着。

  春少爷问:“大白天的,你们持刀弄棍的干什么?”

  有人苦着脸说:“春少爷,您有所不知啊,自从豪哥去世,龙哥也失踪后,洪社就四分五裂了!五旗现在谁都想当洪社老大,每天打来打去的,我们这里一天能被攻击三回,不防着点能行吗?唉,照这么下去的,都不用外部势力入侵,我们自己就玩完了!”

  春少爷也在心中叹气,眼看着洪社变成这样,他也不太好受。

  魏子贤则气势十足地道:“那没关系,我不是来了吗,就由我结束这个乱象吧!”

  众人都知道魏子贤大有来头,纷纷点头激动地说:“魏公子,那就靠您了啊!”

  “魏公子!”

  魏子贤刚想说点什么,一道清脆的喊声突然响起,接着便是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声音来自院内。

  魏子贤一抬头,眼睛顿时一亮,那是一个娇小可爱、面容精致的小美女,看年纪也就二十岁上下的样子,关键是长得十分可爱,浑身上下还透着让人怜惜的清纯。

  魏子贤还纳闷这是哪里出来的美女,美女已经奔到她的面前,扑进了他的怀里,还环住了他的腰。

  “魏公子,你可算是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美女趴在魏子贤的肩头,眼泪淙淙而落。

  “旗主!”

  “旗主……”

  四周众人纷纷打着招呼。

  原来,这就是黄旗的旗主颜宴么?!

  魏子贤之前还以为是个男的,并没多想,没想到是个女的,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小美女!美人在怀,幽香阵阵,更何况还垂着泪,更是让人我见犹怜,又有谁能拒绝这样的拥抱?

  魏子贤的心中一阵激荡,情不自禁地也将颜宴给抱住了。

longtaitou/3889 longtaitou/388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