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645 美女和侏儒

1645 美女和侏儒

更新时间:2019-09-15 19:09:06

  在那挺重型机枪的威慑下,众人几乎无一敢主动上前,唯有春少爷不顾危险、迎难而上,在大家诧异而又敬佩的目光中,以极快的速度攀登上了瞭望塔。

  那飘逸的身法,那神奇的动作,就连牛顿看了都要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

  但是与此同时,激烈的火舌也喷薄而出,无数子弹朝着春少爷飞过去。春少爷倒也并不畏惧,提起长剑使出“春色满园”,一团剑光笼罩他的全身,几乎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子弹也尽数被弹开,“叮叮当当”跌了一地。

  也就是那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春少爷已经奔上了瞭望台的窗口,接着狠狠一剑将机枪给斩为两截。

  激烈的火舌声便戛然而止。

  春少爷蹲在窗口上,长剑抵住了林晓的喉咙。

  林晓当然傻了,一动也不敢动,叶思成站在他的旁边,同样冷汗直落。

  瞭望塔下,魏子贤已经吓得倒退出十几步,此时看到春少爷已经制住了二人,立刻来了精神,迅速走到队伍的最前方说道:“把他俩给我带下来!”

  春少爷二话不说,一手提着一个,又“噔噔噔”地奔了下来,二三十米笔直的瞭望塔,对春少爷来说如履平地,一点障碍都没。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神奇的,一般人尚且能够借助冲击力登个两三米高,更何况春少爷这样的顶级高手。

  很快,春少爷便把林晓和叶思成提溜到了魏子贤的身前,一左一右扔到地上。

  林晓和叶思成跪在地上,各自都是一脸土灰,垂头丧气地说:“魏公子,我们服啦,我们现在就归顺您……”

  “现在归顺,迟了!”

  魏子贤一脸怒火,刚才真是把他吓得不轻,惊魂未定之后便是剧烈的愤怒。

  魏子贤抬起脚来,狠狠踹着林晓的脸,很快便把林晓踹得摔倒在地,一张脸也变得血肉模糊起来。大家都没有劝,一来这是林晓罪有应得,二来林晓受的只是皮外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如果魏子贤只是踢两脚还好说,但他踢完之后,又怒火中烧地说:“春少爷,把他给我杀了!”

  直到这时,众人才变得吃惊起来,打几下就算了,怎么还要杀人?林晓是黑旗的旗主,堪称黑旗的灵魂人物,黑旗可离不了他啊。

  春少爷都意外地看着魏子贤,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杀啊,杀!”魏子贤指着林晓,睚眦欲裂。

  林晓震惊地看着魏子贤,叶思成则赶紧说道:“魏公子,林晓不能死啊,他死了我们黑旗就垮掉了!”

  “放你妈的屁!”魏子贤狠狠骂道:“这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黎佑死了,黄旗不是还活得好好的?杨墨和卢杰都死了,蓝旗不是被你们吞并了?林晓死了,你接替他的位置就行了,你要干不了,就和林晓一起死,黑旗并入黄旗,都让我的颜宴小美人接管!”

  叶思成有些激动,还想再说什么,但被林晓给制止了。

  林晓沉沉地道:“兄弟,什么都别说了,你要好好活着,黑旗就交给你了!”

  说着,林晓便抽出一柄刀来,狠狠插向自己胸口。

  林晓的速度实在太快,别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气绝身亡了。包括颜宴,她刚想给林晓求求情,还没来得及张口,林晓就倒在血泊中了。

  “林晓!”叶思成一声咆哮,痛苦地扑在林晓身上。

  “林哥!”颜宴也扑了上去,同样哭得伤心欲绝。

  这些天,虽然黑旗没少找黄旗的麻烦,可颜宴知道林晓是手下留了情的,不然根本撑不到今天。

  四周也是一片悲怮的哭声,大多是黑旗的兄弟,夏子瑜、夏子辰也唉声叹气,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片哭声之中,魏子贤冷冷说道:“林晓死了,叶思成接替他的位置!从今天起,我就是洪社在东洋方面的老大了,接下来的行动也由我来部署、安排。你们收殓一下林晓的尸体,一个小时后找我开会!”

  看看快要落山的太阳,意识到今晚的饭局快开始了,魏子贤果断下了命令。

  一个小时后,魏子贤和几个旗主坐在一起。

  洪社五旗,曾经一共十位旗主,现在只剩三旗,四个旗主,分别是黑旗的叶思成、赤旗的夏家兄弟,以及黄旗的颜宴。

  蓝旗被吞并了,融合在黑旗和赤旗中,白旗则散落在外,来不及去找他们了。

  魏子贤把情况和他们讲了一下,今晚要把乔戈尔除掉。

  几位旗主面面相觑。

  他们听说过乔戈尔的厉害,并不觉得自己是乔戈尔的对手。

  魏子贤说:“没有关系,你们只要牵制住山王会就行,有其他人干掉乔戈尔。”

  众人这才点头说好。

  魏子贤便把今晚饭局的地点告诉几位旗主,让他们提前过去埋伏。他是想睡颜宴,但是赶不上了,还是先收拾了乔戈尔,以后有的是机会嘛。

  自己,则随着春少爷去见其他人。所谓其他人,当然就是童耀、何红裳一干人,他们之前行动失败之后,就隐藏在京府各个角落,现在魏子贤一召唤,都出来了。

  在京府大学定园的某栋洋房之中,魏子贤见到了这些人,并让他们自我介绍。

  童耀、何红裳、河西王、老乞丐、酒中仙,以及杀手门的一些高手,差不多有十几个人。

  这些名字,魏子贤都知道,在来东洋之前,就做过功课了。

  他奇怪地问:“红花娘娘呢?”

  隐杀组和龙虎商会的人都被关起来了,这个就不说了,红花娘娘怎么没来?

  春少爷说:“她一心想救南王等人,就没有来。”

  魏子贤冷声说道:“这个女人,怎么不分个轻重缓急,哪个更重要不知道吗,有没有把国家放在眼里?”

  春少爷讪笑着说:“女人嘛,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我们这些人就足够收拾乔戈尔了!”

  春少爷真有这样的底气,他和童耀、何红裳做主力,三个s级通缉犯能给乔戈尔造成很大*烦,再加上河西王、老乞丐和酒中仙,以及一众杀手门的高手,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想到这个功劳要被自己全部揽下,没有南王等人一丁点事,春少爷心中简直乐开了花。

  魏子贤却狐疑地看着春少爷说:“听说你喜欢红花娘娘几十年而不得,却还跟个舔狗似的处处都照顾她,是不是怕她出事,所以没让她来?”

  春少爷顿时大窘,心中又羞又怒,简直尴尬极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魏公子,没有的事。”

  “最好没有!”魏子贤冷冷地道:“如果让我发现你在其中捣鬼,饶不了你!”

  “不敢……”春少爷低下头去。

  接着,魏子贤又对其他人说:“我可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臭名昭彰的通缉犯!告诉你们,国家这次给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争取一次性干掉乔戈尔!到时候,各位的通缉令就能取消,以后也能堂堂正正做人,不用再像老鼠一样到处乱窜!所以,珍惜这次机会,这是你们无上的荣耀!”

  魏子贤这番话其实没毛病,就是有点……太直接了。

  对童耀、河西王这种常年受教育的来说还没什么,老乞丐等人就心里隐隐不爽了,尤其是何红裳。她来自港岛,对这些本身就没多大概念,一开始是冲着红花娘娘,后来冲着童耀,什么荣耀不荣耀的,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臭名昭彰的通缉犯?

  有能耐倒是抓住她啊!

  何红裳正想回嘴,但被童耀给拉住了,童耀冲他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出声,何红裳才忍了下来。

  之前景山上的那场大战,何红裳认准了童耀这个男人,虽然童耀又矮又挫,甚至缺失一些功能,但对何红裳来说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他们两个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她爱童耀简直爱得要不行了,就没见过这么好的男人!

  何红裳就是这样,之前爱红花娘娘爱得要死,现在又深深地迷恋童耀,对她来说都很正常,永远有着一颗炙热的心。在古老头的兵营里,两人甚至举办了婚礼,虽然没领结婚证——也不方便领啊,到底是通缉犯——但对彼此来说,已经是相伴一生的爱人了。

  所以,何红裳很听童耀的话,忍了也就忍了。

  魏子贤继续说道:“都没什么意见的话,就提前过去埋伏吧,今晚争取一次性解决乔戈尔!”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接着便出门了。

  童耀和何红裳离开的时候,手牵着手。

  别看他俩一个矮一个高,一个丑陋一个美丽,感情却非常好,走到哪里都牵着手。只是,不太雅观,毕竟童耀才到何红裳的腰间,两人走在一起确实有点滑稽,不过一般人最多在心里笑笑,面上不会表现出来。

  这也是对人基本的尊重。

  魏子贤看到了,却“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指着他俩说道:“你们快看啊,美女和侏儒手拉手,简直要笑死个人了!”

longtaitou/3893 longtaitou/389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