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1653 雪地,练刀

1653 雪地,练刀

更新时间:2019-09-18 16:43:29

  偷听人说话当然不是什么好的行为,但是谁又没有好奇心呢?

  我清清楚楚地听到,何红裳气势汹汹地说:“你到底走不走?”

  童耀则很为难:“现在就走不好吧,魏老派我们来杀乔戈尔的……”

  “别跟我说什么魏老不魏老的,我根本不在乎他!就冲他孙子那个德行,我也不愿意给魏老效力了。老公,我们明明可以潇洒地生活,天下之大我们哪不能去,干嘛要在这里受苦,你又不是没有自由,s级通缉犯怎么了,大不了咱们不回华夏了呗!”

  “不行啊老婆,是国家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必须知恩图报、赴汤蹈火!”

  “之前杀萨姆,你已经报过恩了,这次又来杀乔戈尔,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他们这是逮到一只羊往死里薅!反正你看着办吧,到底要我,还是要国,你要不跟我走,我就自己走了!”

  “老婆……”

  “你走不走?我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跟我走,咱们夫妻缘分就此尽了!”

  “别啊老婆,你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行!”

  外面变得安静下来,我也坐回到了床上。

  听得出来,何红裳因为厌恶魏子贤,是铁了心要走了,谁也拦不住她,现在就看童耀的了,如果童耀也走,那我们就损失了两员大将!

  魏子贤可真是猪队友啊。

  外面一片沉默,房间里也一片沉默。

  “魏公子确实有点过分了。”春少爷不用贴门,也听到了外面的谈话声,喃喃地道:“我也觉得他跟之前不太一样了,现在的魏公子刚愎自用、唯我独尊,确实让人讨厌的很!”

  老乞丐也接茬说:“可不是吗,依依还想和他在一起,我一定要劝阻才行,人品不好,地位再高也不能要啊。”

  我哪好意思说之前的魏子贤就是我。

  而且,这也不能说啊,这是个天大的秘密,涉及到魏老和魏家啊。

  我只好沉默着。

  他们几个骂了一会儿魏子贤,春少爷突然又对我说:“张龙,何红裳是留不住了,你一定要想办法留住童耀,咱们本来人就不多,再损失他俩的话简直没什么希望了。”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却又暗暗叫苦,心想童耀真走的话,我又怎么能拦住他?

  就在这时,门便“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童耀和何红裳走了进来。何红裳进来后一句话不说,开始收拾她的行李,童耀则来到床前,询问春少爷等人:“你们怎么样了?”

  春少爷说:“不好,非常不好,简直都快死了。”

  童耀叹了口气,对我说道:“张龙,就拜托你照顾他们了……”

  我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说:“你要去哪?”

  童耀看了一眼何红裳,何红裳自顾自收拾着行李,头都不抬一下。

  童耀说道:“我得走啦,不能参与乔戈尔的事了。”

  果然还是这样!

  我立刻说:“童叔,你可不能走啊,咱们还没杀掉乔戈尔,还要继续努力啊!”

  童耀摇了摇头,为难地说:“我活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老婆,可不想失去她……”

  我立刻奔到何红裳的身前,说道:“红姐,是因为魏子贤,你们俩才要走吧?我跟你说,不用搭理那个家伙,他马上就要被送回国了,影响不了咱们几个人的行动!”

  一提起魏子贤,何红裳的眼神中就冒出一股火来:“行了,不要再劝我了,我本来就是义务帮忙,却要受到那种人的侮辱,我没当场把他杀了已经够意思了!你也不要再劝我了,我们夫妻两个去意已决!”

  说着,何红裳便背起包裹往外走去,童耀也赶紧跟了上去。

  “童叔!红姐!”我很着急,还想拦住他们。

  何红裳打开了门,看我还是跟着,便转头说:“张龙,不要再费劲了,我们要走谁也拦不住的……还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但你妈看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你妈每天守在关押南王的监狱门口,想办法救他呢……”

  童耀紧跟着说:“南王看到你,也一定会很开心!还有隐杀组的那些高手,龙虎商会的那些小兄弟,都会非常开心!”

  我知道他们什么意思。

  他们是说,即便他们俩不在了,也还是有很多人能帮忙,高手成群,不缺他们两个。

  我无话可说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俩离开了,渐行渐远,消失在山川松柏之中。

  寒风不停地倒灌着,我只好把门关上,回到了床畔前。

  看着瘫在床上的四个人,我很无奈,他们也很无奈,他们知道我尽力了,没拦住就是没拦住。而这一切,都怪那个魏子贤,那真是个猪队友,魏老根本不该让他来的!

  “休息吧。”我说:“先养伤,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这里有足够的碳和食物,只要不被人找上来,足够休息个十天半个月的,到那时候他们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昨晚一夜奋战,现在确实累了,我找出来被子给他们盖上,我也躺在地上和衣而卧。当然,我没睡死,我还得时刻听着点外面的动静,提防有人会杀上来。

  好在,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都平安无事。

  我醒了以后,他们也都醒了,一个个叫着肚子饿。我又赶紧做饭,好在童耀和魏子贤留下充足的食物,我又去外面的湖泊里打了桶水回来,寒冬腊月的水极冷,好在这是活水,并没结冰。

  人多,条件也很简陋,就随便弄了点粥。

  做好饭后,又一个个喂了他们,才轮到我自己吃。

  我一边吃,一边考虑现在该怎么办,但其实我现在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等春少爷他们都痊愈了再说。吃过饭后,我便到屋外的空地上,面对着清澈的湖水练功,天气虽冷,也阻挡不了我的热情,这些年来早已形成习惯。

  春少爷他们觉得无聊,就让我把门打开,看我练功。

  我现在已经是天阶中品第三档的水平,距离天阶上品也只有一步之遥,他们这些老狐狸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哈哈哈,看到没,这就是我徒弟!”老乞丐得意洋洋地说:“不用多久,就是天阶上品啦!”

  酒中仙“嘁”了一声:“天阶上品有那么好突破的?”

  “老酒鬼,你别酸,我徒弟是不世出的天才,突破天阶上品是分分钟的事情!潜龙之体你知道吧,我徒弟就是潜龙之体!”

  “行了,别吹牛了,潜龙之体一般都是血脉遗传,以前以为这孩子的爸爸是南王,拥有潜龙之体也不奇怪……但你没听别人说吗,他又不是南王和红花娘娘亲生的,这孩子的亲爹好像是个在集市上炸油条的!”

  “嘿嘿,炸油条的怎么了,就不允许人家基因变异了?王侯将相还宁有种乎呢,凭什么平庸的人就得平庸一辈子啊?你就说我徒弟厉不厉害吧……”

  “厉害个毛,没我徒弟厉害,别看我徒弟也就天阶中品第二档,秒杀你徒弟是没问题的……”

  “放你妈的屁!”

  “嘿,你还不信,我徒弟使个海市蜃楼,你徒弟就得喊爸爸了!”

  “……”

  两个老头吵个不休,我也懒得搭理他们,继续练刀、练气,先热身,再盘坐。练了一会儿,就浑身是汗了,我便把上衣脱了,赤裸着胸膛在冰天雪地里练刀,常常一练就是好几个钟头。

  几个人躺在床上也是太无聊了,便指点起我的刀法来,说我这样劈不对,应该那样劈,这样砍也不对,应该那样砍。他们都是江湖名宿,随便一个都是顶级高手,这些人能指点我,按理来说我该甘之如饴,可惜他们各有各的道,说法往往相悖,每个人的理论都不一样,把我都整懵了。

  好在我也有一些分辨能力,听过他们的话,自己也会去试,看看到底哪个适合自己。

  嘿,别说,还真挺有用的,经过这么一番“去伪存真”之后,我的刀法果然又有了些肉眼可见的进步,距离天阶上品几乎只差那么一丁点了。

  这就充分说明,练武真心没有什么统一模式,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就可以了。

  春少爷、河西王、老乞丐、酒中仙,别人能有其中一个师父,就已经是天大的机缘和造化了,而我真心运气不错,同时得到他们四个人的指点!

  他们为了教我,彼此还会争吵不休,这时候没有什么大哥和下属之分,纯粹属于武学上的探讨,最终他们会争论出个方案来,让我去练。

  我想,他们这么尽心尽力,也和我平时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有关。想一想吧,谁喂他们吃饭的,谁扶他们上厕所的,可不都是我吗,作为报答,指点我一下也是应该的。

  除此之外,我也没有放弃锻体拳,有时候一个猛子扎进冰冷的湖里,足足潜个六七分钟才会上来,完全达到了白狼当初的水准。

  这才过去两年!

  这么一看的话,我还真的是个天才!

longtaitou/3901 longtaitou/390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